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88章 谁也别想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尘烟翻滚,龙卷灵气的中央。

    本该战个鱼死网破的女子,竟是堪堪盘腿坐了下来。

    却见她将明王刀插入地中,双手放在两腿上,眸子闭上,雷巢里的精神之力疯狂而动。

    面对席卷而来属于先天十二重强者的灵气风暴,轻歌双眸睁开的刹那,幽绿寒光稍纵即逝。

    凛冽的气势无法阻挡,精神之力犹如刽子手中的刀,一路高歌前进,竟是将那灵气锋刃风暴给硬生生的撕裂开。

    观战众人心脏好似都猛然颤抖了一下,他们仿佛听见了灵气破裂的声音。

    灵气,破裂?

    是吧,难以想象的一件事,可就这样,奇迹般的发生了。

    就在他们的眼前——

    轻歌额上冷汗涔涔而落,脊背上从毛孔里溢出来的汗水将袍子衣裳都给浸湿了。

    精神之力的消耗,需要强大的意念。

    轻歌在跌跌撞撞的血路上,有惊人的发现,精神之力一旦在战斗时消耗,再从雷巢里衍生出来的精神之力,会更加强大精纯凝固。

    轻歌面前不远处的男人,在释放而出的灵气风暴被精神之力粉碎时,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轻歌,震撼着。

    他从未见过这般简单粗暴的战斗,光是在那里坐着,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将一个先天十二重修炼者倾巢而出的灵气彻底碾压。

    能做到如此,唯有——

    精神师!

    男人兔牙在外双唇,蔓延出了触目惊心的鲜血。

    他一手攥着狼牙棒,一手捂着胸口,瞪着盘腿清贵坐着的少女,脱口而出,“你是精神师?”

    此话一出,其他人全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呈一派石化状态。

    红衣手指微颤,愣住,她下意识的转头朝林崇看去,正见着林崇朝这边看来,都在对方的瞳眸里看到了震惊之色。

    恍然大悟!

    怪不得从冰谷到漠北城,一路厮杀不断,野兽不休,轻歌连刀都不用拿,只要挑挑眉头就能将野兽巨大的身躯爆裂,再将他们的魔兽晶核和兽丹收纳进空间袋里。

    原来,她是精神师!

    不是他们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只是不敢去想。

    饶是到现在,红衣和林崇都觉得不真切。

    精神师和灵师属于两个极端的存在,自古以来,没人能够做到同时修炼两种。

    何况,精神师要满足的先天条件,雷巢就不必说,人人都有,至于这雷引,却是看上帝的心情。

    四星史上,即便是有人尝试着过同时修炼精神师和灵气,只是才刚刚起步,想法尚未饱满,自爆身亡的结局却是警戒后人不可再走此路。

    结局无非一个字,死。

    红衣削薄红嫩的双唇微微张开来,胸口起伏加剧了几分。

    她竟然亲眼看见了精神师和灵气双修的怪物!

    “红衣姑娘,此事不可透露出去。”林崇好似回到了最初的时候,凶神恶煞,气势汹汹,杀机隐隐!

    红衣皱眉,不解的看着林崇,冷说了声,“林崇,你红衣姐是那种大嘴巴的女人吗?你这样说我可就不开心了。”

    顿了顿,红衣双眸蓦地瞪大,诧然的看着林崇,倒吸了口冷气,“莫不是……你想……”

    林崇垂眸,手里拿着一把锋锐的刀。

    这把刀是轻歌所炼制的,当初学院之战前,轻歌赠送给了林崇,以及刑天战队的所有成员。

    “今天,漠北城的人,谁也别想活。”林崇残虐的说。

    红衣皱眉,看了看林崇,又望了望轻歌,叹了口气。

    “迦蓝学生都是自己人,你不能动他们。”红衣压低声音,说。

    林崇冷笑,“红衣姐,我信得过你,并不代表我信得过其他人,迦蓝学生,除了老大和你,我都会杀光。”

    “夜姑娘不会同意的。”红衣眉头紧蹙,死锁。

    “我这是为了老大好。”林崇脸庞颇为扭曲。

    红衣抿唇。

    此时,盘腿坐着的轻歌徐徐站了起来,一双潋滟狭长的凤眸,凝视着男人,眼底的杀气,滔天而起!

    男人不断的摇着头,“精神师?怎么可能有人双修?你一定是使了什么妖术对不对?”

    轻歌不予理会,自顾自的将插在地上的明王刀给拔了出来,拖着明王刀,逼近男人,嘴角一抹嫣然笑靥。

    突地,轻歌凝眸,将丹火内的灵气,全部释放了出来。

    没错,是全部!

    轻歌腹部内,有两簇丹火,一红一紫,与别人的丹田截然不同,不仅能吸收最是精纯的灵气,储存量更是别人的好几倍。

    然而,平时轻歌只能释放出紫色丹火内的灵气

    且,她战斗时,不会把自己的灵气歇斯底里的送出去,丹火不比雷巢,一旦枯竭,会和丹田一样,损坏自身。

    而这一次,源源不断的灵气,从紫色丹火里涌出,绞杀天地,撕裂长空,铺天盖地,似凭空出现的牢笼,桎梏囚禁着牛眼兔唇的男人。

    灵气在他周围呼啸,男人似要窒息,脸上却爬满了惊恐,一颗跳动的心脏,此刻更是因害怕而不断收缩。

    幽风撩起了男人的乱糟糟的头发,当男人的头发碰触到凛冽灵气时,像是陷入了齿轮之中,“咔嚓嗤嗤”几声,男人的头发竟是被灵气给绞断了。

    男人偌大且往外凸出的眼睛不由的紧缩着,他看着近在咫尺卷起风暴的灵气,喉结滚动,咽了咽口水。

    若是这灵气再度收缩,只怕,他的身体再强悍如磐石,都会被绞成一团软泥。

    想至此,男人汗毛倒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嚓嚓——

    明王刀刀尖随着轻歌往前行走,不断的在地上拖着。

    声音戛然而止。

    轻歌在男人面前停下,她缓慢的抬起手,纤纤玉指自凛冽灵气之中伸进,蓦地抓住了男人的脖颈。

    隔着一场灵气风暴,她讥诮的观望着风暴内害怕得发抖的滑稽男人。

    男人被轻歌自风暴里提了出来,那场风暴,犹如万千刀剑,让男人遍体鳞伤。

    嘭!

    男人被轻歌砸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男人身上伤口里流出的血液在深坑之中凝为了粘稠的血泊。

    男人不再如君王一般坐在轿上,甚是狼狈落魄。

    自红衣手里摔在地上的小孩灰溜溜的爬了起来,一手指着滑稽可笑的男人,一手掩嘴,烂漫的笑了起来,“叔叔,你的样子,好像一条狗哦。”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