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97章 极北女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背靠着坚硬墙壁坐在牢房里的少女,听到那道声音,额前的几缕白发间,蓦地抬起那双充斥着煞气的血眸,朝狱卒看去。

    似出鞘宝剑般无比的锋锐。

    只一瞬,五大三粗的狱卒灵魂一颤。

    那样的眼神,似藏毒的罂粟花,让他沦陷,将他吞噬。

    当他反应过来时,蓦地一怒,拿闪烁着寒光的钥匙打开了牢门,走进铁牢之中,野蛮粗鲁的想要去抢轻歌手里的牛皮纸。

    轻歌将牛皮纸攥在手里,被铁链桎梏着的双脚忽的往上一抬,夹住了狱卒的脖颈,而后往旁边侧倒,将狱卒砸在了地上。

    魁梧凶猛的狱卒似是还要挣扎,轻歌移开脚,忽的,灌入了汹涌灵气的脚,踹在了男人戴着半张面具的脸上,竟是把狱卒踹飞了出去,巨大的身体狠狠的砸在了铁牢上。

    其他几十个狱卒,全都朝这边看来,将这一方小型天地的牢房给围剿了起来。

    被轻歌踹飞的那个狱卒气势汹汹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眼见着氛围如火如荼,轻歌却是将握拳的手高高举起放在男人的面前,而后将手舒展开,掌心里是一团被揉皱的牛皮纸,隐约可见七星齿轮倒映出美丽流火。

    “你是要这个吗?我给你。”掩藏在白发间精致的脸庞浮现起嫣然的笑。

    男人停下脚步,看着轻歌掌心,就要伸手去拿,忽然,但见轻歌手上的一团牛皮纸,自燃起妖娆的火焰。

    这火焰,似有灵性般,朝男人的脸庞扑去。

    火焰将男人的脸,烧的面目全非,那张面具,瞬间成为灰烬,一眼看去,血肉模糊。

    其他人全都惊诧的看着这血腥的一幕,甚至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轻歌嘴角噙着浅浅淡淡的笑容,眉目却都氲着杀人的冷肃。

    男人因脸上的痛苦在地上滚来滚去,双手捂脸,无尽的鲜血源源不断的从指缝里流出,一声声野兽般的低吼,不断的响起。

    轻歌淡淡的看了眼桎梏自己的四肢的铁链,凝眸,心身微动,精神之力倾巢而出,如刀似剑碾压过去,登时,四条铁链和手腕脚踝上的铁圈成了碎片,在狂风之中乱舞。

    她如修罗死神,步步生莲的朝牢房外走去,狱卒们拿着刀剑指着她,却是不敢轻举妄动,都动作统一的往后倒退。

    “愣着干嘛,都给我上,若是女王知道了,大家都别想活!”

    狱卒之中,不知是哪个男人突地道了声。

    顿时,几十个狱卒在狭小的牢房里全都朝轻歌扑去,其他的狱卒,也都前仆后继迅速的来这边。

    轻歌赤手空拳,纤细娇嫩的身子却是爆发出了无穷大的力量。

    眼眸转绿的刹那,一手控冰,一手驭火,所过之处,冰雪成灾,大火无边。

    无数狱卒扑来时,她身手敏捷,如鬼魅般曲下身子自下端滑了过去,在狱卒等人的后面,她从后用手臂圈住了一个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按住此人的脑颅。

    咔嚓一声,脖颈断裂。

    把男人的尸体丢在地上,轻歌一眼便瞄准了兵器台,飞掠而至,一脚将施展酷刑的兵器台给踹了起来。

    顿时,刀枪剑戟各种兵器飞掠长空,一连贯穿了许多人的脖颈。

    轻歌将兵器台旁的一条蛇鞭拿了下来,她徐徐往前走着,如临森罗地狱,无数狱卒扑来,她一个鞭子扫去,便要了几条命。

    柔软的蛇鞭在她手中,宛如坚硬利刃,无所不至。

    好在这是牢房,通道比较小,狱卒人越多,越是混乱。

    这样的战斗,她一人反而得利。

    众狱卒堵在口子上,手忙脚乱。

    轻歌回想起那张描绘着牢房地图的牛皮纸,轻歌眸光微闪,迅速进了另一条道子。

    速度快到极致,以一种幽灵般的身影,躲开了层层狱卒,贴着牢房门,走过了各种口子。

    终于到达最后的一扇门,就差临门一脚。

    轻歌攥紧了鞭子,一鞭子朝红漆门甩去。

    当即,这扇门在蛇鞭的威力下,粉碎成了渣渣。

    然而,轻歌没有逃跑即将成功的喜悦,心思反而愈发凝重。

    门碎后,一道星辰之光,照射了进来。

    刺眼——

    轻歌眯起眸子。

    流光消失,轻歌站在门槛处,冷冷的看着门那边的景致。

    漆黑的空间,像是地宫,到处都是阴测测的。

    一张紫色的软皮椅上,妖冶丰满的女人斜躺在榻子上,一条腿或是曲起,或是伸展开,自贴身袍摆的开叉地方露了出来,雪白修长,俨然是个人间尤物。

    女人的脸部上半部分,罩着半张蝴蝶般的面具,这猩红的面具,只覆盖了女人的双眼,挺直的琼鼻和殷红的唇性感无比。

    紫皮椅旁侧,身着黛绿长衫的男子屈膝跪在地上,纤细如玉的双手放在女人的身上为其按揉双肩。

    男子青丝柔顺的垂下,只用一根胭脂色的长绳松松垮垮的绑住。

    那衣衫,也穿的不正经,及大腿,衣衫尾端有流星装饰往下垂着,上身处,衣襟敞开,露出了细腻柔滑似羊脂玉般吹弹可破的肌肤,锁骨诱人,香颈绯色。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夜轻歌,今日一见,传言果真非虚,就连我的奴才们,都奈何不了你。”

    女人涂着红蔻指甲的手撩拨了下额前的碎发,蝴蝶面具里透露出来的狭长凤眸,绝色冶丽。

    轻歌视线冰冷的看着一男一女。

    “女王殿下,我看你印堂发黑,是纵欲过度得花柳病了吧?”轻歌讥诮的道。

    紫椅上的女人俨然就是极北女王,至于那比女人还女人的男子,看来是极北女王后宫三千佳丽之一吧,也有可能是林崇所说的,最受宠的一个面首。

    当轻歌将话说完,四周的温度好似都忽然下降了起来。

    极北女王眯起眼眸,笑得杀气毕露。

    了解她的男人停下了按摩的动作,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小精致的匕首,朝轻歌丢去。

    匕首落在轻歌身边,轻歌双手微微攥紧。

    “自己动手吧。”

    男人的声音,甚是娇柔,“女王陛下见不得血腥的场面,你速速把雪灵珠取出来,陛下心情好,说不定能饶了你一命。”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