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34章 没了家和天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走上一条岔路,慢悠悠的荡着。

    阡陌交通的岔路上,有个亭子,月光照耀下,显得愈发落寞。

    曾几何时,轻歌与兄长夜无痕在此敞开心扉,畅聊天下,谈及古今中外事,快哉妙哉,喝着梅子酒,把酒临风,对月当歌,那是回不去的年少和消失在时光斑驳里的意气风发。

    轻歌继而往前走着,花花草草,一树一木,都是熟悉的味道。

    这里,是她的开始。

    又是一个轮回,她重游故地,那种微妙的心思,难以言喻。

    当初,还是小狐狸状态的姬月整日整日的卖萌,墨邪喝着酒,从不走大门,总是翻墙进来,萧如风洵洵儒雅,一脸无奈。

    拼酒的话,她能喝醉天下人,却喝不醉自己。

    喜乐参半的人生,才有味道。

    耸了耸肩,轻歌转身往风月阁去。

    门前,月牙白的身影,靠着高耸的墙。

    看见轻歌,男子星眸里绽入一抹笑意。

    “轻歌——”

    东陵鳕的声音异常温柔,似那春风,飘忽而过。

    轻歌犹豫了会儿,走上前来,毕恭毕敬的拱起双手,“国王陛下。”

    东陵鳕抬起的手正要抚摸轻歌的脸,却是僵在空中,眼里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痛处。

    东陵鳕怔愣了好一会儿,如长辈呵护晚辈般,雪白细腻的手在轻歌脑袋上揉了揉,“我本就觉地你虚无缥缈,你若再如此生疏,我当真会以为你是厌恶我了。”

    轻歌脊椎骨僵硬了一会儿,她直起身子的,欲言又止的看着东陵鳕。

    东陵鳕本就有一双闻名天下的忧伤眸子,此情此景,再加上那一番话,更让东陵鳕愈发忧郁,他像是从那精灵国度走出的王子,没了家和天下。

    “我不厌恶你。”直视东陵鳕的双眸,轻歌道。

    “当真?”男子语气里满是欣喜。

    “当真!”

    男子笑了。

    两人对望许久,东陵鳕忽的道:“若当初梅卿尘逃婚之后,我趁虚而入,如今站在你身侧的,会不会是我?”

    轻歌诧然。

    这方面之事,她不知怎么说。

    只是当心为谁而颤动的那一刻,她便不离不弃。

    兴许,是因为在她最崩溃时,是小狐狸逗她笑。

    兴许,若当时逗她笑的那个人是东陵鳕或者是别人,现在的一切都不一样。

    可是,事已成定局,谁也改变不了那个人是姬月的事实,不是吗?

    那么久的相依为命和陪伴,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断了的。

    那一场春雪和让她措不及防的血吻,兴许是心动的开始。

    又或许是厚积薄发的感情得到了归宿。

    轻歌不以为然,侧过头,满不在乎的道:“谁知道呢?”

    是啊,感情的事,谁知道呢。

    东陵鳕哑然失笑,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家伙。

    兴许,梅卿尘逃婚的那时,他甚至从未看清自己的心。

    只是当得知轻歌要嫁给梅卿尘时,有一丝的黯然神伤。

    然,四朝大战结束后,当他回到东陵,父王要他成亲时,他却是千万个不愿意,脑子里浮现的,竟是那个惊才艳艳的姑娘。

    后来,父王突发意外的死亡,九子夺嫡,平日里和颜悦色的兄弟狰狞着面目恨不得杀了他,他精神崩溃,得知夜轻歌在青石镇后,不顾一切,逃亡般的赶往青石镇。

    当看见那个姑娘时,月色下,他再也遏制不住自己的懦弱和情感,泪流满面。

    那一刻,他只想见到他。

    东陵鳕走至轻歌面前,伸出纤细的双臂,柔柔一抱。

    轻歌身体紧绷,想要挣扎,却是冷静了下来,耳边响起男人醇厚的声音,“若是那个男人负了你,来找我,尝试和我在一起,我的一生,为你而存在。”

    轻歌身心震撼着,削尖的下巴抵在东陵鳕的肩膀上,睫翼微颤,她轻叹一声,将双眼闭上。

    许久,她睁开双眸时,眼前没有任何一人。

    适才的一切,犹像是一场梦。

    轻歌摇头笑了笑,东陵鳕的精神之力,竟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她打开门,朝风月阁里走去。

    红漆双门关上的刹那,门的缝隙里,似有一道月牙色的身影,渐行渐远。

    风月阁里,轻歌推门走进夜倾城的房间,桌上放着古色古香精致无比的伏羲琴,只是,如今这是一把残琴,琴上再无琴弦。

    姬月曾说过,伏羲琴里氤氲着很强大的能量,夜倾城的灵魂与伏羲琴很是契合,她就算想送,也送不出伏羲琴这样的宝贝。

    伏羲琴能不能修补?

    “这把琴,真是个宝物。”魇说,“不过,上古伏羲琴的琴弦能这么轻易断掉?说出去怕是要贻笑大方。”

    轻歌蹙眉,一瞬之间便明白了魇话里的意思,“你是说,这把琴的琴弦,不是伏羲琴的真正琴弦。”

    轻歌似是能感应到魇点了点骷髅头,而后道:“伏羲琴,是上古之琴,琴未残,弦不断,这琴骨都没什么损伤,琴弦就断了,怎么可能是伏羲琴的琴弦?定是被人掉包了,若是能找到伏羲琴的琴弦,假以时日,定能释放出伏羲琴真正的威力。”

    轻歌垂下眼眸,似是在思索什么,片刻后,她问,“能不能找到?”

    “能。”魇一本正经的说。

    “怎么找?”轻歌双眼发光。

    “做梦。”魇似翻了翻白眼,“有把上古琴就不错了,还想把琴弦找到,你这不是痴心妄想么?”

    轻歌:“……”

    若是可以,她真想把寄存在她身体里的这个禽兽给掐死来。

    看到轻歌吃瘪,轻歌体内的某只禽兽,似是开心的很。

    轻歌嘴角抽搐,不想再理会魇。

    夜倾城走进屋子,看见轻歌,颇为讶异,再看向伏羲琴时,有些失落。

    “伏羲琴是把举世无双的好琴。”轻歌道:“我会动用所有力量,竭尽全力的为你找到能配得上这把琴的琴弦。”

    夜倾城笑了笑,道:“罢了,琴弦不要也罢。”

    轻歌错愕。

    此时,扶希从敞开摇晃的门外走了进来,妖孽般的小脸上浮现了清澈的笑容,“上古世纪,有神族之人,持琴者,无弦,也能以琴杀人,无弦胜有弦!”

    轻歌灵魂一颤,脑子轰然!

    这是前所未有新奇独特的想法!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