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08章 弦断,琴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提着刀,走至夜倾城将其扶了起来。

    “二剑灵师,有点难对付。”夜倾城眯起眼睛朝极北女王看去。

    轻歌眸光冰冷。

    她的战斗能力虽强,却也不敢大放阙词说能与灵师媲美,更别说是二剑灵师的极北女王。

    何况,夜倾城驭琴能力只处于灵师的阶段,修炼一途,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她们二人就算全力以赴,也难以对抗极北女王,更别说旁边还有一个夏夙在。

    极北女王黑着脸,杀意毕现。

    女人妖媚的视线落在夜倾城身上,勾唇一笑,讥诮的道:“琴神,自你出现以后,极北之地永无安宁,一个月前我便想对你动手,只是你神迹诡秘,难以寻到,谁能想到你与夜轻歌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存在,真是天助我也,让孤王既能得到雪灵珠,还能将你这所谓的琴神给宰了,还我极北安宁日。”

    说至最后,极北女王嚣张的笑了起来,眉目尾部往上挑起,犀利妖冶,却见她将双手缓缓展开,刹那间,身后有漠北的狂风撩来。

    与此同时,极北女王体内的灵气自其身上的万千毛孔迸射了出去,似孔雀开屏般波澜壮观。

    灵气绞杀着飓风,朝轻歌夜倾城二人袭去,彻底暴露出了二剑灵师的实力。

    夜倾城咬了咬牙,再次盘腿坐下,将绝伦古老的伏羲琴风放在双腿之上,一双纤细修长肌肤雪白的手,放在猩红琴弦之上。

    却见晶莹剔透的玉指,拨动着琴弦,似有凄婉之音,从天而降,宛如珠玉落盘,芙蓉出水。

    片刻后,音声拔高,众人仿佛看见一座座无比巍峨的山,接连崩断。

    坍塌之声,震耳欲聋,穿云裂石,其势有排山倒海之状。

    二剑灵师的灵气,像是一团团火,炽热而来,好似会将轻歌二人,削成人彘。

    当灵气与音刃撞击的刹那,琴声戛然而止,一人一琴,翻飞了出去。

    眼见着灵气余波,要再次朝夜倾城二次攻击,轻歌却是暴掠而起,手中燃烧着月炎火的明王刀,被她挥起,与灵气风暴硬碰硬。

    相碰的刹那间,轻歌感觉虎口一麻。

    即便是灵气余波,都将她的五脏六腑都齐齐震颤了一下。

    轻歌咬紧牙关,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握着插在地上的明王刀的刀柄,身子不断的朝后划去。

    她胸口起伏了一下,低头的须臾,鲜血从嘴里流出。

    轻歌猛地站了起来,一手执刀,一手抬起恶狠狠的擦拭了下嘴角的血,猩红的唇,眉间的蓝焰,一瞬之间,似来自丛林的精灵,美丽而妖艳。

    黑眸转绿的刹那,她脚掌朝地上一用力,身轻如燕一跃而起,然,被她踩过的地面,以此为中心,被冻住,结了冰层。

    此冰层,朝四周疯狂扩散而去,其惊人速度,似要将这一片天地给覆盖成冰雪。

    她在漠北上狂奔,软靴所点之地,皆被冰封住。

    破风阵阵,长空撕裂。

    那一把强大泼墨般的弯月形明王刀,锋锐的刀刃挂着妖娆的火焰。

    轻歌掠于高空,双手将明王刀举起,就要朝当头劈下。

    极北女王抬眸,殷红的蝴蝶面具之下,一双眼浓郁着冰冷的笑。

    却见她朝前踏了一步,往侧边移动,躲开了这凶猛的一击,与此同时,极北女王蓦地伸出手,扣住了轻歌的脖颈,将其高高举起,再摔在地上。

    轻歌紧抿着唇,那一片冰雪,转眼消失,可她暗绿色的眸子,氤氲着凉薄。

    极北女王脚步缓慢的朝轻歌走去,诉说着嗜血。

    铮铮然——

    琴声起,极北女王的动作被桎梏住。

    轻歌起身,蓦地瞪大眼转头看去,似曾相识的一抹,血肉模糊的手。

    夜倾城月牙白的长衫,沾染着漠北的泥土。

    她盘腿坐在山丘之上,嘴角悬着妖冶的血,狭长冰冷的眸,没有任何温情。

    她一心沉醉在自己的世界,弹着那张古老的琴。

    琴声依旧,动作也如初。

    白嫩的手,被锋锐的琴弦割开,她似是察觉不到十指连心的痛苦,有条不紊的弹着,过了一会儿,琴声加剧,如狂风,似暴雨。

    她弹琴的动作愈发快,甚至,别人只能看见道道玉手残影在琴弦之上晃过,速度快到极致,还有飞溅的血,像是流不尽的血槽。

    轻歌眼眸幽绿,她微微张大满是血的嘴,雪白的齿也染着红。

    她躺在这漠北干涸枯裂的地上,一颗心,却仿佛被人给硬生生的撕裂开,痛的她要窒息,痉挛,颤抖。

    很久以前,那个女人,也是这样,为了她好,不要命的弹琴,用血来祭奠过去。

    如今,不为人知的灵台府小姐成了极北荒芜之地的琴神,大婚之日被人丢下的姑娘如今能一手搅动四星的风云。

    轻歌以为,过去的酸涩都已经过去了,她能改变现状,故此,当她来极北之地时,一颗心,都是雀跃的。

    站在漠北城外时,她在想,要不要提着一壶老酒,来见这老友?

    可,除了时间再变,什么都没变。

    她以为,都只是她以为而已。

    她还是无能为力,夜倾城还是要为了她弹废掉这一双手。

    琴声加快,雄壮似战场的狼烟擂鼓。

    五脏六腑都在疼,轻歌眸如毒蛇,她站起来,捡起刀,朝极北女王砍去。

    明王刀里,轻歌将所有的灵气都灌入了的其中。

    这一刀,威力无穷。

    极北女王冷冷的回头看了眼夜倾城,侧对着轻歌,她也能精确的伸手攥住轻歌手里的刀,刀的另一端,被轻歌握着。

    轻歌的身体,凝滞于长空。

    极北女王看着夜倾城,冷笑一声,轻蔑的道:“琴神,就这点本事?”

    说话间,夜倾城腿上的伏羲琴,一根根分明的琴弦,忽的全部崩裂,琴骨也从其腿上滑了下去。

    夜倾城双手上全是血,血滴落在衣裳上。

    夜倾城怔愣一会儿,目光呆滞的看了眼伏羲琴,突地瞪大眼,仰起头,蓦地仰头喷出一口血,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凝在空中的轻歌讷讷的看着受到重创的夜倾城和残破的伏羲琴。

    此时,极北女王看向轻歌,将明王刀松开的刹那,轻歌的身体还横在空中,却见极北女王身子一个侧旋,一记鞭腿,打在了轻歌的小腹上。

    轻歌狼狈的从山丘上翻滚了下去。

    “老大……”林崇红了眼。

    “琴神……”王桂花等囚徒则担心的看着夜倾城。

    扶希拦住林崇,低沉的道:“别过去送死。”

    瞳眸之中,星辰乍现。

    扶希皱眉,身体微颤。

    这一劫,究竟是琴神的劫,还是夜轻歌的劫?

    怎样才能化解?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