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55章 北月皇帝驾崩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若是高级魔兽出现在鬼渊山脉的话,饶是突破灵师的梁浮去了,也只是背水一战而已。

    “可是,高级魔兽的杀伤力太重,各国和各大势力之间都有契约,高级魔兽若是做出了伤害人类之事,就会联盟打压高级魔兽,拥有智慧的高级魔兽,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才对。”北凰蹙眉,正因为如此,他从一开始就排除了高级魔兽的可能性,可是,轻歌说的,也不无道理——

    “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东陵鳕道。

    北凰眸光微闪,“难道是说,高级魔兽,被人控制了?能这样做的,只有驯兽岛?不过,驯兽岛为什么要这样做,势力和帝国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才对。”

    “还有一个可能。”轻歌道:“高级魔兽被人收买了,或者是背后有着强大的靠山,能做到这两个可能的只有,只有驯兽岛和……”

    “百国联盟!”北凰道。

    东陵鳕点头,“百国联盟背后那个人,可能强大到了无法想象的境地的。”

    “皇上,不好了,出大事了。”

    一个小太监,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北凰不悦道:“急急忙忙的成何体统,不知道的还以为北月皇帝驾崩了。”

    轻歌:“……”

    她这一生还没见过诅咒自己的皇上。

    小太监哭丧着脸,“皇上,西寻皇帝的妃子忽然晕了过去,御医说妃子心脏停止了跳动,可是她还在呼吸。”

    妃子——

    轻歌摸了摸鼻子,若有所思。

    詹婕妤!

    北凰负手起身,与东陵鳕、轻歌二人前往辛阴司所住的宫殿。

    宫殿内,尽是些婢女太监侍卫和上了年纪的御医,看见北凰,当即行李,北凰摆了摆手。

    走进华丽的宫殿,轻歌一眼便看见了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詹婕妤和黑着脸坐在旁边的辛阴司。

    辛阴司耷拉着脑袋,并不关心詹婕妤,北凰等人进来,也只是懒懒的抬了下眼睛而已。

    白发苍苍的御医跪在北凰面前,道:“皇上,老朽诊断过无数的奇难病症,可西寻皇妃,老朽实在是无力回天。”

    辛阴司冷哼了声,“真是一群庸医,这么没本事的人竟然也能成为北月皇宫的御医。”

    御医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老人一生行医,活死人肉白骨,救过多少人,如今被人指着鼻子说不配行医,怎能忍?

    奈何,对方是西寻的王。

    北凰眉头锁紧。

    “西寻国王真是好大的架子。”轻歌往前走了几步,站在辛阴司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辛阴司,“国王,这里是北月,不是西寻。”

    辛阴司脸色黑了,却又不敢与之硬来。

    对于夜轻歌,辛阴司如今算是有些怕了。

    辛阴司撇过脸去。

    轻歌也不再看辛阴司,走至床边坐下。

    噗嗤——

    詹婕妤忽的朝床下吐出一口血,双眼竟是幽幽睁开来一条缝儿,御医见此,甚是惊奇。

    地上的血是黑色的!

    轻歌心思千回百转。

    辛阴司忽的道:“皇妃会不会是被人下毒了?”

    通常来说,黑血是中毒的征兆。

    “西寻王,这屁可以乱放,话可不能乱说。”在北凰发怒之前,轻歌瞥了眼辛阴司,辛阴司当即噤若寒蝉。

    西寻的侍卫们看见自家国王吃瘪,却都是讶然不已,谁不知道西寻国王暴戾的性子,竟是对北月的侯爷再三相让?哪怕这侯爷曾经当过西寻的女皇。

    “轻歌。”

    詹婕妤虚弱一笑,念着她的名字。

    轻歌拿着婢女递过来的手帕,温柔的擦拭掉詹婕妤嘴角的血迹。

    “你们认识?”辛阴司瞪大眼。

    “本侯与皇妃同在迦蓝生活过,认识也实属正常。”轻歌慵懒的道。

    辛阴司不再说话。

    轻歌转头看向御医,道:“御医,请为皇妃把脉。”

    御医挪动着跪着的双腿凑近床边,隔着一面轻纱,把手指放在詹婕妤的手腕上,望闻问切,突地,御医脸色煞白,他惊恐的道:“皇妃,心脏没有跳动!”

    怎么可能!

    詹婕妤虽然羸弱了点,可此时的她,和正常人无异。

    心脏停止跳动,那不就是死了吗?

    可詹婕妤,还活着啊。

    辛阴司脸色大变,一脚踹开御医,“你这个庸医,还敢胡说八道。”

    御医被辛阴司踹倒在地,辛阴司还要踹去时,轻歌蓦地起身,手势如风,一把扣住了辛阴司,把辛阴司朝一旁的柱子砸去。

    北凰此刻也是龙颜大怒,“西寻王,你是不是想在关键时刻挑起两国战争?”

    辛阴司额上流下了一缕血迹,他阴沉着脸站了起来。

    轻歌小心翼翼的把年迈的御医扶起,御医连忙道:“侯爷是千金之躯,老朽只是一介医师,使不得,使不得。”

    “刘御医,医师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与此相比,千金之躯又算的了什么?”

    轻歌微笑,转身坐在床沿,手在詹婕妤的手腕上放了下,而后放至其脖颈上。

    轻歌面色严峻,“心脏,当真没有跳动了,刘御医并没说错。”

    北凰、东陵鳕对视一眼,显然,很难消化掉这个信息。

    “她会不会得了瘟疫?”辛阴司突地惊恐道。

    轻歌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辛阴司立即闭嘴。

    “这个女人和璎珞一样,体内鲜血也被黑暗气息侵蚀了。”魇道。

    闻声,轻歌脑子嗡鸣,她垂眸朝詹婕妤吐出的黑血看去。

    看来,詹婕妤并非是中了什么无解之毒,而是她体内的血,被黑暗元素侵蚀,成了黑色的。

    可在冰谷时,詹婕妤还是好好的——

    詹婕妤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皇上,我能救治皇妃,不过我不希望有太多人在这里。”轻歌道。

    若是黑暗元素的话,那就好说了,轻歌体内的雪灵珠的治愈之力,尤其是针对黑暗元素的。

    “御医都不能,你能?”辛阴司显然不相信轻歌的话,“侯爷,这话可不好笑,皇妃的命是西寻的,若是死在侯爷你的手中,就是……”

    “西寻王,说了这么久的话,你也口渴了吧。”北凰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辛阴司的话,“请移驾偏殿吧,朕让人准备了琼浆玉液茶,其他人,都出去,御医们,在殿外候着。”

    北凰既已说话,其他人只能照做。

    辛阴司看了眼轻歌,而后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北凰也不相信轻歌有救治詹婕妤的能力,毕竟,这等病症,连御医都难倒了,但,北凰相信的是,轻歌既然敢这么说,就有她的把握。

    与北凰相比,东陵鳕却是百分百的相信轻歌。

    殿门关上的刹那,围在刘御医旁边的医师们,立即叽叽喳喳了起来,显然不看好轻歌,认为轻歌目中无人。

    也是,他们御医治不好的病,若是被一个修炼者治好了,岂不是贻笑大方,啪啪啪的打他们的脸?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