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16章 干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女子要对冥幽攻击时,花影迅速掠来,挡在冥幽身后,面纱之上的一双清潭寒瞳,冷咧咧的朝女子看去,转瞬便已想对上。

    花影身手诡谲,似百花之中的芬芳,让人琢磨不透。

    而来自血族的女子,战斗力强,拳头和手掌里都是穿金裂石的凶猛力量。

    两人,一攻一守,女子倒也没有占据上风。

    虽是这般讲,轻歌眼眸犀利,好似能洞悉世间一切。

    她知道,这场战斗是对花影不利的,花影很强不错。

    但是在那吸血鬼般的女子面前,好似再强也没有任何用途。

    女子纤细消瘦的娇躯里,仿佛居住着强悍巨大的野兽魂魄,随时一扑而去,将人毙命。

    而这,才是血族不为人接受的原因之一。

    如今,轻歌只想知道,这个女子,在血族之中,是属于什么水平?

    不过看其和梅卿尘、蓝芜关系非同一般,那么,和焚缺之间也必然有着联系,在血族,身为地位应该不会很低。

    还让轻歌疑惑的是,她虽全神贯注在战斗和生死局面上,一颗八面玲珑心,缜密的观察女子的一举一动。

    自女子适才的一句话中,可以听出,女子来极北之地的目的似是极北女王,把极北女王带去血族?

    换而言之,并非是血族要抢她的雪灵珠,而是女子为蓝芜不公,想成全蓝芜和梅卿尘,便来此……

    渐渐地,战斗局面,花影躲避的越来越吃力,而女子像是吃了刺激神经的丹药,速度越来越快,攻击越来越猛。

    自两边嘴角伸展出来的尖锐纤细獠牙,蠢蠢欲动,蓄势待发,似是干涸的黄土,想要新鲜血液的滋润。

    冥幽站了起来,他朝躺在地上的轻歌伸出手。

    轻歌犹豫了会儿,并未把手放在冥幽掌心,而是自己将明王刀撑在地上,站起身子。

    “花影……”轻歌目光冰冷,铿锵有力的道。

    花影一面与女子战斗,趁着缝隙儿回头朝轻歌看一眼,然,女子如猛兽般,绕至花影身后,就要朝其后脖颈咬去。

    轻歌冷声道:“右退,左腿鞭起,右手插眼,速度要快。”

    白发扬起,女子站在血腥厮杀的混乱之中,如德高望重铁面无私的军官,发号施令。

    花影一怔之后,按照轻歌的话和步骤,开始战起。

    就在女子要咬住她之时,花影往右躲去,脚掌一点,左腿击打在女子的侧脑上,而后翻空落下时,右手两指蓦地伸出,要朝女子的双眼袭去。

    这些都是歹毒刁钻的招式,尤其是插双眼之击。

    女子一侧便已躲开,不过不至于让花影处境再变差。

    两人就要再交手时,拳拳掌掌的肉搏之声,似惊雷在耳边炸响,耳鼓都要破裂开来。

    轻歌面无表情,身着染血的袍子,与冥幽并肩而站,双眼不离战斗场面,振振有词,“后退,跪下前滑,翻空起,双脚踩脸。”

    “跃身后,勒喉,扣脊椎骨。”

    “右侧击,左面虚影,右面逃,前侧上击,正中双腿之间,不要留情。”

    “她在东西方向三步左右的地方,不要闪,正面直击,胯下逃。”

    “……”

    战斗的场景,看得人眼花缭乱。

    冥幽转过头,朝轻歌看去,斑斑血迹的轮廓不似大家闺秀的温柔如水,反而多了些倨傲坚硬。

    那双暗绿的眸,像是蛇蝎,蕴着剧烈的毒药。

    在轻歌的指挥下,花影虽未取胜,但不至于太狼狈,虽有些吃力,但好歹能和女子周旋到底。

    女子似是怒了,不再与花影浪费时间,而是朝局外的轻歌掠来,速度极快,猩红的眼瞳紧盯着轻歌。

    轻歌脸上罩着冷霜,站定不动,沙漠上的风掀起,墨袍猎猎作响,衣袂飘飘。

    忽的,冥幽站在轻歌面前,伸出手掌,与女子相碰在一起,刹那间,山河崩裂,漠北的土地龟裂。

    女子在长空之中不断翻身连连后退。

    冥幽脚步趔趄,轻歌扶住他。

    他的脸色越来越白,近乎透明,身子一颤时,干涸苍白的嘴里吐出了粘稠的黑色鲜血。

    轻歌看着地上的血,转头皱眉看着冥幽,“你身上是有伤?还是中毒了?”

    “占卜耗尽了他的寿元,身体本就虚弱不已,可他还要逞强。”

    花影双眸微红的走来,“本来就是个短命鬼,还不惜命,在血族人面前,他也不敢把自己真正的能力释放出来,又怎能赢?”

    轻歌诧然,为何冥幽不敢当着血族人的面把实力释放出来?

    冥幽和血族难道有隐秘的关系?

    那么,冥千绝呢?

    还是说,那传说之中的第五个帝国、占卜世家,和血族,有什么关系?

    轻歌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眼前,层层迷雾,只要一个契机,她就能峰回路转,拨开乌云见日出。

    那么,这个契机是什么?

    轻歌不知道。

    不过,如今重点也不是这个,而是怎样救大家于水火之中。

    她转眸朝安溯游看去,无虞因情绪激动而老脸涨红,安溯游对此战斗袖手旁观。

    轻歌眸色凉薄,无虞如此情有可原,可她清楚,安溯游的妻子因血族人而死,她也能感受到,安溯游对此事的遗憾和愤恨。

    可在血族人的面前,安溯游为何要置身事外?

    安溯游一个四剑灵师,若是加入战斗,血族的那些人,绝不会如此猖獗。

    轻歌又回头看了看冥幽,头痛欲裂。

    血族好似从未出现在世人面前过,可又仿佛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远处与冥幽一击之后的女子,悬挂在一颗枯裂的树上,这一次,女子愤怒了。

    她跃在地面上,周身爆发出强大的气场,这般能力,仿似能掀起一片海域上的涛浪。

    往前走时,女子的双眼越来越红。

    她不再朝轻歌掠去,而是加入屠杀军等人与血族人的厮杀之中。

    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鲜血横流,饶是二剑灵师在其面前,都没了颜彩。

    轻歌瞳孔之中倒映出触目惊心的画面——

    她看见,女子随手抓来一个屠杀军男人,尖锐牙齿朝其脖颈上一咬,"yun xi"着鲜血。

    片刻后,男人竟然成了一具惊悚的干尸。

    一瞬之间,女子仿佛变了个人,面目优雅,杀人优雅,却让血流成河。

    尤其是当女子"yun xi"了新鲜血液后,女子似乎更加强大了,无可抵挡。

    而这,是女子真正的力量?

    还是说,是血族的璀璨?

    偶尔,女子余光朝轻歌看去时,充斥着贪婪。

    那般贪婪之色,让轻歌毛骨悚然,一股子危险感,涌遍她的全身。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