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13章 杀人的气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屠杀军忽然而至,是这场惊天之战里的意外。

    当他们看见五位二剑灵师,对轻歌下跪的那一刻,血液翻滚,漠北荒凉。

    轻歌一步走上前,与萧如风一同小心翼翼的把俞长老扶了起来,“俞长老这是折煞我了。”

    她笑望向李沧浪等五位上将,脸上身上虽都是不堪的血,那般气度风韵,却是巾帼不让须眉。

    她拱起双手,道:“李沧浪上将、徐炎上将、刘虎上将、白鸿海上将、杨智上将,辛苦了。”

    一一将五位上将的名字念出来,是尊重。

    李沧浪等人站了起来。

    轻歌抿唇,大半年未见,五位上将的实力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从灵师到二剑灵师,只怕这段不为人知的时间里,他们饱受苦难,从南冥到极北,他们身上背负着恩怨与荣耀。

    当屠杀军出现的那一刻,轻歌的心才彻底落地了,她不想让夜青天一个老人也搅进这场是非之中。

    安溯游虽是她师傅,却与初衷背道而驰,只怕从今往后,她再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叫出师傅二字来。

    而冥幽、花影,过于神秘,再加上与冥千绝有牵连,就算没有敌意她也不会轻易相信。

    山会倒,水会流,她能靠的,唯有自己。

    而屠杀军于她来说,便是自己。

    哪怕四大帝国覆灭了,她也不会去怀疑屠杀军的赤子之心,

    若非忠贞英雄,谁又会为了一个已故的将军卧薪尝胆这么多年,又誓死相随将军之女?

    轻歌眸光冷寒的看向极北女王,今日,她要这极北,翻了天覆了地。

    夏夙死在她手中,她还让骄傲的极北女王在阴沟里翻了船,极北女王是不会放过她的。

    既然如此,何不杀之而后快?

    极北女王是二剑灵师不错,可她身边,有五个二剑灵师!

    轻歌领着五位上将,逼近极北女王,其他恶徒奴才们,被屠杀军牵制住。

    极北女王孤掌难鸣,她看着步步逼近的轻歌和气势磅礴的五位灵师,引以为傲的底气,好似一瞬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极北女王慌了神——

    而这,也是强大的实力压制,极北女王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即便是安溯游这个四剑灵师出现,极北女王就不会惶恐。

    毕竟,她是极北的王,安溯游是迦蓝的院长,两人之间至少还有能够谈妥协商的机会。

    可屠杀军和那五位灵师却是完全不一样,他们彻彻底底是夜轻歌的人,如夜倾城一般,死心塌地的跟随者轻歌。

    轻歌要她死,她能活到几时?

    极北女王不断的朝后退去,轻歌偏偏逼近。

    “夜轻歌,杀人不过头点地,夏夙已经被你杀了,你不要做的太绝,会被天下人诟病的。”极北女王颤声道。

    轻歌站定,顿住不动,她冷笑着朝极北女王看去。

    她做的绝吗?

    比起极北女王的手段,她夜轻歌这点本事又算的了什么?

    “天下人?”轻歌嗤笑,“天下人早就视我为蛇蝎害虫,我为何要在乎他们的想法?”

    “李上将,白上将,去,废了她的丹田。”轻歌阴狠的道。

    林崇的苦,夜倾城所受的折磨和痛,她都会一一讨回来。

    李沧浪、白鸿海二人抱了抱拳,当即飞掠过去,在两位二剑灵师的夹击之下,极北女王连喘息的自由都没了,转瞬便被二人桎梏。

    李沧浪拔出剑,朝极北女王的腹部捅去。

    贯穿了女人的身体。

    呯!

    丹田犹如脆弱的瓷器般碎裂开来。

    极北女王唇齿间全都是血,却见她身体因痛苦而拱起,仰头的刹那吐出了鲜红的血。

    轻歌提着明王刀走上去,白发女子心房右侧的血窟窿异常明显,那是极北女王动手时她为夜倾城挡下的伤口,触目惊心,血肉模糊。

    轻歌在极北女王身上一模一样的位置,捅了一刀,而后把刀拔出,流血的刀尖抵在女人的眉间。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识。

    这些折磨,之前极北女王才对轻歌做过。

    而人生,也总是戏剧性的变化,上一秒还在风云天下,下一刻便成了瓮中之鳖。

    喜乐参半罢了。

    极北女王瞪大充血的眼睛,赤红的可怕,愤怒的看着轻歌,“夜轻歌,我们之间,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她辛辛苦苦拼命修炼才到二剑灵师成为极北之地的王,夜轻歌却是一刀,把她的人生都给毁了。

    轻歌冷冷的看着极北女王,身影冷酷绝情。

    她一向都是无情之人,哪怕结局是不得好死,她也不打算就此收手。

    断她一臂之人,她定会要了仇人的命。

    她就是如此,心思狭隘,睚眦必报,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更是天下人的眼中沙。

    草青黄,漠北薄凉。

    残阳,落日,苍穹火烧云。

    轻歌嗜血的折磨着极北女王。

    从来没有从碧目喷焰兽下来的无虞,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残杀的轻歌,失望鄙夷的摇了摇头。

    也是,崇尚得到身为四星第一的迦蓝学院,竟然出了这样一个杀人如狂的败类,德高望重的长老怎能不痛心?

    安溯游蹙眉,心思难言,不知老人在想着什么。

    倒是夜青天,看着这样疯狂的轻歌,满是心疼。

    夜倾城紧咬着下嘴唇,视线透过人群落定在轻歌身上,眼睛酸涩,双手微颤。

    北凰想要揽住她,骨骼分明的手却是凝滞在长空,片刻后又垂了下去。

    冥幽似笑非笑,突地剧烈咳嗽了起来,花影担忧的望着冥幽。

    夜无痕负手而立,心仿佛都被揪着。

    当轻歌把她与倾城等人所受的折磨都在极北女王身上演练了一遍后,轻歌下了杀意,攥着明王刀,就要贯穿极北女王的心脏。

    就在此时!!

    风云变幻莫测,万籁俱静之后是电闪雷鸣,血腥的味道似乎更加浓重了。

    轻歌将要杀人的明王刀,仿佛被一道惊雷狠狠击中,电击之意窜流四肢百骸,五脏六腑惊颤,轻歌脚步趔趄往后退去,嘴角蔓延出一丝鲜血。

    熟悉的气味,弥漫着。

    十几道披着斗篷着黑衣严丝密缝的从天而降般,浩浩荡荡,吞天沃日,杀人的气息,血的味道,直逼夜轻歌!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