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91章 云娘来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视线,全都落在扶希身上。

    扶希揪着少妇的衣角,偏头一笑,“大家都不要那么残忍啦,捆蛇皮袋里丢去喂狼就好啦,我想蛇林里的那群蛇,应该很饿了才对。”

    天真无邪,烂漫纯粹。

    轻歌:“……”

    众人:“……”

    少妇眸光闪烁了一下,旋即蹲下身子,捏了把扶希的脸,“扶希不能这么坏。”

    扶希两眼泪汪汪,委屈的说,“扶希可善良了。”

    少妇垂头丧气,“罢了罢了,你开心就好。”

    扶希眯起眼睛一笑。

    突地,扶希挣脱开少妇的双手,到了轻歌跟前,他身高及轻歌腰部,却见他仰着头看着轻歌削尖的下巴,伸出手攥住了轻歌的细嫩的手,还调皮的晃了晃几下。

    轻歌疑惑的看着扶希。

    扶希拉着轻歌的手朝府邸的偏僻角落走去,他见四周没人,这才停了下来。

    “姐姐,你是要去找琴神吗?”扶希问。

    轻歌眼皮猛地抖动了一下,“为何这么问?”按捺住内心的惊涛骇浪,轻歌风轻云淡的说。

    扶希道:“几个月前,我与琴神有一面之缘,我问她为什么要来极北之地,她说,她为了一个姑娘,想要变强……”

    那个姑娘,有一头异于常人的白发,总是单调的穿着血衫,黑袍,眉间印着血魔花,气场强大,谈笑间杀人灭国……

    扶希笑眯眯的问:“姐姐,你是北月帝国的侯爷,夜轻歌是吧?”

    轻歌虚眯起眸子冰冷的看着扶希,扶希年纪不大,总是笑,但骨子里却是嗜血的,不仅如此,小孩的心思缜密出人意料。

    扶希似是没察觉到轻歌的神态变动,继而笑道:“我从小便待在漠北城,直到遇见琴神,才想去四星的各个地方闯闯,我很好奇,琴神口中的那个姑娘是谁,故此,当我以为娘亲被那个男人残害后,便离开漠北城,去外面历练。”

    “我四处走访,打探消息,四星上拥有白发的人不多,你便是其中一个,尤其是能融炼血魔花的人,当世就只有你夜轻歌一个。”

    “我得知你是迦蓝学生,要去历练,最后历练的地方便是极北之地,我便想回来,途中,我听说你得到了雪女传承,雪女是古战场的尊后,操控五行之火第三境地的幽焰火而闻名天下。”

    扶希示意轻歌蹲下来,他的手指,指着轻歌眉间的蓝焰,说:“你的血魔花,是不是被幽焰火的火种给封印了?”

    “说吧,你的目的。”轻歌淡漠疏离的道。

    她是个很喜欢小孩的人,但那种小孩仅限于夜菁菁这种,心思单纯,没有城府。

    她也的确佩服扶希的心思,但她不喜欢自己的一切都被人窥视的状态。

    恐怕,谁也不会喜欢。

    小孩不说话,似是在酝酿措辞。

    半晌过去,小孩的脸上浮现一抹粲然的笑,却见他靠近蹲着的轻歌,伸出双手,温柔的抱住了轻歌,污垢下粉嫩的唇,在轻歌额间深深落下一吻。

    “我代表漠北城的子民,谢谢你救我们于水火之中。”扶希道。

    轻歌望着扶希的眼神柔和了几分。

    扶希心思可能不那么纯粹,但这跟他的生长环境也有关系。

    他不是富家公子哥,没有养尊处优的生活,在这大漠,极北荒芜之地,他这样缜密的心思,反而能护住自己和家人。

    “带我一起去找琴神,好吗?”

    扶希说,“当初琴神让我免受灾害,琴神现在有危险,我想去拉她一把。”

    “琴神有危险?什么时候的事?”轻歌的神经蓦地紧张了起来,她下意识的抓住了扶希的双肩,力道不由的加重了一些。

    扶希吃痛,却是笑嘻嘻的,“琴神是极北之地的特殊存在,她嫉恶如仇,以音杀人,极北之地的恶徒全都死于她手,这些恶徒并不是涣散的,而是有一个体系,在金字塔顶端的那个人,是极北之地的王,琴神的做法激怒了那个人,那个人要对琴神动手,可如今的琴神却什么都不知道。”

    轻歌皱眉,半信半疑,更多的却是担心夜倾城的处境。

    去迦蓝之前,轻歌有拜托夜家夜无痕等人注意极北之地的动向和夜倾城的安慰,不仅如此,富贵堂以及云月霞、释音公子都会留意夜倾城。

    若夜倾城当真出事,她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才对——

    轻歌头疼欲裂,眼神落在了扶希身上,问,“此事你是如何得知。”

    扶希神秘的道:“天机不可泄露。”

    轻歌:“……”

    轻歌泯然,牵着扶希往外走。

    扶希应该不会拿这事跟她开玩笑才对,更何况,夜倾城于她来说,是生命里尤为重要的一个人,哪怕扶希这些话的真实度只有百分之十,她也会为了这百分之十的可能不要命的去找夜倾城。

    夜倾城为她将弹断双手。

    她不会弹琴,但她会,杀人!

    “带我去,好吗?”小孩不依不饶的问,“你不同意,我就偷偷的跟过去。”

    “你娘会同意吗?”轻歌问。

    “我想做的事,我娘都会支持。”

    轻歌沉默半晌,道:“跟我走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路上带你这小破孩儿很麻烦,不然如此,你给点带路费给我。”

    扶希脸上才浮现欣喜的笑,听见轻歌的话,转瞬又恹了起来。

    他从腰间拿出一个锦囊,肉痛的放在轻歌手里,泪汪汪的说:“这是我的全部家当,都给你了。”

    轻歌打开锦囊,锦囊里面,只有两个孤零零的灵气丹。

    不由的大笑,轻歌在小孩委屈的注视下,将锦囊丢进了空间袋里,她伸出手,揉了揉小孩脑袋,“好,带你走。”

    小孩喜逐颜开,眉眼都噙着笑。

    远处,响起了男人的惨叫声。

    被轻歌砍断了双臂的男人,被丢进了蛇林。

    转眼间,无数条蛇覆盖了男人的身体,吞噬,啃噬——

    “丫头,去开城门,城门外有你的人。”此时,魇的声音在轻歌的脑海里响起。

    轻歌诧然,她的人?

    沉默了一阵子,轻歌抬眸,寒光闪烁,“林崇,方辉,去开城门。”

    林崇、方辉二人虽疑惑不解,却还是回到城池边沿,将巨大的城门打开。

    一匹马,一个人。

    “夜姑娘可在此?”那人问。

    林崇点头,回头一指,“那座府邸前的白发姑娘就是。”

    徐旭东?

    轻歌眸光闪烁。

    徐旭东一路狂奔至轻歌跟前,跃了下来,从袖子里拿出一封烫金信笺,递给轻歌,道:“夜姑娘,云娘的信,千里加急。”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