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89章 今天,谁也别想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孩双手捂嘴笑嘻嘻的,看似天真无邪,眼底却是划过一道凛冽寒光。

    深坑血泊之中,男人身体痉挛,痛不欲生,那张其丑无比的脸庞,五官皱在一起,似野兽般扭曲。

    他怒目圆瞪,恨恨的望着轻歌,却是在轻歌来临之时,心,被恐惧惊惶包围。

    轻歌面无表情的站在男人跟前,手里的明王刀放在他肩上,明王刀猛地往下一劈。

    男人的臂膀被她活生生砍断,血溅三尺。

    木车上的小孩似是不敢看这血腥一幕,立即闭上眼,转头看向红衣时却是张开双眼,嘴角蔓延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好恐怖哦。”

    红衣:“……”

    这小孩鬼灵精怪的,眸子里分明盛着复仇后的酣快淋漓。

    紧抿着双唇,红衣转头朝林崇看去,欲言又止。

    自从林崇跟着轻歌后,本身实力一路高歌前进,虽然还只是在先天八重,但是其身体里蕴藏的力量、潜力和爆发性,无人能及。

    林崇双眼,如魔,尽是杀意。

    红衣敛起眉目,仰头叹息。

    深深的无奈。

    一路走来,她似乎越来越没有话语权了。

    深坑前,轻歌在男人身上擦拭着漆黑明王刀上的血迹,男人痛的脸色惨白嘴唇干涸,整个人像是癫痫般不住的发抖。

    轻歌嗤笑,“说吧,杀了多少人。”

    男人闷不做声。

    轻歌也不急,优哉游哉的把明王刀放在了男人的另一边臂膀上,“不想说也行,不过……”

    其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男人似惊弓之鸟般暴跳了起来,然而浑身是伤还断了一条臂膀的他,只是在深坑血泊了弹跳了一下便如死狗般奄奄一息。

    喉结滚动,男人不断的吞口水,目光紧缩,恐惧的望着近在咫尺的明王刀。

    “几十个……”

    男人嗫喏的说。

    氛围顿时沉重了起来,小孩掩着嘴笑的花枝乱真,老人家闭上眼的时候浑浊的泪水自泪沟滑下来。

    漠北城的其他人,嘴角还粘着轻歌的马血,此时已经成了暗沉的深褐色,他们低着头,沉默,一言不发,可心底里的恨意,只增不减。

    漠北城的适龄姑娘们,全都悲惨的死了。

    一些嫁做人妇的姑娘,也被这个男人硬生生抢走,丈夫自然不肯,争夺时,被男人给杀了。

    轻歌低头,与男人对视,倒在深坑里的男人,目光有些闪躲。

    轻歌冷笑,突地发狠,手中的明王刀加深了力道。

    顿时,男人的另一条手臂,被硬生生给斩断。

    “啊——”

    男人痛苦的嘶吼着。

    “别说谎。”轻歌冷冷的说。

    男人愤恨的瞪着轻歌,转瞬却被惶恐取而代之。

    急促沉重呼吸片刻后,男人说,“三百六十七个。”

    众人,全都错愕的看着男人。

    他们只以为,男人只是残忍杀害了漠北城的一些子民而已。

    轻歌勾唇,“理由呢?杀人理由。”

    看起来,男人并不想回答轻歌这个问题。

    不过轻歌的明王刀,已经悄无声息的贴上了男人的脖颈,回不回答,已经不是他说的算了。

    男人闭上眼睛,似是在回忆前尘往事。

    许久,男人幽幽来说——

    “我杀的第一个人,是徐大娘的女儿,徐大娘的一家,是我的邻居,自我出生开始,便笑话我长相丑陋,娶不到媳妇,而她女儿如花似玉,及笄后,提亲的人就差要踏破她家的门槛。”

    “我爱慕那个美丽的姑娘,日日夜夜在墙缝里窥探她的音容笑貌,被她发现后,她竟是让未婚夫来羞辱我,打的我头破血流。”

    “我心生怨恨,趁着夜黑,徐大娘夫妇出去时,想把她给办了,谁知她挣扎的时候,我不小心用枕头把她给憋死了,此时,徐大娘夫妇回来了,我无可奈何,只得一错再错,把徐大娘夫妇也杀了,后来一把火,将一家三口的尸体和屋子都给烧了。”

    “第二个人,是年迈的村长,他是个好人,可他发现了我的秘密,知道我杀了人,他的儿子贪得无厌凌强欺弱,我杀了他,我没错。”

    “……”

    “我得到机缘,突破到先天十二重,在旅途上遇见了一个女人,她跟别人不一样,不嫌弃我丑陋,没有异样的眼光,我想娶她为妻,她说她家在漠北城,她还说她的丈夫,可以不英俊,也可以不气自华。”

    “我以为她爱上了我,暗示我,让我娶她为妻。”

    “后来,我后来了漠北城,她却有小孩了,她不愿意跟我走,成为我的妻子。”

    那日争执不下,女人愤怒之余,说,你觉得你有什么自信,认为我会爱慕你?

    这句话,彻底将内心卑微的男人激怒。

    “她怎么能那样说我?”

    男人满眼热泪,悲哀的怒吼着,“是她当初告诉我,她未来的丈夫可以不英俊的,可她最后,还是嫌弃了我的容貌。”

    整座空城,好似因男人的哀嚎而颤抖。

    轻歌把明王刀抽了回来,男人的脖颈上有一条纤细的线。

    她居高临下,嘲讽的看着兀自哭泣的男人,“所以,你就把这个美丽善良的女人给杀了?”

    男人止住抽泣,滑稽的朝轻歌看去,说:“我怎么舍得杀她,我爱她啊,虽然我愤怒的想杀了她,可我舍不得啊。”

    男人想要双手抱头,突地惊恐发现,他的手呢?

    他的手不见了,被这个冷酷无情的姑娘斩断了。

    轻歌眼底闪过欣喜之色,按照男人的话来讲,那个女人没有死。

    那么,其他人呢,其他人是不是还活着?

    “她在哪里?”轻歌问。

    “地下密室。”男人说。

    轻歌转头朝还在傻笑的小孩看去,说:“快,去地下密室找你娘。”

    小孩脸上的笑蓦地止住,他怔怔的看着轻歌,许久,猛地朝男人的府邸狂奔而去。

    其他人见此,醒悟过来,想跟着男孩去地下密室。

    忽的,一把刀,将那辆木车劈断。

    众人蓦地转头看去,男人魁梧雄壮的背影在尘烟里出现。

    男人拿着刀,回过头,凶残道:“今天,谁也别想走。”

    轻歌回眸。

    林崇?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