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77章后半生的噩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像是遭狂风摧残的弱柳,桎梏于男人的手里,仿佛随时都会凋零,面临死亡。

    女子脸色惨白,像是被抽干了鲜血,下巴嘴角诠释深褐色的血。

    她的一只手耷拉着,手掌骨碎裂,痛不欲生。

    焚缺走来,站在男人面前,目光灼灼的逼视他,“雪灵珠已经进入她体内,强行取出来只会害掉一条命,四星大陆上六大势力的人都在此,那个男人——”

    焚缺指向墨邪,道:“是落花城城主永夜生的义子,而你手里的女人,更是四星第一学院院长安溯游唯一的徒弟,你若是再这样肆无忌惮下去,只怕会动众怒,若是我们宗族的事情曝光在烈日之下,族长一怒,拿你是问,你吃得消吗?”

    男人残虐一笑,阴冷的眼如毒蛇般看了看焚缺,忽的,却见男人抬起脚,一脚踹在焚缺胸膛上,像是有一座山压过来,让焚缺喘不过气。

    他的身体砸在坚硬的墙壁上,悬于上空的巨大夜明珠落了下来,焚缺正要站起身子,沉重的夜明珠便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鲜血沿着额角流了下来,蔓至他的双眼之中。

    那一脚,险些要了他的命。

    男人沙哑的声音,从面具下透露了出来,“族长会不会动怒我不知道,但我来此之前,族长交代清楚了,若不拿到雪灵珠,便让我提着自己的脑袋去见他。”

    焚缺呲牙咧嘴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男人意识有些涣散,她费力的打开双眸,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儿,趁男人与焚缺对峙时,忽的将幽焰火遏制的煞气引了出来。

    若是雪女看见此情景,只怕会目瞪口呆,认为轻歌疯了,不要命了。

    她用幽焰火火种按捺住血魔花的煞气,就是为了防止煞气吞噬掉夜轻歌的灵魂、神识。

    可如今,她竟是将煞气全部牵引出来,这样磅礴的煞气,只怕会把她的五脏六腑、筋脉骨髓都给吞噬了。

    轻歌红了眼,拼了命。

    挣脱开男人的手后,她以最快的速度攥住明王刀,将所有的煞气灌入明王刀之中,再猛地朝男人的脖颈砍去。

    只一刀,当是血溅三尺才对。

    然而,男人反应过来,一面震惊于轻歌的垂死挣扎,一面身手敏捷的躲掉这一刀。

    只是,轻歌的招式过于鬼魅,男人的脖颈虽然未被砍到。

    但,轻歌手里的明王刀,调转了方向,以一个滑稽的姿势,出其不意,竟是将男人的臂膀给砍掉了。

    血从伤口里喷了出来,男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在地上血泊里蠕动着的断臂,他抬眸,朝无力摔在地上的轻歌看去,面具下的一双瞳孔,逐渐被鲜血染红,野性獠牙。

    他大步流星的走至轻歌面前,一脚踹在轻歌脸上,轻歌身体飞掠出去,打碎一盏青灯,烛火似要将她烧伤的血肉啃噬。

    轻歌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唇齿间都是血,她癫狂的笑着,没有任何惧意,一双幽绿的眸,像鹰隼一样犀利。

    她张大嘴,不断的咳嗽,每咳一下,便吐出一口血。

    嘭!

    男人的脚掌,踩在她的胸膛上,不断的加深力道,似要碾碎轻歌的胸腔。

    鲜血不断的从其口中流出,轻歌四肢冰凉,身体颤抖,被其他血族人围剿的墨邪也是奄奄一息的状态,动弹不得。

    两人狼狈如落网之鱼,丧家之犬。

    “女人,我本想温柔对你的,是你逼我粗鲁的。”

    面具男人单膝跪了下来,一手拽住轻歌肩上的衣料,用力扯,墨袍撕裂开,香肩露了出来。

    他朝旁伸出手,掌心向上,转瞬便有人拿了一把锋锐的短刀过来,放在男人的手上。

    男人死死握住暗红短刀,朝轻歌左心房前一划,刺啦一声,便划破了衣料。

    刀尖碰触皮肉,冰凉的触感让轻歌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一缕青阳自分裂的雪女山里透了进来,她瞪大眼看着天顶,满腹屈辱。

    那股子杀戮之意,涌遍四肢百骸。

    可她现在连拿刀的力气都没有了,又谈何战斗?

    短刀划破了皮肉,男人想就这样切开,拿出雪灵珠来。

    被十来个人按住的墨邪,像是凶恶的赌徒,拼命的挣扎着,双眼赤红的可怕,愤恨的瞪着戴着面具的男人。

    他好似被困的野兽,在囚笼里挣扎。

    当墨邪看见轻歌体内的鲜血沿着短刀流出时,他失去了挣脱的力气,万念俱灰般跪在地上,突地,抱头痛哭。

    他低着头,一声声的吼着,撕心裂肺。

    躺在冰凉地面上的轻歌,听见墨邪的声音,双手颤然了几下。

    左心房皮肉撕裂开的痛,将她体内的嗜血因子给彻底激发了出来。

    远处,横抱着蓝芜的梅卿尘背对着轻歌,听到身后的动静,梅卿尘脊背僵硬。

    他把蓝芜放了下来。

    蓝芜要朝轻歌看去,却见他一手搂着蓝芜,一手覆在蓝芜的眼睛上。

    “太血腥了,不要看。”

    梅卿尘痛苦的闭上眼,事已至此,他想救那个女人也没有办法。

    就算他和焚缺都加入战斗,都不会是面具男人的对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蓝芜。

    要是蓝芜伤到了一分一毫,只怕他会崩溃。

    可他不敢往后看,若是看了,这会成为他下半生的噩梦。

    他曾经当众求婚,情之所向的女人,如今被他害的死生不如,心脏都要被人活生生挖出来。

    至始至终,蓝生烟、邢荼蘼甚至是雪灵儿,都默默的观望着,没有走,也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

    倒是魔琼,幸灾乐祸了一番。

    她甚至认为,这样的惩罚,落在轻歌的身上,算不了什么。

    她魔琼,可是失去了一条臂膀啊。

    暗处,边角。

    花影的脊背紧靠着墙壁,纯粹如雪的黑眸静静的望着躺在死神镰刀下的轻歌。

    她微微侧着脑袋,似是在想着什么,喃喃着,“要死了吗?”

    夜轻歌不应该死在这里啊。

    此时,面具男人手中的短刀,不断的往深处插去。

    鲜血源源不断的往外翻。

    水银色的炫目光滑,闪耀着。

    面具男人心动的看着那一缕血光,戴着皮手套的手就要伸进轻歌的身体将雪灵珠拿出来,众人的心,疯狂的跳动着。

    生死一线。

    墨邪痛苦的喊着。

    梅卿尘闭上双眼。

    焚缺被桎梏。

    轻歌躺尸般,双眼没有焦距。

    然而,千钧一发之际,轻歌看着天顶的双瞳,逐渐有了意识。

    她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由远至近。

    一个男人,朝这里狂奔而来,那双阴诡异瞳,摄人心魄,残杀肆虐!

    雪女山,崩断!

    乱烟起,红袍如火的妖冶慵懒男人,从天而降!

    轻歌满是鲜血的脸上,逐渐绽入一抹祥和的笑。

    她的天来了——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