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92章 夜倾城的劫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云娘的信?

    轻歌一怔之后连忙自徐旭东手里把烫金信笺接过来,旋即打开,白纸黑字洋洋洒洒龙飞凤舞,狂放不羁间又有一些娟秀,的确是云月霞的字不错。

    轻歌瞥了眼人畜无害的扶希,似是想到了什么,心思沉重的将信上的字看完。

    云月霞说,她与释音占卜时发现夜倾城有一劫,至于能不能逢凶化吉,难说。

    但是,据富贵堂的消息,极北之地最近没什么大灾大难,琴神也没多大的动静。

    信纸被轻歌揉皱,月炎火将纸燃烧为灰烬。

    徐旭东朝轻歌拱起双手,郑重道:“夜姑娘,我回去复命了。”

    轻歌轻点了点头。

    徐旭东跃上烈马,攥紧缰绳,一声怒喝后朝漠北城外驰骋而去,林崇、方辉二人再次将城门打开,使其畅通无阻。

    轻歌站定在原地,若有所思。

    扶希脸上的笑尚未褪去,反而愈发浓郁。

    红衣见轻歌心情沉重,便走了过来,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轻歌摇了摇头,突地面容凝重的走至扶希面前,一把揪住扶希衣领将扶希给提了起来,转身朝偏僻之处走去。

    少妇以及漠北城的其他人似是害怕扶希遭受危险,想要跟上,红衣走至这些人面前,将手伸出拦住了他们,“扶希不会有事,她还不至于对一个小孩动手,何况,就算她想杀了扶希,你觉得你们去了有用吗?”

    少妇望着轻歌渐行渐远的背影欲言又止,却是没说话,滞留在原地。

    林崇、方辉骑着马儿来到了府邸之处。

    红衣回头,复杂的看着轻歌。

    她与其他人一样,不明白轻歌的所作所为是什么意思,但是一路走来,潜意识让她相信这个屡屡创造奇迹的女子。

    嘭!

    东南偏僻处,轻歌将一间屋子的门粗鲁的踹开,走进房内,站在中央,将扶希放在桌上。

    扶希坐在檀木桌上,双腿在桌外荡着。

    却见他仰起头,笑眯眯的看着轻歌,一双眼好似都要弯成了月牙儿。

    轻歌气息冰冷,“扶希,你是占卜师对不对?”

    此言一出,屋内的氛围好似沉重了许多。

    扶希脸上的笑容僵住,片刻后缓缓消失,他面瘫般沉着脸,淡棕色的眼再也不纯粹,而是如野兽般凶狠,眸子里闪过睿智之色。

    他像是个天生的帝王,身下的那张桌子,成了他君临天下的龙座。

    小孩的眼眸,刹那间慵懒妖冶了起来。

    亦正亦邪,雌雄难辨。

    须臾,小孩的脸上再次扬起了灿烂的笑,一双眼睛好似都笑成了两条缝儿,“姐姐,你说什么呢?占卜师是什么呀?”

    “别装傻。”轻歌气息骤然降冷。

    “装什么傻呀?”小孩依旧笑着。

    轻歌冷笑一声,突地伸出左手,抓住扶希的脚踝,毫不客气的将其提起。

    扶希脑袋朝地,头昏眼花的。

    轻歌摇晃了几下,却见扶希的衣裳里,掉出了一本书。

    那本书方方正正,被麻布小心翼翼的包了起来。

    轻歌将扶希放在地上,扶希就要去抢这本书。

    轻歌却是快他一步,玉手一捞,轻轻松松的就把书连着麻布给拿了起来。

    扶希见抢不到,也不再不死不休,低着头,如石雕般站在桌旁一侧。

    轻歌把包着书的麻布给掀掉,露出一本古老的书。

    明月囚歌!

    轻歌眼神犀利了起来。

    这本书,是为数不多的明月囚歌的拓印之一。

    轻歌拿着书,放在桌上,朝扶希看去,“你还想说什么?还要装傻?你虽小,心思却是难测,我也没有恶意,只是你若真要跟着我,必要知根知底不是?谁也不希望有个来历不明的人在自己身边,还要每日提心吊胆。”

    扶希头又低了几分,他还是不说话。

    轻歌轻哼了声,自旁侧拉过一张椅子,顺其自然的坐了下去,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细腻柔滑的手放在膝盖上,虎口处的妖王印记明艳美丽。

    她细细的端详了扶希许久,道:“占卜师并不是什么不能见光的秘密,不你若诚心想钻研这一领域,也并不可耻,我有两位朋友,在占卜领域都有很大的成就,你若想,离开极北之地,我可以带你过去,让你和他们一起探索占卜。”

    至此,扶希冷漠的双眸突地一动。

    他猛地抬起头,双眼发亮,“此话当真?”

    “我是谁?”轻歌嘴角噙着一抹薄凉的笑。

    “夜轻歌。”扶希公式化的回答着。

    轻歌继而笑道:“夜轻歌有骗过人吗?”

    “没有……”

    回答完后,扶希狂喜,眼底都是满满的热切之色。

    他欢快的手舞足蹈,又揩油似得跃上桌子一双满是污垢的爪子捧着轻歌的脸,在眉心的蓝焰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

    寄宿在轻歌体内的魇看见这一幕,立即抬起双手,捂住了脸,哦不,是捂住了骷髅头,一面摇头叹气,一面道:“真是世风日下,连小杂碎都这么聒不知耻了,要是姬老大在这,这小王八羔子怕是见不到明日美丽的太远,啊,多么美丽的太远……”

    说至最后,这玩意儿还声情并茂的唱了起来。

    轻歌:“……”

    她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当初她脑子究竟为什么会抽风,答应暂时让这跟老大妈一样罗里罗嗦叽叽歪歪的骨架寄宿在体内?

    后来,轻歌把扶希扛在肩上走了出去。

    一扫适才的阴霾,扶希都乐开了花儿。

    轻歌眸子微暗——

    夜倾城曾经救过扶希一次,扶希无意得到过一本明月囚歌的拓印,便走上了占卜之道,而他更是占卜出了夜倾城危险的消息。

    “你什么时候占卜出琴神有危险?”轻歌问。

    扶希道:“半个多月前,我还在漠北城外的时候,占卜出这条线索后,我就想回到极北之地,奈何漠北城的城门整整一个月都没有打开,直到你们来此历练,城门竟是开了。”

    轻歌诧然不已。

    扶希在半个多月前就占卜出了,而云月霞和释音算是在占卜之道上颇有造诣,饶是他们也只是在三日前占卜出这件事……

    按照云月霞的性子,一旦占卜出这件事就会立即派人骑快马来漠北城传消息,不会有片刻的耽搁。

    徐旭东骑的是千里驹,从青石镇到漠北城,至多三日。

    故此,三日前,是云月霞占卜出此事的准确日子。

    可扶希比他们还要早。

    云娘曾说过,占卜师的能力,取决于占卜师占卜一件事的速度以及准确性。

    轻歌倒吸了口气。

    扶希的占卜天赋,如此之高!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