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39章 邪恶的午夜之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女子所释放出的精神力,让众人一怔。

    尤其是同为精神师的东陵鳕,动用雷巢里的精神之力感应了会儿那被吞噬掉的假山,好看的眉头狠狠蹙在了一起。

    他总觉得,女子的精神之力,有些奇怪,可至于哪里奇怪,他也说不上来,只是愈发紧张认真的盯着战场,只要轻歌被伤到,他就不会坐以待毙,袖手旁观。

    四星大陆,有个不成文的规则。

    若是有人在对战,其他人,绝对不能掺和进来,否则就是冒天下人大不讳。

    但东陵鳕,绝不会孤寂这个。

    他情愿让天下人来指责他,也不会让这个姑娘受到伤害。

    此时,女子朝轻歌掠去,两人转瞬便已争锋相对,轻歌也把明王刀收了起来,不动用灵气,堂堂正正的用精神之力与之相斗。

    两人所释放出的精神之力,在北月皇宫的夜晚里,召唤出了飓风,两人站在风的中央,两股强大的精神之力在半空对撞,轻歌微微朝后退了几步,女子捂着胸口,身体微微伛偻,嘴里吐出了一口黑色的血。

    她惊诧的抬起眼,朝轻歌看去,眼里的自信被错愕给取代。

    她知道轻歌在极北渡过了第一次天雷劫,然,一阶精神师,在她面前还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可刚才的碰撞,她却是感受到了浓烈的爆发力。

    饶是她的精神力与黑暗元素同舞,也不能与之对抗。

    然,下一刻,女子开始恐慌了。

    她所释放出带有侵蚀性的精神之力,竟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吞噬掉了!

    那股力量,充斥着煞气!

    轻歌看着自乱阵脚的女子,嘴角噙着一抹寒气四散的笑。

    比吞噬?

    赤红筋脉内的煞气以吞噬而生,女子精神之力内的黑暗元素,至多只能算得上是侵蚀,真正的吞噬,只有血魔花的煞气才做的到。

    然,黑暗元素是女子引以为傲的武器,当她最为自信的东西溃不成军,她就已经站在了失败的一方。

    轻歌步步紧逼,往前走去,倾巢而出的煞气,让女子不敢再将精神之力给释放出来,只要女子的精神之力一脱离雷巢的保护,就会被赤红筋脉里的煞气吞噬的无影无踪,甚至连再生的机会都没有。

    有了这一认识,女子更为恐慌。

    而轻歌却是欣喜的发现,当煞气将含有黑暗元素的精神之力给吞噬掉后,那条堵塞了许多的赤红筋脉,竟是慢慢疏通!

    要知道,除了在迦蓝吞噬那些氤氲着精纯灵气的建筑物和人体内筋脉之外,其他的东西,煞气根本不屑吞噬,就算是吞噬了,疏通的速度也很慢,堪比蜗牛。

    以至于轻歌从未想过要把这条筋脉彻底疏通来,即便是她知道赤红筋脉一旦全部疏通,里面所蕴含的煞气,能吞噬所有。

    而如今,女子和黑暗元素的出现,给了轻歌一个契机,不仅仅是疏通筋脉,而是,她要打造属于她的军团!

    她走至女子面前,凝眸的刹那,雷巢里的精神之力轰然出动,幻化成无数刀剑,自女子身上贯穿,刹那间,女子娇躯上出现了数不清的血窟窿。

    只是,奇怪的是,窟窿里的血,都是黑色的!

    邪恶的午夜之黑!

    之前女子吐出一口黑血时,其他人也没有过多注意,可这会儿,女子身上所有的伤口,都是黑的,这让四国宴上的无数人,全都站了起来。

    辛阴司看着这一幕,紧紧的皱着眉头。

    女子的精神力他是见识过,故此,他自以为是得意洋洋,却不曾想到,女子会败,而女子身上的黑血,也让他觉得诡谲了起来。

    轻歌看着滴落在地上的黑血,眉头一挑,“这就是拥有黑暗元素人的特征之一吗?”

    “是的,只要被黑暗元素侵蚀过的人,不论侵蚀过的面积大小,纯种的红色血液,都会变黑。”魇说。

    女子也察觉到了不妙,她低下头,看着身上的血,攥紧了双手。

    奇怪的是,女子体内的血,像是没有尽头,源源不断的流个不停,也不见底。

    “来人,把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给朕抓起来。”北凰拍桌而起,龙颜大怒。

    顿时,无数精英侍卫,来此,将女子桎梏住。

    女子想要挣扎,饶是她遍体鳞伤,战斗力还是相当恐怖的。

    只是轻歌的煞气还萦绕在她的身上,以至于她的精神之力不能释放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成为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女子被人带下,辛阴司眉头紧皱。

    毕竟,这是北凰的地盘,他带了个怪物一样的人来,北凰怒也是应该的。

    轻歌看着女子离去的背影,心里打着小算盘。

    如今,对于消失已久的黑暗气息,她就只有女子这一条线索,得好好宠着护着,可不能被北凰宰了。

    当然,如今,四大帝国的人都在这里看着,无数双眼睛可精明着,其他人不知那是黑暗元素,否则早就吓死了,只认为有着黑色血液的女子是个怪物,轻歌不能前一刻与女子对簿,这一秒就要袒护。

    而让轻歌诧然的是,其他人不知道女子的怪异也就罢了,貌似把女子带来的辛阴司,也是一脸迷茫气恼。

    难道,辛阴司也不知?

    看来,至少在这一群人之中,只有她和魇嗅到了黑暗气息的味道。

    如此,更好。

    此刻,站在龙座前的北凰,负手而立,明黄的龙袍宣布着他的主权和气场,他睥睨了眼四肢发软躺在椅上的辛阴司,闷哼了声,道:“西寻王,你是不是该跟朕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辛阴司咬了咬牙,道:“北月王,此人任凭你们处置,朕也不知她是个怪物。”

    “任凭我们处置?”北凰冷笑,“此人处处针对安国侯,可见其狼子野心,是为安国侯而来,此次四国宴是西寻王你在打头阵,如今看来,这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北凰的声音里,充满了危险。

    似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直逼辛阴司而去。

    辛阴司低头,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是冥千绝亲手培养出来的棋子,冥千绝平时与他的联系甚少,直到冥千绝某一日降临王府,跟他说夜轻歌会来西寻,让夜轻歌成为西寻女皇,后来夜轻歌带人闯了出去,他没有拦住。

    冥千绝狠辣的惩罚了他之后就没了踪迹,只留下个命令,让辛阴司登基为皇。

    辛阴司只好依言成为西寻霸主,只是,路的艰辛难走,也就只有他一人知道。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