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80章 杀人,她有千万种方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雪女觉醒,雪灵珠出世,只怕要以一种惊愕的方式结尾。

    血族的无端加入,梅卿尘为救心爱之人的计谋,轻歌的生死一线,墨邪的至死不渝,姬月的忽然而至。

    不知不觉,为了轻歌与面具男人搏斗而负伤的焚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雪女殿。

    他行走在冰谷的风雪里,一双惨白如玉的手挂满了伤,还流着血。

    他抬起手,将披着的斗篷掀起,罩在脑袋上。

    远方,梅卿尘抱着蓝芜在满是积雪的地上行走,耳边是雪怪的吼声。

    冰谷里的温度冰冷,寒风彻骨,梅卿尘脊背上的伤口,好似都结成了冰儿。

    终于,梅卿尘没了力气,倒在地上,压在蓝芜身上,一头栽进了雪地里。

    梅卿尘昏死过去,身体发热,蓝芜连推动梅卿尘身体的力量都没有,只得凄声的喊着。

    视线拉回雪女山。

    姬月搂着轻歌出了山,站在山脚下,其他人也都鱼贯而出。

    “夜姑娘。”

    蓝生烟站在轻歌身旁,朝轻歌拱了拱双手,“蓝某听东陵兄说,你的炼器造诣可是相当的高,若是姑娘想的话,蓝某这就回去跟家父商议,让姑娘进炼器工会。”

    轻歌并未拒绝,过了一会儿,才道:“我现在还算是迦蓝的弟子,这样去炼器工会,怕是不好吧。”

    其实她也清楚,面对他,蓝生烟心里多少有些内疚。

    幽焰火是她击退,阴阳乾坤阵是她冒死破阵。

    然而,在她陷入危险,与血族人厮杀时,蓝生烟等人却是袖手旁观。

    蓝生烟笑了声,道:“炼器工会不介意姑娘是什么身份,来自哪里,有什么背景,只要姑娘在炼器上有一定天赋,炼器工会就欢迎你,大门随时为你打开。”

    “如此,便谢过蓝少主了。”轻歌道:“不过这件事容我考虑考虑才好。”

    “也行。”蓝生烟点头。

    却见男人打了个响指,火凤凰立即盘旋于他身旁,如一团浓烈的火。

    蓝生烟站在火凤凰的脊背上,墨绿的袍子迎风飞扬,猎猎作响。

    “夜姑娘,蓝某静候佳音!”

    音落,长风舞动,凤凰嘶鸣,火于九霄。

    火凤凰载着俊美的男子,消失于天际,在苍穹下的蓝天白云,刮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夜轻歌,我敬你是条汉子。”

    雪灵儿站在轻歌面前,恭恭敬敬的拱起双手,拳与掌的碰撞,激烈声响。

    却见女子勾起一边嘴角邪邪一笑,道:“雪女殿内,我没被幽焰火烧死,是受你的福气,你身困险境,我没出手是我胆子小,怕死,不过下回,若是有我雪灵儿帮得上的,尽管来炼丹府找我,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雪主严重了。”轻歌拈花一笑。

    “别——”

    雪灵儿抬起手,掌心对着轻歌。

    她瞥了眼轻歌的左心房,又看了看姬月,道:“别以为你对我有恩咱俩就情深似海了,我告诉你,做梦,若不是你身旁有个这么强大的男人,这雪灵珠,我非要不可,就算要从你心脏里挖出来,我也不会留情,这愧疚的确是愧疚,你也的确对我有恩,不过你放心,你死之后,我会在你坟前烧几个美男热几壶酒。”

    轻歌:“……”

    也不等轻歌回话,雪灵儿就摆了摆手,骑上一匹马,绝尘而去,雪白的身影与冰谷景色融为一体。

    轻歌望着女子嚣张的背影,勾唇笑了。

    耳边风声呼啸。

    轻歌一抬头,就看见驾驭着九幽雀朝驯兽岛飞掠而去的邢荼蘼。

    此时,轻歌眼里的幽绿颜彩,逐渐变淡,消失。

    “你什么时候走?”轻歌看了眼鞋尖儿,问。

    姬月道:“今夜子时。”

    “熙子言给你开后门了?”轻歌笑。

    姬月点头。

    他正要回妖域,烙在轻歌手背上的妖王印记给他传递了危险的信息,他当即与熙子言说,想也没想,熙子言就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把他带来冰谷。

    远处的山丘上堆满了雪,熙子言便如老僧坐定般盘腿坐于上面,一动不动,身下燃烧着幽绿烈焰。

    身后,脚步声响起。

    轻歌一回头便看见了墨邪,墨邪一手拿着刀架在肩上,另一只手拿着泛黄的酒葫芦,仰头便喝。

    酒水淌落在脖颈和袒露在外的锁骨上,简直是个性感尤物,误惹尘世的妖精。

    墨邪站定在五步开外的距离,把酒葫芦朝姬月丢去,“来,喝一口。”

    姬月盯着手中的酒葫芦看了许久,而后仰头便猛喝牛饮。

    轻歌担心的看着姬月,姬月酒量不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若是平时也就罢了,可今日子夜姬月就要离开四星回妖域,轻歌怕他一醉不醒,耽误了大事。

    果然,猛灌了一大口烈酒,姬月就有些站不稳了。

    男人妖孽的脸上浮现了两团可疑的红晕,他双眸迷离的看着轻歌,充满了暧昧的情愫。

    墨邪见此,风中凌乱,嘴角抽搐了几下,一个箭步飞掠过来,站在轻歌面前,隔绝了姬月的视线。

    墨邪展开双手,护住轻歌,“别耍流氓啊,有啥事对我来。”

    轻歌:“……”那还不如对她来呢。

    姬月摇摇晃晃的站着,盯着墨邪看了许久,突地眉头一皱,“这厮怎么长的那么像墨邪那个小瘪三?”

    墨邪:“……”

    轻歌站在墨邪身后,听见这话,笑的四仰八叉。

    似是察觉到什么,轻歌眼角余光朝旁侧看去,秃顶光头断了一截臂膀的魔琼狼狈的站在暗处,目光纠葛的看向此处。

    轻歌敛眸,心里动了杀意。

    只是,墨邪如今也是落花城的人了,更是永夜生的义子,他带了那么多人来冰谷,雪灵珠没得手也就罢了,总不能就他一个人回去吧?

    何况,魔琼是秦家的小姐,很得长老秦魁的赏识。

    墨邪与轻歌不说青梅竹马,但也算得上的是情比金坚吧,以秦魁记仇的性子,平日里定会在墨邪身上挑刺儿,若此次魔琼没有活着回去,只怕这老狐狸会借此事情不依不饶。

    想至此,轻歌眼底的杀意便缓缓消退。

    杀人,她有千万种方法。

    可杀人的前提是,皆大欢喜,我心快哉。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