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32章 承欢膝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萧水儿嫁人了?

    轻歌错愕不已。

    也是,异世大陆不比二十一世纪,平常来说,二十岁之后嫁人的女子,用现代的言语来说就是晚婚了。

    只是,轻歌才离开北月将近一年罢了,萧水儿这肚子,怎么看都有五六个月。

    “夫君对我很好,只是在东陵疆土我有些水土不服,便想来北月,在自家亲人身边待着。”萧水儿淡淡一笑,道。许是因为即将要成为母亲的缘故,萧水儿温柔典雅了许多。

    轻歌点了点头,“甚好。”

    “我此次前来夜府,是有个请求想拜托侯爷你,希望侯爷能够答应。”萧水儿道。

    在其他地方,轻歌兴许没什么身份地位,但是在北月,轻歌却是开国以来独一无二的女侯爷。

    “说吧。”轻歌淡漠的道。

    “夫君姓君,希望侯爷能够为腹中孩子赐名。”萧水儿道。

    当初,她与夜雪等人,没少折磨过轻歌。

    可是,在一边轻视夜轻歌是个废物的同时,她却对冉冉升起的新星无名很是仰望崇拜,当得知无名就是夜轻歌后,她整个人都是癫疯的状态。

    好在,峰回路转,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轻歌沉默着。

    萧水儿许是觉得轻歌并不想答应这件事,一时心急,便道:“侯爷若是不想,不碍事的。”

    “承欢——”唇片微掀起,轻歌道。

    萧水儿眨了眨眼睛。

    轻歌定睛看向萧水儿,道:“君承欢,承欢膝下,男女都可用,夫人若是不嫌弃的话,就用此名吧。”

    萧水儿怔愣了好一会儿,浓浓的笑意盛满了眼底,“水儿就替承欢谢过侯爷了。”

    轻歌笑。

    时隔一年多,当初谁能想到,争锋相对的两人,如今能如此坦然相待?

    片刻后,夜青天走了过来,径直走入墨云天等人一桌。

    “老不死的,你这孙女,了不起啊。”墨云天哈哈大笑,一巴掌挥了过去。

    夜青天干咳了一声,一手拍掉墨云天挥之而来的巴掌,一面稳重的坐下,镇定如初,脸上看起来没有多少表情,但眉角眼梢的闪烁之色,却透露出了老人的骄傲得意。

    “听说你家那小子也混得不错了。”夜青天瞥了眼墨云天,如是说道。

    墨云天摆了摆手,那挑起的眉毛却是摆明了其得意洋洋的态度,“哪有,墨邪那小子,能有什么出息,不就是快要突破灵师了,不就是成为落花城城主义子受城主看重,不就是天赋好了点嘛。”

    夜青天:“……”

    众人:“……”二十来岁的灵师,四星大陆的最强势力的义子,竟然还没什么出息,要不要这么打击人啊?

    不远处正在与夜倾城夹菜吃饭的轻歌听见墨云天这样一番话,不由低眉一笑,墨邪的痞子样,和他老子,简直如出一辙。

    可惜的是,那样钟情山水古玩字画不羁的一个人,却陷入了红尘的纷争之中。

    轻歌黛眉微微一蹙。

    墨邪视她如命,她在极北之事,极北女王没有隐瞒,墨邪应该得知才对,若是墨邪得知了,哪怕天王老子拦着他,他也会去极北……

    轻歌抬手,揉了揉眉。

    以她如今的实力,也能够去落花城一闯。

    不过,夜菁菁幽冥岛之事,她也不会忘了,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吾皇驾到!”

    太监赶鸭子般尖锐拉长的声音骤然出现在夜府,顿时,所有人肃然起敬,站了起来,拱起双手,拘礼作揖。

    不一会儿,却见身着明黄龙袍威仪四方的男子徐徐走来,男子脸庞冷峻不已,气质倨傲,他负手而立,气势就那样散发出来,厚重的压迫感、窒息感让人喘不过气来。

    而这,才是一代君王该有的姿态。

    北凰虽然登基为皇的时间不久,但那雷霆的手段却是让人闻之色变。

    贪污腐败之官僚,一旦被人举报或是被他发现,便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甚至连求情之人都当做是同党,降职不说,还减少三年俸禄,不满?可以!那就六年,再降三职。

    还是不满?行,收拾东西滚回老家种田耕地颐养天年去,老臣子们满脸的憋屈两眼泪汪汪,还得谢主隆恩。

    北凰的雷厉风行不仅表现在此,北月王朝最近边境有诸多妖魔灵兽纵横,北月将士死伤惨重,北凰亲自率领三军将士,前往边境,剿灭灵兽,虽落得一身伤,却赢得了民心。

    冰池边,大多数人都已跪下。

    北凰曾说过,夜家人,可以不轨。

    当然,夜家的奴才还是要跪的。

    “都起来吧。”

    北凰淡道:“夜家家宴,为安国侯接风洗尘,朕许久不见安国侯,甚是想念,便来看看。”

    北凰一手自然垂下,另一只手负于身后,他漠然的走至轻歌面前,风华一笑,道:“侯爷年纪不小了,也是到了该嫁人的年纪……”

    在场众人皆是一愣,皇上这话意思……

    曾有许多人猜测,北凰不立后宫会不会是因为有爱慕的女子,故此以断袖之癖来掩盖痴情,而这名女子,会不会是夜家的三小姐,夜轻歌?

    世人,总是如此八卦。

    然,北凰才将此话说完,一道身影踏风而来,站于高墙之上,爽朗清寒之声,响彻夜府,“北月皇帝说的不错,安国侯的确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东陵还缺一位皇后,不知安国侯可有兴趣?”

    声音响起的刹那,顿时吸引了无数视线。

    轻歌循声望去,如雪的黑眸里是一道银白的身影,男子脚下似有白海棠,开了一季,美不胜收。

    男子鬓如刀裁,剑眉斜插入鬓,眼睑之下的一粒泪痣充满了阴郁,他居高临下,温柔的看着轻歌。

    他是认真的!

    北凰转身,朝东陵鳕看去,大笑,道:“东陵国王夜临北月,也不怕身陷险境?”

    “若能抱得美人归,身陷险境又如何?”男子意气风发,狭长的眼眸似是凝聚了万千的星辰之光,炫彩夺目。

    夜青天看见东陵鳕时,双目一亮。

    东陵鳕与他有过一些交情,后辈之中,他尤其看好东陵鳕,何况,他还听说东陵鳕不设立后宫,扬言天下,一生只娶一人。

    这样好的良婿,夜青天简直是心动的不能再动了。

    不过,夜青天想到姬月,便叹了口气。

    他知自家孙女的脾性,择一人终老,既然选了,就不会回头,哪怕刀山火海,万死不赦。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