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3章 血魔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姐姐,你又何必对一个小孩咄咄相逼。”夜雪出声道。

    此时,夜雪的手依旧被北月冥牵着,与轻歌的势单力薄似乎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出门在外,二小姐得称我为郡主才对。”轻歌道。

    夜雪愕然,她冷冷的望着轻歌,眸中怒火中烧。

    北月冥握紧了夜雪的手,目光冷淡的落在轻歌身上,却见他道:“夜轻歌,雪儿是我未来的王妃,与你地位等同。”

    闻言,众人皆是惊讶不已。

    虽然北月国贵族圈子里都默认夜雪是北月冥未来的王妃,但毕竟圣旨还没下,北月冥也没亲口承认过。

    而北月冥之前是夜轻歌的未婚夫,还是从小就订下的娃娃亲,虽然传出去的消息是夜轻歌不想嫁给北月冥才解除婚约,可毕竟以前的夜轻歌对北月冥的死缠烂打众人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众人下意识里都认为是北月冥抛弃了夜轻歌。

    如今,众人看轻歌的眼神都藏着毫不掩饰的讥诮。

    犹如过街老鼠般,虽不至于人人喊打,却也卑微进尘埃里。

    “是么?那恭喜了。”轻歌笑道,云淡风轻,神情眼神里,都没有任何的刺痛。

    北月冥不解,夜雪不解,就连四周众人,也都疑惑不已。

    夜轻歌是真的放下了?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行船吧。”北岭海见气氛有些凝固,笑了几声,便道。

    水晶建筑出的轮船,在河面上缓缓行驶,涟漪阵阵,水纹层层,开出了美丽的花儿,轮船的周围,一朵朵娇艳的花儿,从水面破空而出。

    或是清雅的百合,或是富贵的牡丹,或是幽兰,或是四季,各色各样的花,各种格式的颜色相继的入了众人的眼。

    “这是天域的四季花,光泽晶莹,美而不腻。”众人站在轮船边沿,看着河面上的五光十色,万紫千红,

    “百年沧溟藤,若是取之炼制鞭器,杀人于无形,一旦出手,有死无生。”

    “富贵牡丹,赤金之色,若是入药炼丹,可保容颜永驻。”

    “百回幽兰,本宫也是头一次见到……”北岭海说到这,看向轻歌,道:“听说这是郡主的奶奶死时尸体旁边长出的花儿,芬芳味道弥漫千里,若有若无,心旷神怡。”

    夜雪虚眯起眼睛。

    夜轻歌的奶奶也是她的奶奶,北岭海却只对夜轻歌说,这摆明了不把她放在眼里。

    “奶奶是大家之人,心底纯善,百回幽兰就算闻声一百回,也只会让人神清气爽。”轻歌不卑不亢,仪态端庄。

    北岭海点了点头,道:“不愧是夜将军和阎夫人的后人,不仅有夜将军的气魄,还有阎夫人的风姿。”

    “七皇子过奖了。”轻歌道,不免多看了眼北岭海。

    比起其余人的侮辱和嘲讽,北岭海却是把她当做平常女子来看,言语之间,如云如水,倒是有皇室之人该有的风华。

    行船幽幽,北岭海负手而立,将轮船两边的百花一个不落的介绍。

    北岭海介绍的正起劲,墨邪忽的靠近轻歌,面朝轻歌挤眉弄眼,笑嘻嘻道:“昨日我挖出了三年前埋下的桃花酿,等明日,我差人送去夜家给你喝。”

    “桃花酿?好吃吗?”

    夜菁菁瞪大眼睛,一派天真模样,两颗乌漆墨黑的眼珠子机灵的转了转。

    墨邪伸出手弹了弹夜菁菁的额头,道:“想吃好吃的?我那里多的是,明日一同送去。”

    “真的吗?那太好了!”夜菁菁眯起眼睛笑,单纯的不似凡间物。

    轻歌揉了揉夜菁菁的脑袋,目光深远幽然的望向河对面延绵的山脉;如今的夜菁菁就像是白纸一张,她不敢奢求太多,只希望这一世夜菁菁能够快乐。

    “快看,是血莲,血莲花!”船上,有人惊叹。

    轻歌循声望去,远处的河面上,一朵血色的莲花,纷然怒放,花瓣晶莹剔透,表层流光溢彩,富有光泽,倒映在水面上更是美轮美奂,日光洒落在血莲之上,众人仿佛都能看见,花瓣之中,缓缓流动的新鲜的血液。

    虽美,却也危险。

    “血莲花嗜血而生,等会儿你和这小丫头一定要跟在我身边。”墨邪将酒葫芦挂腰间,凝视着越来越近的血莲花。

    轻歌点头,牵紧了夜菁菁的手。

    姬月的声音突地在轻歌脑海之中响起,“这哪里是什么血莲,分明就是血魔花。”

    “血魔?”轻歌疑惑。

    “对。”

    姬月道:“血魔花用狼骨雕镂而成,终日浇灌人血,十年后,充满魔性,遇人便噬,丫头,你要小心点,这血魔花的魔性太强,虽然本座巅峰时期一根手指头就能解决它,但现在就算吸收了晶核里的灵气,也不是它的对手。”

    “这么危险?”

    “不仅危险,你比其他人还有危险。”姬月语重心长道。

    “为什么?”轻歌用灵魂传音问道。

    姬月:“我和那条丑不拉几的蛇依附在你身上,兽味太浓,而血魔花的元身是狼,一旦遇见同类,不死不休。”

    轻歌能明显的感觉到,手腕上的七禽绛雷蛇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它在怕,怕血魔花!

    此时,轻歌耳边响起北岭海介绍的声音,“看来大家都知道血莲的来历,我也不多说,只能让你们小心,千万不要让血莲闻到血的味道,否则,我们这一船的人都要命丧浠水河!”

    说这话的时候,北岭海尤其认真,众人也不敢懈怠,抱着敬畏又好奇的心态,看着越发靠近的血莲。

    北月冥似乎没有听见北岭海的话,他虚眯起一双充斥着冷漠的眼睛,凝视着挨得很近的轻歌与墨邪。

    夜雪看了眼北月冥,咬了咬唇,给了身旁萧水儿一个眼色。

    “宝儿,跟我走。”

    萧水儿看向自家丫鬟宝儿,宝儿看起来年纪约莫十三四岁,她战战兢兢的跟在萧水儿的身后。

    看两人走去的方向,正是轻歌那边。

    北岭海正与众人介绍血魔花,看见萧水儿朝轻歌走去,剑眉微微蹙起,只疑惑了一下便看向血魔花。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