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99章 灵师!惊险之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森然地宫里的氛围,尤其阴寒。

    极北女王脸上冰冷的猩红面具,闪烁着凛冽的寒光。

    远处,夏夙站定在原地。

    沉浮变动,天地寂静。

    突地,极北女王的脸再次凶悍了起来,“把人带进来。”

    却见其玉手一挥,紧紧关上的石门再次被打开,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上浮动,直到彻底打开。

    三道人影并肩走了进来,都是魁梧的男人。

    站在中间的男人脸上鼻青脸肿,太阳穴更是鼓了起来,胸膛前连着衣襟有一道清晰的伤口,其身体旁侧的另外两人,将他死死禁锢住。

    林崇!

    轻歌瞳孔紧缩,身体紧绷成一根随时会崩断的弦,担心的看着伤痕累累的林崇。

    被轻歌提在手里的扶希,看见被抓进来的林崇,冷嗤了一声,暗骂道:“真是没用,就知道没我在身边这蠢货就只有送死的份。”

    林崇颓废的耷拉着脑袋。

    在极北女王的地盘,他一个先天八重的修炼者到底太弱了,有扶希在的时候还稍微能躲避久一点。

    说来也奇怪,扶希这小孩,能精确的说出那些恶徒奴才们的位置,林崇便能敏捷的躲开他们。

    可扶希一旦离开,林崇一介武夫就像是无头苍蝇,不过一会儿就被抓住了。

    “夜轻歌,我不想跟你耗。”极北女王说,“这是你的人,对吧。”

    轻歌沉默,闷不做声,事已至此,就算否决了极北女王的话,也没有多大意义。

    如今的她,再如何挣扎,也只是作困兽之斗罢了。

    她本想召唤出火焰龙逃出去,但是,这个时候,怕是四星大陆上许多势力的人都已经知道她夜轻歌被困在极北之地。

    强者们,对龙的气息尤其敏感。

    那是因为他们垂涎龙的强大,希望能契约一头如此强大的野兽。

    然而,轻歌一旦将火焰龙召唤出来,方圆百里,寸草不生,极北女王一族就算覆灭了又如何。

    届时,她会再一次成为四星的众矢之的,无数人想要斩杀的对象。

    若说雪灵珠的诱惑力还不够强大,各大势力之主还能坐得住的话。

    那么,火焰龙一旦出现,杀了她夜轻歌,就能契约一头龙族野兽,还能得到威力无穷的雪灵珠,怕是曾经敬她三分的势力之主,都会想杀了她。

    举步维艰!

    说的就是她。

    如今,权宜之计便是等,等天雷劫的到来,雷巢之中,雷引里的闪电早已蓄势待发,就差一个瓶颈。

    也就是说,天雷劫,随时会降临。

    关于精神师的身份,她也没有隐藏的意思。

    何况,她既然打算双修,精神师之事,迟早会传遍这片大陆。

    既然如此,用天雷劫来手刃敌人,有何不可?

    至于火焰龙,那是她的杀手锏,最后一张底牌。

    不到万不得已,定不会拿出这张牌。

    此牌一出,定是惊天动地,山崩海逆。

    轻歌收回思绪,朝林崇看去,心情沉重了几分。

    她若是孤家寡人一个,事情就会好办很多。

    极北女王往后走,到了林崇身边,手肘拱起,忽的朝林崇的腹部撞去,登时,林崇的身体拱了起来,一口鲜血蓦地吐出。

    轻歌见此,绿眸之中寒意浓郁,却见她提起明王刀,忽的朝极北女王掠去,与此同时,夏夙闪了过来,将轻歌举起的手蓦地抓住,攥在手里的明王刀指着天顶,暗黑如魔。

    轻歌被桎梏住,却见被轻歌另一只手夹着四肢晃动的扶希,瞪了眼夏夙,说:“踹爆他命根子,那里最弱了。”

    轻歌:“……”

    夏夙:“……”

    夏夙立即将丹田里的灵气尽数释放了出来,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束缚着轻歌。

    轻歌看着被打的林崇,咬紧牙关。

    林崇似是害怕自家老大为此事而闹心,被极北女王殴打时,他尽量装作没有事的样子。

    只是,暴打他的人是一个二剑灵师,又怎会没事?

    被极北女王一拳轰在脸部上,林崇头晕眼花。

    轻歌睚眦欲裂,怒火滔天,却见她将丹火内的灵气灌入明王刀,一刀将夏夙的屏障给劈开。

    夏夙愣住,惊诧不已,显然没有想到一个先天十一重的修炼者也能劈开他施展召唤出来的灵气屏障。

    夏夙伸手,就要拦住轻歌,轻歌却是提着扶希,朝夏夙脸上砸去。

    扶希也是鬼灵精怪的很,砸在夏夙脸上后,四肢犹如八爪鱼般抱住了夏夙的脑袋,硬是把夏夙的五官都给压扁了。

    此刻,轻歌飞掠至极北女王面前。

    她将明王刀举起,释放出雷巢里的精神之力。

    利刃灵气为主,意念攻击为辅,杀个措手不及,雷霆乍现。

    然而,当她将锋锐无比的明王刀高高举起时,极北女王娇媚风情一笑,从袖口拿出一把犀利的短刀,抵着林崇的脖子,优雅深情的注视着轻歌。

    女人一点儿也不温柔,反而用深了几分力道。

    利刃将林崇脖颈上的那层薄皮割开,鲜血沿着刀刃流出,一滴滴的落在地上,凝聚为血泊,触目惊心。

    林崇毛骨悚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脖颈上的疼痛让凉意让他止不住的颤抖,瞳孔瞪大,无尽寒意在血液里蔓延。

    轻歌砍人的动作凝滞住,极北女王笑容浓郁深深的望着她。

    “把刀丢了。”极北女王说。

    轻歌一狠心,将手里的明王刀丢在地上。

    极北女王勾唇笑道:“夜轻歌,我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善茬,你杀过的人,也不比我少,咱俩,都不是什么好人,手里都沾染过无数鲜血,从我听到你名字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对你很感兴趣,欣赏你。”

    说话间,抱着夏夙脑袋的扶希被夏夙拽了下来,摔在地上。

    扶希吃痛的揉了揉屁股,呲牙咧嘴的瞪了眼夏夙。

    轻歌似是听见地宫外的风声和牢房里狱卒的唾骂以及囚徒们的呐喊。

    她看着被她丢在地上的明王刀,有一瞬的恍惚。

    当她抬起眸,朝极北女王看去时候,发现极北女王嘴角的笑尤其明媚,那猩红冰冷面具之下,是一具只会杀人的皮囊。

    不,她们不是一样的人。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