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28章 命至百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行人,浩浩荡荡,先在漠北城落脚,拜托漠北城的人打造棺材。

    除了白鸿海、刘虎两位上将外,屠杀军还死了几千将士,都成了干尸。

    轻歌一丝不苟,与漠北城的子民们一起打造棺材,足足要打造几千。

    李沧浪曾建议:“几千棺材,太多了,不如除两位上将外,一副棺材里多装几个人,这样就要轻便许多。”

    却是遭到轻歌的否决。

    面对李沧浪、杨智以及徐炎三位上将,轻歌肃然道:“我只记得两位上将的名字,其他将士我甚至连面容都看不清,可饶是如此,他们依旧为我效力,忠心耿耿,甚至死后也没人会记得他们,我做不到让所有人都成为世上的英雄,但逝者已逝,死也要死的舒服。”

    至此,其他人也不再有异议。

    李沧浪三位上将却是暗地里肃然起敬,跟在轻歌身边,只要是有血有肉的人,都不会想到背叛二字,越往后,只怕会是越衷心。

    轻歌说这番话时,林崇和刑天战队的人都在此,几人对视一眼,只觉得跟着这样的老大离开迦蓝,哪怕再重的代价他们都能承受。

    几日后,轻歌和夜青天等人准备带着装有刘虎上将尸体的棺材前往北月王朝时,房内,轻歌幽幽醒来,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夜姑娘,有个老人,让我把一封信给你。”

    听声音,是扶希的娘亲。

    轻歌下床,打开门,扶希娘亲把信给了她,轻歌坐在桌边,将信打开。

    老人?

    安溯游吗?

    不太现实。

    无虞?

    那更不可能。

    轻歌不多想,拆信。

    信里洋洋洒洒缥缈虚无的字,遒劲有力,龙飞凤舞。

    “老夫会为你将苍龙之事掩盖,愿君此生无忧,命至百岁。”

    当轻歌看信时,似是听见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轻歌微微蹙眉,这声音,那么熟悉。

    这个老人,究竟是谁?

    轻歌垂眸朝信的右下角看去,落笔年生二字。

    年生……

    年生……

    轻歌嘴角低吟着二字,突地眸光一亮,脱口而出,“许年生!”

    迦蓝五位长老,大长老无虞与她有诸多过节,三长老石钟海死于轻纱妖之手,四长老空虚多年前自刎门前,焚月殿的屏风坟墓,她亦进去过,五长老灵童藏于深海苟延残喘。

    唯有这二长老许年生,和她并未有过多的解除。

    可是,她和许年生没有交情,甚至连面都未见过,许年生为何要帮她摆平苍龙之事?

    眼下,她最为棘手的事情,便是苍龙和雪灵珠给世人带来的诱惑,比之雪灵珠,苍龙似乎更加让人贪婪,若是有人能掩盖此事,她人生之途,会轻松一些。

    掌心燃起一缕火,将信纸燃烧殆尽。

    此时,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

    轻歌以为是扶希或者夜无痕来了,便道:“门没锁,自己进来。”

    只是,门没有动静。

    片刻后,又是敲门声响起。

    这会儿,轻歌心里敲响了警钟。

    她站了起来,走至门前,伸出盈盈一双手,将门打开,双门之间的缝隙不断变大,两道身影站在玄关处,轻歌眸色微闪,“晏院长,轻纱姑娘?”

    晏院长和轻纱妖去了极北,躲在暗处,没人发现,他们并不想让安溯游知道天地学院和轻纱一族之间的关系,也不想把拉拢夜轻歌的事情暴露出来。

    轻歌脸色不自然了一瞬,而后落落大方的走进屋子,“二位,进吧。”

    轻歌站在桌前,手提茶壶,斟茶入杯,茶香四溢,罥烟袅袅晕染。

    轻歌指腹点着杯口,分别将溢满茶水的杯子,动作优雅的分别推至轻纱妖、晏院长面前。

    “不是什么名茶,两位就将就下吧。”轻歌淡淡的道。

    “能喝夜姑娘泡的茶,这已经不是名茶不名茶的问题了。”

    轻纱妖紫黑的唇勾起一笑,端起茶杯,趁着汤口时饮下,而后将空空如也的茶杯压在桌上,道:“不愧出自夜姑娘之手,香醇可口,值了。”

    晏院长默默喝茶,闷不做声。

    轻歌抬眸漠然的看了眼轻纱妖,道:“姑娘有话直说。”

    “好。”

    轻纱妖手朝大腿上一拍,道:“我就喜欢痛快之人,想来你也应该知道我和晏院长的目的,毁迦蓝!没想到,夜姑娘也是精神师,与我们轻纱一族合作,简直就是天作之合,不要太完美。”

    轻纱一族尽数都是精神师,也正因为如此,当初轻纱流离在灵气修炼这方面的造诣不高。

    轻歌垂眸,旋即道:“此后,我与迦蓝,一刀两断,轻纱姑娘,我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

    安溯游的确在危难之中没有帮她,可他也没有帮轻歌的义务,轻歌就算是灭,也没有灭了迦蓝的理由。

    何况,迦蓝还有安溯游这个四剑灵师坐镇,饶是突破了先天十二重的她,想灭,也难。

    轻歌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八达之人,反之,她心思玲珑,想的很多,任何一场战役,都要知己知彼,不仅如此,还要有强大的实力和出师有名。

    然,抱歉的是,这几个条件,她都做不到。

    何况,适才许年生长老的信,让她心有动容。

    许年生钟情山水,也常在极北,但在极北,轻歌没有遇见他,他却是将信送来。

    这说明,轻歌在极北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楚的很。

    而许年生说的摆平苍龙之事,她也有抱以希望。

    轻纱妖脸色微微一变,“迦蓝之人都是一群草包,安溯游和无虞都是口口声声道德仁义的伪君子,道貌岸然,你在里面待了这么久,我相信,你已经对迦蓝失望透顶,否则不会与安溯游断绝师徒关系,执意离开迦蓝,这对你的生存,没有任何好处,夜轻歌,为何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我们是一路人,有了你,我们轻纱一族就如虎添翼,灭迦蓝决不再话下。”

    轻纱妖拍桌而起,似是被轻歌的话刺激到了般,神情紧张激烈了起来。

    轻歌清贵自然,面不改色,缓缓道:“安溯游是四剑灵师,敢问,轻纱一族和天地学院里的最强者,会是安溯游的对手吗?再则,四星大陆精神师少之又少,一场大战,会把你们轻纱一族的实力全部暴露出来,精神师稀少,你们就像是稀有物,会有许多势力来抢夺,若得不到,便杀了。”

    “至少我目前安全,我背后有几万屠杀军,身份是北月安国侯,落花城城主义子墨邪是我朋友,东陵国王会救我于危难,而驯兽岛、炼丹府、炼器工会、佣兵界四大势力,和我不说有过硬的关系,起码不会有人明枪暗箭的来杀我。”

    铿锵而谈,言辞犀利。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