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84章 嫉恶如仇,杀人如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听虎子和明日香说要把轻歌留在烈云佣兵团,屠烈云面无表情,烈云佣兵团的其他成员都是脸色骤变,眉头紧蹙。

    如今的轻歌,就像是个灾星。

    虽说把轻歌留在佣兵团,轻歌会少几分危险,可佣兵团却是如临大难,他们当然不开心。

    兴许,当初轻歌把传承而来的月蚀鼎给他们,让他们完成佣兵协会的任务,他们很感动,可在凤凰山上,轻歌被人围剿时,烈云佣兵团的兄弟们也没有退缩。

    更何况,危难之际,是佣兵协会的万剑花救了她。

    屠烈云倒是没有和其他人一样不开心,只是他相当郑重,若佣兵团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他倒是不介意带着轻歌走南闯北,反正就他一条命,脑袋掉了也不可惜。

    可他身为佣兵团的老大,最先顾忌的应该是佣兵团,他不敢拿兄弟们的命去冒险。

    明日香和虎子还在傻乎乎的打闹着,并不知道大家伙的心思各异,风起云涌。

    轻歌将众人的心思都收于眼底。

    “虎子,明日姑娘,离开迦蓝,我自有去处,就不打扰你们了。”

    见虎子脸色黯然,轻歌犹豫了下,便加了一句,“若是有时间的话,我会和你们一起去四星的各个凶险之地历练。”

    至此,虎子才一改郁郁神态,神采飞扬了起来。

    “师傅,我等你。”虎子笑道。

    “时间不早了,夜姑娘还要去极北之地历练,我们也该回佣兵协会交代任务了。”屠烈云沉声道。

    男人的声音有一种魔性,不怒而威,充斥着杀气。

    “夜姑娘,后会无期。”屠烈云朝轻歌抱了抱拳。

    轻歌微微点头,双手拱起,回礼。

    临走,擦肩而过时,明日香坐在马上,忽然凑在另一匹马上的轻歌耳边,悄然说道:“我已经把老大给睡了,下一步就是怀他的崽。”

    轻歌:“……”

    愣了许久,轻歌才清醒过来,看着明日香潇洒恣意的背影不由的抽搐了几下嘴角。

    不愧是草原上的女人,说睡就睡,屠烈云那么难办的人都上了她床,还有什么不可能?

    明日香漫不经心的骑着马缓缓往前走,突地回头,朝轻歌粲然一笑,眨了下左眼。

    虎子跟轻歌抱了抱拳,走时看见明日香俏皮可爱的模样,撇了撇嘴,“这女人又在发/骚。”

    闻言,轻歌哈哈大笑。

    直到烈云佣兵团一行人走远了,林崇才骑着马过来,问:“老大,你想离开迦蓝。”

    “迦蓝是金丝雀待的地方,而我,不是金丝雀,离开是迟早的事。”轻歌一言带过。

    得到回答,林崇低头,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走吧,进城。”

    轻歌振臂一呼,带着红衣林崇等人进漠北城,进入城池后,林崇翻身下马,准备将城门关上。

    “等等——”

    一道声音蓦地响起,轻歌坐在马背上回头看去,一道身影在城门即将合上的刹那跃进了城内。

    嘭——

    城门重重关上,一个机灵的毛头小孩如猴子般进来,小孩身上的衣裳大部分地方都破烂了,蓬头垢面的,看不清本来的面目。

    小孩对着轻歌等人咧嘴一笑,牙齿白到反光,“几位阁下,谢了。”

    轻歌来了兴趣,上下打量一番小孩,挑了挑眉,道:“小娃娃,这里是极北之地,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极北之地?”

    小孩凝视了轻歌许久,道:“极北之地是我的家,难道我不该回家吗?”

    见小孩要往前走,轻歌骑在在高头大马上,看着小孩的背影,道:“里面很危险。”

    小孩背对着轻歌,一面走,一面摆了摆手,“有琴神在,极北之地就不危险,家家户户夜可不关门。”

    说着,小孩渐行渐远。

    琴神——

    轻歌意味深长的笑了。

    绿瑶瑶说,极北之地,佳人着雪衫,抱伏羲之琴,琴弦猩红,音声如刀似剑,嫉恶如仇,杀人如魔,是以琴神也,宛如天上来。

    如今的四星,风云人物之中,极北之地的琴神,北月的夜轻歌,一冷一热,一杀一狠,搅得天地变动。

    轻歌眺望着这座空城,冷清的街道,沙尘味极重的空气,一户户残破的人家,来来往往身着奇装异服的行人。

    “有人说,极北之地,是万恶之源。”

    林崇不知何时骑着马儿来了轻歌身边,循着轻歌视线望去,一望无尽头,说:“四大帝国,百来附属小国都是安生之地,有明文法规,虽说也有强弱分明的时候,但没帝国之外的疆土那么恐怖,动辄生死,成王败寇,而国家之中的一些死囚犯,便是流放至极北之地,久而久之,极北之地成了这片大陆的禁地,各种鱼龙混杂的人,每一天,这里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

    轻歌抿唇。

    极北之地还有另一个血腥的名字,乱葬岗。

    “啊——”

    惨叫声响起,一堆衣衫褴褛的人将轻歌等人围住,他们面目狰狞,眼底是绝望过后氤氲着的杀气,老老少少都有。

    其中一个女人,饿的一口咬住了轻歌身下的马,鲜血的味道刺激着众人,他们蜂拥过来,想要啃噬掉这匹马。

    轻歌一跃而起,落在地上,冷冷的看着暴动的人群。

    大雪刚过,寒冬时节,这些人饥寒交迫,甚至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境地。

    “他们,太饿了。”

    稚嫩成熟的声音响起,轻歌回头看去,适才走远的小孩不知何时到了她的身旁,目光沉重的看着疯了的一群人。

    许久,若有所思过后,小孩朝轻歌看去,老气横秋的说:“姐姐,你会怪他们吗?”

    “为什么不怪?”

    轻歌低头,冷冷的看着小孩,“他们未经过我同意慌不择食吃了我的马,我当然要怪。”

    转眼间,一匹马,成了一具森然的骨骸。

    骨骸上,连血都没有。

    小孩走上前,不知为何,这些人看见小孩,都有一丝敬畏。

    小孩将挂在腰封上的一把生锈的短刀拿了出来,他一手拿着骨骸,一手拿着刀,竟是几分妙笔生花之姿。

    众目睽睽,却见那具巨大的骨骸在小孩的刀下逐渐变小,他精心雕刻着,竟是成了一根簪子。

    簪子顶部,鸾凤慵懒。

    高贵,优雅。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