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06章 普度众生,杀戮炼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琴声铮铮然,似湖面上的粼粼波光,层层浪浪而来。

    凄婉,悲哀,闻者落泪,似是想起了故事里不为人知的酸涩。

    轻歌强制激发天雷劫的动作凝滞了——

    她抬眸,朝远方看去,似有黄色的风暴,在遥远的漠北卷起,一望无际的光景,天与地之间,一道身影徐徐走出。

    轰然!

    音声悲壮了起来,雍门古琴,雄伟之声震耳欲聋,连骨髓和灵魂都在激烈颤抖。

    漠北山丘上的人们,好似身临沙场,金戈铁马,南征北战,英勇的战士们以血肉之躯,造就了这太平盛世。

    骤然,音调往下降,清冽悦耳。

    轻歌眸光微动,眼前场景天旋地转,远方的身影似是从时光的缝隙里走来,优雅清贵,却又残暴嗜杀,她好似看见,冰天雪地之中,高贵的美人抱着红弦琴坐在山巅之上对着日月弹十面埋伏。

    琴声,似狂风骤雨。

    大雪下了好多年,山上的美人青丝染白,回眸的刹那,轻歌看见了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震惊的同时,轻歌脑内的神经仿佛被人用锋锐刀子狠狠挑拨了一下。

    轻歌猛然清醒过来,朝夏夙看去,却见琴声高涨,夏夙手里精致无比的短刀刹那间化为了碎片。

    夏夙下意识的回头看去,椅上的极北女王和三百多恶徒,全都看向同一个地方。

    与此同时,那个脸被轻歌用不死花治愈好的魁梧男人,将地牢打开,把扶希、林崇和牢内的无数囚徒全都释放。

    走来这漠北山丘,烈日当头,炙热如火,扶希站在青阳之中,看向远方,旋即闭上眼,享受这天籁之音。

    云巅幻化成万兽。

    荒漠里,黄烟似海域的涛浪翻滚,身着胜雪白衣的女子一手抱琴,一手弹弦,不疾不徐,优雅的朝这边的走来。

    伏羲琴的琴弦,是猩红的,像是被新鲜粘稠的鲜血染上了颜色。

    女子身材高挑,青丝柔顺的披散,却在刹那间被狂风撩起。

    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国,再顾倾人城

    轻柔的面纱之下,若隐若现的美丽,精致绝伦的五官,面如冷霜的容颜,镶嵌在脸庞之上清潭般的眼,所过之处,寒风凛冽呼啸。

    “琴神——”

    极北女王笑了,转而杀气毕露,“都给我上,杀了她!”

    当即,三百多恶徒朝琴神狂奔而起,苍茫大地不断的颤动。

    漠北山丘,轻歌四肢被桎梏。

    她与美人的视线,在狂风沙尘之中相连。

    天穹似有孤雁飞掠而过,即将被三百多恶徒围剿的美人如冰般的脸上出现了笑,细腻的眼神,深深的看着轻歌。

    刹那间,这天,这地,都不及她半分没。

    夜倾城站在高高的山坡之上,凝望着成群恶徒背后的轻歌,胸腔里那颗波澜不兴的心脏,此刻跳个不停。

    弹指,三百恶徒疾风般过来。

    他们的手里拿着利刃,夜倾城站在山坡上,忽的,却见她有条不紊的盘腿坐下,将竖抱着的伏羲琴放在腿上,一双羊脂玉般纤细雪白的手轻放于红弦。

    她再次将那天籁弹起,从凄婉到雄壮,从优柔寡断的儿女长情到舍生取义在所不惜。

    沙尘暴之中的音刃,好似已凝为实质,铺天盖地,朝无数恶徒们;连轰带炸的袭去。

    音刃过喉,鲜血四溅。

    琴声所过,饮血方归。

    她像是来自神邸的使者,黑眸如雪,囊括万象万物。

    却见她缓缓站起,走下山坡,以其身体为中心,十步距离内不敢有人,一旦有恶徒冲来,即刻被狂刃绞杀至淋漓血雾。

    三百恶徒,死了一半多!

    再无人敢上前,只敢在十步开外的距离虎视眈眈。

    极北女王眉峰疯狂抖动着。

    琴神,竟然如此强大了?

    “琴神,你也想要雪灵珠吗?”极北女王见夜倾城朝轻歌走去,问。

    夜倾城不予理会,琴声戛然而止。

    她抱着古老的伏羲琴,步步逼近轻歌。

    “琴神竟然也对雪灵珠有兴趣,不行,我要去救老大。”林崇急冲冲的就要往外走,扶希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给拉住。

    “相信我,琴神,就算杀尽天下人,也不会动姐姐。”扶希仰头,笑靥灿然。

    林崇犹豫了。

    那侧,山丘上,夏夙看着走至自己面前的琴神,冷下了脸,说:“琴神,你近来声名鹊起,不过也不要太放肆了,这极北,到底是女王陛下的地盘,琴神可听说过一句话,强龙压不住地头蛇?”

    夜倾城站定不动,在两步开外的地方,与轻歌对视着。

    夏夙见此,以为夜倾城是想通了他苦口婆心说的话。

    远处,椅子上的极北女王虚眯起妖娆的眼睛。

    一百多伤残恶徒,将轻歌、夜倾城二人围剿。

    嘭——

    突地,所有人震惊的看见,那个高贵清冷的女子,在夜轻歌面前曲起了腿,单膝跪在地上。

    却见夜倾城朝轻歌伸出双手,抱拳,拱手,一拳一掌碰撞的须臾,漠北的荒芜都惊动了。

    她抬眸,凝望着轻歌,一字一字道:“主子,久等了。”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让时间凝固,静止。

    她是极北之地神话一般的存在,是无数人心中的信仰,是极北女王的眼中沙。

    她缥缈,虚无,甚至世人不知那面纱之下是何等的惊艳,只知,一人,一琴,普度众生,杀戮炼狱。

    可这样尊贵高洁的她,竟是对另一个阶下囚下跪,那一声主子,让人鲜血转冷。

    轻歌在铁链之间,复杂的看着夜倾城。

    她闭上眼,左心房处,不知是心脏还是雪灵珠,鼓荡了起来,酥麻之感传遍四肢百骸。

    不论过去了多久,夜倾城还是和以前一样。

    她应该是天生的王者,可总是在人前把骄傲给了她,让她成为最为璀璨的那一个。

    譬如此时,夜倾城可以风风火火的来,却不用下跪,念主子,知她如倾城,夜倾城怎会不知轻歌把她当朋友,哪怕她的命是轻歌救的。

    然而,她当着极北无数权贵的面,这般做,是给轻歌造就了势头,让她成为比琴神还神话般的存在。

    如今酸涩的笑了——

    夜倾城在极北之地如此之久,不是为了让自己风云天下,而是用血肉之躯为她铺垫天阶。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