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09章 夙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弦断琴残之后,夜倾城好似丢了魂魄,木讷的躺在地上,双手上全是血。

    她双眼空洞清灵的看着天穹之上清澈的湛蓝天际,似行尸走肉般

    极北女王朝夜倾城走去,自夏夙的手里接过一把锋锐的刀,与夏夙一同逼近夜倾城。

    此时,轻歌滚落下的那片山丘边沿上,忽然出现了一只血淋漓的手,轻歌似要从山丘下爬上来。

    极北女王转头,轻瞥了眼王桂花等人,而后将视线放在夜倾城身上,她将刀尖横插在地上,笑望着没了神采的夜倾城。

    忽的,却见她抬起脚,一脚踹在夜倾城的脸上,顿时,夜倾城的身体翻滚了出去,脑颅撞在了残破的伏羲琴上的,夜倾城双眼依旧如死灰般。

    “琴神,今日便是你将死之时。”

    极北女王尖锐的说了一声后,把刀拔了出来,提着刀逐步逼近夜倾城。

    却见她抬起刀,就要朝夜倾城身上捅去的刹那,山丘那侧,迅猛的掠来一道身影。

    那纤细的人儿,抱住了夜倾城,将夜倾城扑倒在地。

    两张绝美的脸,近在咫尺的对望着。

    夜倾城的眼,逐渐有了焦距,旋即惊恐的瞪大着。

    咔嚓!

    刀贯穿了轻歌的身体。

    轻歌趴在夜倾城身上,绿眸干涸,心房右侧传来泣血的疼。

    她抬起脸,垂头看着杏眸逐渐涌现水雾的夜倾城,抬起手,拍了拍夜倾城的脸,捋顺了女子额前鬓侧的碎发,轻歌笑道:“蠢货,不就是一把琴,你若心心念念,日后我再送一把给你就是。”

    刺啦——

    极北女王将贯穿了轻歌身体右侧的刀给拔了出来,鲜血从伤口上的窟窿溅了出来。

    轻歌脸色惨白,唇却被血染成了妖艳的红色。

    她将手撑在地上,费力的站了起来,目光决然的看着极北女王,瞳孔之中似有雷电汇聚。

    无人知,湛湛青空之上,雷和电在欢呼雀跃。

    “啧啧,你们还真是主仆情深。”

    极北女王自袖口拿出一方手帕,动作缓慢优雅的擦拭着刀刃上的血迹,她勾唇妩媚轻笑着。

    轻歌侧头,舔血而笑,“女王殿下,你真可悲,整个极北都是你的,这片土地上却没有一个人拿命向着你,不可悲吗?”

    极北女王似是被人说到痛处,勃然大怒。

    她看着将夜倾城护在身后的轻歌,只觉得这番血肉情谊尤其刺眼,她把手帕丢在地上,拿着刀,指着轻歌眉心,“能活着就好,抱歉的是,你们现在连活着的轻歌都没有。”

    绿眸之下,风起云涌,电丝攒动。

    轻歌在催化天雷劫!

    只是,天雷劫并没如预期般出现,还需要些时间。

    夜倾城倒在地上,她的眸子,一直看着轻歌伤口上的血窟窿,心脏好似都在抽搐,夜倾城攥紧了双手。

    刀尖,刺破了轻歌的眉心,鲜血自蓝焰内涌出,沿着那惨白精致的脸,往下不断的流着。

    极北女王挑了挑眉,朝夜倾城看去,诱惑似得,说:“琴神,只要你杀了夜轻歌,我就饶你一命,如何?”

    极北女王把抵着轻歌眉心的刀丢在了夜倾城的身旁,夜倾城呆愣的眼,如泼墨般。

    她捡起了刀,插在地上,支撑着刀的力量站了起来。

    她眼神冷漠的看着轻歌的背影,突地提起刀要砍过去,极北女王嘴角的笑,愈发娇艳。

    只是,这笑尚未浓郁,极北女王眼里便氤氲起了怒气。

    但见夜倾城自轻歌的身侧穿梭而过,手中的刀猛地朝极北女王的身上捅去。

    极北女王站定不动,旁侧的夏夙汹汹而来,一把抓住夜倾城手中的刀,将刀扳断成两截,丢在地上。

    夏夙出手也狠辣不留情,他的手抓住了夜倾城的头发,同时,一脚踹在夜倾城的胸腔,把夜倾城踹出去。

    夜倾城较弱的身躯砸在坚硬牢固的巨石上,后脑勺在尖角处撞出了血,夜倾城脸着地趴在地上。

    轻歌见此,再次双眸充血,怒意涌遍四肢百骸,眉间肌肤被刺破的刹那,鲜红的血珠在蓝焰间妖娆,轻歌忍着剧烈的疼痛牵引出了眉宇之间的火种。

    好似,轻歌四肢百骸内的鲜血全部转化成了蓝色的火焰,漆黑如墨的明王刀,刹那间,成了深海般的蓝。

    弹指间,轻歌提着刀,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暴掠过去,双手中的明王刀,贯穿了夏夙的腹部。

    那里,是丹田所在。

    丹田破裂,灵气蜂拥而出,在夏夙的身体乱窜狂暴,夏夙身体表面的毛孔,聚出了鲜血。

    夏夙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轻舞起的白发黏着冷汗。

    轻歌保持捅人的动作,身体微微拱起,她抬眸,朝夏夙看去,残虐的笑了。

    猛地,却见她把明王刀给拔了出来,再次朝夏夙的左心房捅去。

    刀拔出的刹那,夏夙倒在地上,腹部和胸腔的血窟窿似是能一眼看见底。

    轻歌回过头,朝极北女王看去。

    极北女王瞪着夏夙的身体,似是怔愣了许久,忽然,极北女王仰起头,尖声凄惨的叫着。

    刹那,风起云涌,灵气鼓荡,固定发髻的美丽簪子碎裂,一头乌发散了下来,猩红绝美的面具,好似崩裂成了齑粉,露出一张凄艳嗜血美到极致的脸。

    她痛苦的低吼着,吐出了一口血。

    她从轻歌身侧掠过,在夏夙面前,想把夏夙扶起来。

    轻歌背对着夏夙、极北女王二人,眸色冷漠的看着漠北壮阔的景致。

    她的心房右侧,有着触目惊心的血窟窿,眉间流下的血,自眼头蔓延进了眸子里,似要将眼睛给染红鲜艳的红色。

    她朝远处巨石旁侧狼狈站起的女子看去,两人遍体鳞伤,在这充满着邪恶味道的空气里对望着,许久,轻歌笑了,夜倾城跟着笑。

    极北女王对夏夙极端的爱,轻歌看的清清楚楚。

    哪怕她残暴,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甚至辱骂殴打夏夙,可她确确实实爱了。

    轻歌全力一击,毁了她心之所爱。

    比杀了极北女王,还让那个女人痛苦。

    极北女王放下夏夙,怒视轻歌的背影。

    轻歌徐徐的朝夜倾城走去,一步一个血印。

    站在夜倾城面前,轻歌笑着伸出手,“倾城,跟我回北月吧。”

    夜倾城颤巍巍的抬起手,将手放在轻歌手上。

    两手之间,有血盈满。

    “夜轻歌,去死吧。”极北女王冲刺而来,面目狰狞。

    “臭"biao zi",敢动我孙女你试试看!”

    石破天惊般,一道声响,在苍穹炸裂!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