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98章 打烂她的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饶她一命?

    轻歌嘴角噙着一抹凉薄的笑,雪灵珠被梅卿尘强塞进她的心脏,若是取出来,那她还能活吗?

    饶是如此想着,轻歌却依旧蹲下了身子将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动作缓慢,她在窥测感应极北女王和那个男人的实力。

    轻歌满心惊讶。

    两个人,竟然都是灵师!极北女王更是二剑灵师!

    怪不得能成为极北荒芜之地的王——

    轻歌站直身体,想着自救的方法。

    椅子侧,男人细细的端详着轻歌,眸子深处漾着凉意。

    “夏夙,你看上她了?”极北女王的声音之中充斥着寒气,仿佛是从九幽地府传上来。

    被称之为夏夙的男人躯体一震,脸色大变,嘭的一声,却见他跪在了地上,低垂着脑袋,“奴才不敢。”

    “不敢?”

    似是忽略掉了轻歌的存在,极北女王将手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挑起了夏夙削尖的下颌,迫使夏夙与她对视,“若孤王给你这个胆子呢?”

    夏夙眉头紧蹙,娇声道:“奴才是女王的人。”

    啪——

    一巴掌,狠辣的打在了夏夙的脸上。

    顿时,那白皙的容颜,出现了清晰的手掌印。

    极北女王瞥了眼夏夙,“真是个没用的东西,这样的货色也看得上?”

    手指挑起,指向轻歌,指甲上的红蔻,别样红,如朝阳晚霞绚丽,“你可知道,她是北月夜家夜惊风之女夜轻歌,与北月先皇之子北月冥自小便有婚约,可她所谓的未婚夫,死在她的手中,北月皇被她打入天牢,她后与浮生境主梅卿尘成婚,举国同庆,大婚当日,浮生境住却是逃婚,之后又与一个姓姬的男子不清不楚……”

    声声严厉,锋锐的好似一把把剑,铺天盖地的朝轻歌身上插去。

    无声的痛,让她的手开始颤抖,匕首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冽的声响。

    轻歌闭上眼,彼时之事历历在目。

    盛世之婚儒雅男人逃婚决然的背影,北月冥对她下药狰狞的面目,北月皇种下双生蛊毒时的残笑。

    还有那雪女山下,她本该平安无事,那个男人,不顾血肉破开的疼痛和随之而来的危险,把雪灵珠塞在了她的胸腔,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情急时刻,若非姬月从天而降,只怕她夜轻歌的心脏,早已被人剜了。

    受尽苦难的那个人,是她!

    可全天下的人都眉飞色舞的来说她的不是。

    此时,极北女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指着轻歌,笑望着夏夙,说:“告诉我,你有没有对这个女人心动?”

    夏夙低头,“奴才心里只有女王一人。”

    “好,很好。”

    极北女王微微俯下身子,呼之欲出的柔软诱惑着人,她抬起手,拍了拍夏夙的脸,笑着说,“我就喜欢听话的宠物。”

    蓦地,极北女王的身体站直了起来,脸上猩红的蝴蝶面具像是灌入了鲜血,她再次指向轻歌,蛇蝎般舔了舔红嫩的唇,说:“去,把她的嘴打烂。”

    夏夙只颤抖一瞬,旋即身姿婀娜的朝轻歌走去。

    轻歌冷冷的看着夏夙。

    夏夙的手上,氤氲着灵气。

    他是个灵师,只要他一想,仅仅一巴掌,就能把脆弱人的脑袋给打碎。

    两人,近在咫尺。

    夏夙比轻歌高出半个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抬起手,缓缓而至,要朝轻歌的脸上打去。

    轻歌紧皱着眉头,眼前有两个灵师在,其中一个还是二剑灵师,先天十一重的她根本就不是对手。

    更何况,她还感应到,在这地宫之外,还有众多先天十一、十二重的修炼者。

    她如瓮中之鳖,砧板上的鱼肉,无路可逃,无路可去。

    幽绿的眸子,泛起凶狂的风暴。

    轻歌随时做好准备,将血魔花的煞气召唤出来,与此同时,虚无之境里的火焰龙蠢蠢欲动。

    她绝不会等着被人打脸。

    这是她的傲。

    杀戮血狼和绛雷蛇,也都蓄势待发,虎视眈眈。

    剑拔弩张!

    然——

    当夏夙的手就要打到轻歌脸上时,一道声音响起,使得他的手凝滞在半空。

    地宫里的石门被打开,一个脸上戴着半张面具的魁梧男人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小孩,小孩穿着有布丁的衣裳,眉眼含笑,青涩稚嫩。

    进来时,小孩朝她眨了眨一边眼睛。

    轻歌:“……”

    男人走至极北女王身边,单膝跪下,将小孩放在地上,道:“女王,这小孩说是您失散多年的儿子,要来认亲……”说到后面,男人声音越来越小,觉得没底气。

    极北女王皱眉,眯眼睛,她何时有个这么大的儿子?

    扶希屁颠屁颠的到了极北女王的跟前,匍匐在女王的腿上,一面摸腿儿,一面歇斯底里的凄声喊着,“娘,你不能不要我啊。”

    这眼泪,说来就来,扶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鼻涕泡子全都抹在极北女王的腿上。

    极北女王擒住扶希的后衣襟,轻轻松松的把扶希给提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扶希一番,脸色突地大变,把扶希往地上一砸。

    却见她眼神凶狠,玉手朝魁梧男人的方向一挥,灵师的灵气锋刃自指间迸射而出,轰炸在男人身上。

    男人被大卸八块,鲜血在地上流淌。

    扶希身体摔在地上的刹那,体内器官仿似都狠狠颤动了一下。

    “没用的废物,这种骗人的小把戏也信?”

    极北女王走至扶希身边,抬起脚,一脚就要踩在扶希脆弱的身体上。

    骤然,狂风暴雨般,一道身影暴掠而来。

    明王刀赫然而出,猛地朝极北女王的脚踝砍去。

    极北女王堪堪将脚移开,轻歌迅速蹲下身子,再次把扶希给提了起来,怒瞪了小孩一眼。

    小孩呲牙天真无害的笑着。

    “果然,这小畜生是你的人,对吗?”极北女王笑了,妖娆娇艳。

    轻歌一手拎着小孩,一手拿着明王刀,周身灵气涌动,只见她绿眸闪烁着寒光,刹那间,整座地宫都被冰层覆盖,月炎火愤然窜出。

    冰和火的相融,守城囚徒的救赎。

    极北女王认真的看了轻歌许久,忽的仰头大笑。

    笑够了后,极北女王的目光落在轻歌脸上,“真是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啊。”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