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50章 这是春天到了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练武场,林崇才走近轻歌,轻歌蓦地将手探出,五指如爪,攥住了林崇的胳膊,一个过肩摔,便把林崇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那一刻,林崇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颤动裂开。

    轻歌出手,哪怕只是对战训练,也没有丝毫的留情。

    此刻,林崇也开始认真了起来。

    轻歌所言,对战训练不能使用任何兵器,赤手空拳,肉体之间的强硬搏斗。

    在这方面,林崇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跟轻歌纤细的娇躯一比,优势立马就对比了出来。

    男人,永远是充满攻击性的狼,在女人面前,拥有着强大的力量。

    也是,不然怎会有那么多家暴例子出现?

    但见林崇的脚,就要借势朝轻歌胸腔踹去,虽说与林崇对战的是个女人,但林崇可没因此掉以轻心。

    此次对战,除了不能使用兵器外,林崇轻歌二人都没有将丹田内储存的灵气给释放出来。

    林崇是先天八重,轻歌却是先天十二重,若是召唤灵气的话,林崇还没开始战斗恐怕就要输了。

    轻歌勾唇,神采飞扬一笑,脚步偏转,侧移,敏捷如豹般躲开了林崇奋力的一脚。

    与此同时,林崇双手朝地上一撑,身体借力倒空而去,双脚如燕尾,似锋芒毕露的剪刀,朝轻歌白嫩的脖颈夹去。

    不容置疑!

    似乎,只要被林崇夹住,女子的脖子都会断掉。

    轻歌不断后退,林崇双手在地上攀爬,双腿以奇特的招式快速的追击轻歌,轻歌手掌疯狂的阻挡着,只见一道道虚影,速度快到极致。

    没有花哨的灵气,没有凶狠的契约兽,也没有近身远程的兵器,这场战斗,看似枯燥,却是万分的精彩。

    在练武场外围四周观望的刑天战队的人们,都敛起了玩味的笑,认认真真的看着这一场战斗。

    林崇、轻歌二人踩上了梅花桩,翻空腾跃间,两人便已在空中交手,两条腿,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似天和地的厮杀!

    林崇不断的朝后退去,直到落下了梅花桩。

    男人大汗淋漓,呲牙咧嘴,看着踩着梅花桩而来的轻歌,林崇嘴角抽搐了会儿。

    他以为,在轻歌这个女人面前,他就算不会赢,也绝对不会太难看。

    可自战斗开始以来,轻歌步步紧逼,招式都是刁钻狠辣的,饶是自小习武的林崇,此刻也被逼的脊背紧绷。

    轻歌脚朝梅花桩上一踩,身子跃起,双脚踹在了林崇的脸上,林崇趔趄踉跄后退了几步,反应过来时,林崇抓住了轻歌的脚踝,抡了一圈,把轻歌朝一旁的参天大树砸去。

    轻歌身子旋飞而过,双脚朝树身上一踩,又飞掠到了林崇面前,此时,轻歌膝盖往前朝林崇的肚子上一顶,林崇的身体便拱了起来。

    轻歌落定在地,一记鞭腿,林崇便砸在了地上,轻歌膝盖压住林崇魁梧的身躯,反擒住林崇双手,另一只手,两指指着林崇的双眼。

    林崇身体颤抖不已。

    “若我想杀你,你已经死了无数遍。”清冷至极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林崇鼻青脸肿,唇齿间,蔓延出了一缕血迹。

    “攻击性、爆发力不够强,防御性太弱,你是吃屎长大的吗?”

    轻歌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我的手,只要再往前推送几分,你眼睛就废了,你别以为有一身肥肉,就能保护好骨头,只要两根手指,就能扣断你背后的脊椎骨,此生你就是个废人,还有你的腿,过直,不懂得招式的变迁,往前一踹,就会断了,空有一身蛮力,却不懂得运用自如,我看你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

    轻歌冷着脸站起了身。

    平时她能和林崇以及刑天战队的弟兄们打打闹闹,可他们都终将要面对打打杀杀,看似随意的招式,若是在生死抉择前,早已死了无数遍。

    归根究底,只能说,林崇太弱,刑天战队太弱。

    刑天战队的人看着被骂的林崇,都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彪悍!

    实在太彪悍了。

    众人一阵后怕,庆幸的是和轻歌对战训练的人不是他们。

    林崇站了起来,低着头,一言不发。

    轻歌说的这些弱点,都是致命的。

    “老大,抱歉,是我太弱。”林崇苦涩的道。

    轻歌眸光闪烁了几下,铿锵道:“不是你太弱,是你不知道居安思危,你已经输了,今晚不能睡,好生修炼着,明日清早我来检查成果,你是以力量为攻击的人,就要找到自己的优势,但是攻击最好一击毙命,不能给敌人喘气的机会,否则,只一瞬的时间,敌人就能割断你的脖子,让你死不瞑目,皮肉之痛你打在敌人身上再多都没用,你死我亡才是重点,活下去的那个人,才能笑傲群雄。”

    轻歌说话时,夜无痕带着一个身着玫红色衣衫的少女前来,两人停下脚步,都惊诧的看着干练果断的轻歌。

    “林崇遵命!”林崇双手抱拳。

    对于轻歌,他是打心底里的服!

    训练时轻歌的严肃,便是对他们生命的负责。

    “其他人就交给你了。”轻歌道。

    林崇颔首。

    轻歌接过银澜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而后给回银澜,朝夜无痕走去,目光落定在夜无痕身侧的少女身上时,喜逐颜开。

    她对男人,异常残暴凶悍,但是对姑娘,总会不知不觉的怜香惜玉。

    她总觉得,女人,是让人呵护的。

    “轻歌,好久不见。”少女眯起眼睛笑。

    轻歌翘着腿在一旁的石桌上坐下,似笑非笑,好整以暇,手支着下巴,“稀客啊,朝阳公主竟也来我夜府了。”

    朝阳公主——

    殷凉刹!

    殷凉刹嘟着嘴,走过来,对着轻歌笑,轻歌把头撇向另一边,殷凉刹不依不饶的走到另一边,继续对着轻歌笑,幸福之色溢于言表。

    轻歌挑了挑眉,“哟,这是春天要到了吗?”

    殷凉刹的脸,顿时通红。

    夜无痕摇着头过来,浅浅淡淡的笑出声,俊美的脸上,满是对轻歌的宠溺之色,“春天还没到,不过我听说,边境战神梁将军要回来了。”

    北月功臣,梁浮。

    梁国公之子,梁世子!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