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7章 活活打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无边的冷意和疼痛包裹轻歌全身,轻歌躺在地宫内的冰床上,浑身颤抖,痉挛,一张脸,白得如雪,嘴唇也没有任何的血色,身子瘦弱不堪,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仿佛随时都能死去。

    冥千绝负手而立,站在冰床旁侧,居高临下俯瞰着轻歌。

    轻歌眉心的血莲怒放,她紧皱着眉,咬牙切齿,杀意蔓延千万里——

    犹如一场梦般,朦胧虚幻,迷离如雾,飘渺,懵懂。

    她从船上跃入水面时,屏住呼吸准备往浠水河河岸边游去,途中,她抓住了一条水蛇,一口咬死,蛇血在水中弥漫,她将蛇朝血魔花丢去,血魔花一口便将水蛇吞噬,而轻歌便在短时间内,快要靠近河岸。

    生死攸关,千钧一发。

    她凭借着现代的古武技术,就要得救,血魔花却变得疯狂,倏地便到了她面前,一口将她吞入腹中,眼前一片黑暗,理智全无。

    她骂了一句卧槽,便没了意识,再醒来时,便看见北月冥的人想要围剿她,因为受到重创,她再次昏死过去。

    痛,越来越清晰,轻歌双手紧攥,她瞪大眼,骤然惊醒。

    绛紫色的衣袍映入眼帘,视线往上,一张邪肆慵懒的脸庞妖孽俊美,轻歌眼底尽是戒备,浑身紧绷成一根弦,随时崩断,直到她看见了站在冥千绝身后的媚娘,这才放松,

    “轻歌,你的伤已经好了,这是我们场主,是他救得你。”媚娘似是知道轻歌的戒备,道。

    “不愧是阎夫人的女儿,连魔性强大的血魔花都能吞噬。”冥千绝道。

    血魔花——

    轻歌心中虽然诧异,脸色却是没有任何表情。

    众人都认为那是血莲,没想到还有人知道这是血魔花。

    “能不能将血魔花驱除?”轻歌问道。

    冥千绝微微讶异,血魔花戾气虽然旺盛,但若是吞噬在体内,不仅会增强自身的力量,还能在对战之中给人致命一击,许多当世至尊都想要吞噬血魔花,不过血魔花拥有狼骨和人血,不是一般人能吞噬的,若是一个不小心,恐怕连身家性命都要搭进去。

    这小丫头,不仅吞噬了血魔花,还想驱除……

    “不能。”冥千绝摇头,“蓄在血魔花内的人血如今已经与你的血液融为一体,今生今生,除非死,才能将它驱除。”

    轻歌皱眉,她不喜欢有别的东西在自己身体里边。

    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等等本尊让人送你回夜家,你虽然死里逃生,但却得罪了不少人,接下来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冥千绝解下身上的披风,系在轻歌身上,他曲起食指,在轻歌鼻子上轻轻一刮,道:“你是我斗兽场的客卿,只要你一句话,斗兽场就是你的后盾。”

    轻歌与仰头,与之对视,心魂颤然。

    冥千绝的眼,深邃幽然,邪佞暴戾……

    轻歌离开后,媚娘走上前,望着尚未关紧的门,看了眼坐在蛇椅上的冥千绝,道:“就算没有她,我们的事情依旧能够完成,何须对她这么好。”

    “以前,她软弱不堪,本尊认为帮了她也没用,任由其自生自灭,如今却不一样了……”

    冥千绝执起白玉酒杯,浅酌一口,深邃的眼瞳在幽然烛火的映照下,忽明忽灭。

    媚娘皱眉,她却是听不懂自家场主的话。

    ——

    轻歌坐在冥千绝的竹骄上,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是四头血狼,竹骄自云巅掠过,悬浮在半空之上。

    夜家门前,石狮威仪的伫立两端。

    竹骄威风扫过,稳稳的停在台阶之下,路过的行人立即驻足,朝竹骄内坐着的少女看去。

    四头血狼占据四个角落,轻歌从竹骄上走下,碧蓝的天,朱漆大门,血狼驮着竹骄,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三小姐……”

    望见轻歌,门前的侍卫惊喜对视一眼后,一人上前朝轻歌行礼,另外一人飞奔进夜家,准备说给夜青天听。

    侍卫在前走着,轻歌紧随其后。

    夜家大院内,青草香香,杨柳依依,花叶幽幽,走过铺满鹅卵石的青石板,轻歌抬眸看了眼湛湛青空,杀意寒意在眼眸深处疯狂满意,如盘古手中劈开天地的刀,所向披靡,锋锐无比。

    前世,她杀了太多不相识的人,所以这一生,凡事不到最后一步,她绝对不会使出致命一击。

    可凡尘的事就是如此搞笑,你不杀人,自有人来杀你。

    夜水琴、夜雪、云绾、萧水儿,千方百计的想要她死,如今又多出来一个夏熏。

    “啊……”

    路过一座假山时,轻歌听见旁侧传来痛苦的声音,她转头望去,那是一间荒僻破落的屋子,周围杂草丛生,荒凉的很。

    惨叫的声音还在响起,轻歌抬起脚想离开,却觉得这声音有几分耳熟。

    犹豫辗转,轻歌还是决定走进破院,准备一探究竟。

    “三小姐,那是死去的姨娘生前住的地方,经常闹鬼,我看我们还是快去见大长老吧。”侍卫打了个抖,害怕的看着破院,想要拦住轻歌。

    “你在这等我。”轻歌撂下一句话后就快速靠近破院。

    侍卫无奈,只得躲在假山旁,隔着远远的望。

    轻歌在残败的窗口前停下,从木板的缝隙间看屋内的场景,却见一片狼藉的房屋内,夜羽衣衫褴褛遍体鳞伤的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两名壮汉拿着粗长的鞭子,沾着辣椒水,一鞭一鞭狠狠的打在夜羽身上。

    夜羽不住的低吼,满头大汗,痛苦不堪。

    两个壮汉忽的停下甩鞭的动作,一个浓眉大眼的壮汉这般道:“少主让我们打死她,打死她之前我们就算做了些什么不太干净的事情,也算是完成任务吧。”

    闻言,另一个壮汉立即猥琐的笑了起来,看着夜羽的眼神充满了淫/欲。

    “我老朱活了这辈子,还没尝过这大世家中小姐的滋味,你看看这细皮嫩肉的,正是让人越看越喜欢。”他在夜羽脸色调戏似得捏了一把。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