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70章 第三日,觉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破阵后,幽焰火退回冰棺处。

    饶是如此,众人依旧不敢轻举妄动。

    进了一次幽焰火的浪涛,轻歌元气大伤,被墨邪搀扶着,整个身体基本上都压在墨邪身上。

    墨邪心疼的看着她苍白的脸。

    轻歌淡淡一笑,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各势力之人,漠然的眼神之下扫过一道凛冽寒光。

    此次舍生取义的去阴阳乾坤里破阵,她也是有私心的。

    可以说,除了梅卿尘之外,在场之人,未来的某一天可以代替六大势力,成为六大势力的主宰。

    而六大势力之一,来自落花城的魔琼对她恨之入骨,至于墨邪,必定能与她同进同退。

    她欠蓝生烟一个人情,也算是一点羁绊。

    邢荼蘼和她交情不深,却也是个耿直清寒之人。

    花影不谈,雪灵儿性格阴晴难说。

    她破了乾坤阵,可以说,救大家于水火之中。

    她要看,作为被救的各大势力之人,会以怎样的面目、态度对她。

    然后,她再划分势力,看看有多少能为她所用的。

    毕竟,日后,执意离开迦蓝,相当于是得罪了迦蓝,她还想生存,就得另谋出路。

    “夜姑娘深藏不露,蓝某甚是佩服。”

    蓝生烟站在轻歌面前,两手抱拳,双手之间竖立一根蓝玉萧。

    轻歌无力的靠在墨邪身上,浅淡的笑着,“侥幸罢了,不足挂齿。”

    邢荼蘼道:“王道面前,没有侥幸,我们就当姑娘是谦虚了,不过,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各大势力的人心里都清楚明白,适才若非夜姑娘挺身而出,只怕我们这些人都要葬身于此。”

    双手拱起,“夜姑娘此恩,我邢荼蘼记住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日荼蘼定重谢。”

    明眸善睐,轻歌虚眯起眸子,笑了,“荼蘼姑娘太客气了。”

    幽焰火之事,算是桥梁,让她知道六大势力之人,有几人会通过这桥梁,走向她,为她所用。

    雪灵儿气质凶煞的走过来,她郑重的朝轻歌行了个弯腰礼,道:“如荼蘼姑娘所说,恩是恩,怨是怨,我虽不是什么好人,但恩怨分明我还是知道的,这件事,算是我雪灵儿欠你一个人情。”

    “能得雪主人情,是我的荣幸。”轻歌从容不迫,颇为优雅的道。

    雪灵儿冷笑一声,道:“人情是人情,月蚀鼎和你对我下药之事,当然也不能一笔勾销,夜轻歌,山高水远,路还长着,你也别太高兴。”

    轻歌挑眸,她倒是欣赏雪灵儿这一点。

    恩是恩,仇是仇——

    花影淡漠的站在一侧,随风拂动的面纱,为其增添一丝神秘色彩。

    雪女殿内,众人大眼瞪小眼,虽想得到雪女传承和雪灵珠,封存着雪女的冰棺就在眼前,却无人敢上前掀棺。

    “这样等下去,何时是个头?”魔琼愤愤的道。

    雪灵儿之前给魔琼塞了个丹药,魔琼断臂伤口上的血便止住了,颜彩变成深褐色!

    魔琼也晓得自己身受重创,不论是雪女传承还是抢夺雪灵珠,凭她现在这个身体,都没她的份。

    不过,就算要出去,如今也没回头路可走。

    “雪女觉醒之时,切忌,不能大声喧哗。”精密的雪女殿里,响起了花影的声音。

    只见娇嫩优雅的女子摆动着纤细的腰肢走来,面纱下的殷红嘴角噙着一抹淡漠的笑,“三日后,雪女觉醒,选择有机缘之人传承。”

    “你怎么知道是三日后?”魔琼道。

    花影笑而不语。

    雪灵儿瞥了眼魔琼,道:“雪女已经觉醒了,不过真正觉醒,要等到第三日。”

    这是四星大陆上心照不宣的常识问题。

    有了这番话,众人的心仿佛都安了下来。

    现在能做的,只有等。

    一日过去,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把储存在空间袋以备不时之需的干粮拿出来啃。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墨邪眉角眼梢都是盎然的笑意,他手里拿着是轻歌在冰谷外藏下的烤肉。

    轻歌翻了翻白眼,“对你来说,十天不吃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一天不喝酒,只怕都熬不到第二天见日出了。”

    墨邪侧着头,明媚和煦的笑了笑,“知我者,轻歌也。”

    轻歌:“那是当然,你撅个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墨邪:“……”

    轻歌伸了伸懒腰,从虚无之境里拿出了断肠酒,仰头便喝。

    墨邪忽然问,“姬月他,真的不回来了吗?”

    轻歌耸了耸肩,满脸的涨红,双眼迷离,“他若不来,我去找他便是。”

    墨邪大笑,“他不来,你带我去打断他的腿。”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雪女殿的第二日,像是泥潭里风平浪静,没什么起伏。

    众人都在安心的等着,一个个人却都是昼夜不分紧绷着身体,戒备的看着幽焰火上诱惑人心的冰棺。

    轻歌醉眼朦胧,白发贴在脸侧,风扬起时,满头的发却是如魔女般倒竖起来。

    第二日的晚上,轻歌昏昏欲睡,临睡前,似是听见男人的太息声。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爱不得,恨不得,舍不得——

    第三日,暴动!

    寂静的雪女殿,落针可闻。

    冰棺上的棺材盖子,似是往后滑。

    严丝密缝的冰棺,出现了偌大的缝隙,灌入了无边凉风。

    一缕白发,自冰棺里漾缠了出来。

    枕在墨邪腿上休憩的轻歌,蓦地睁开双眼,黑眸冰雪,她轰然起身,看向那座冰棺。

    嗵——

    声音陆陆续续的响起,似有人在磨刀。

    棺材盖子,慢慢的往后滑,冰棺的缝隙,越来越大。

    当盖子滑出冰棺滚落在地上炸裂成碎片时,飓风骤然四起,雷霆乍现,寒芒阵阵,似有电弧稍纵即逝闪烁而过。

    冰棺之中,白发似海藻般竖起。

    幽蓝火焰翻滚堆积,包裹着冰棺,一丝不挂娇躯白嫩的女子幽幽站起。

    她"chi luo"着玉足,站在软绵绵的火焰上,双眸微闭,睫翼浓密,樱桃般嫣然削薄的唇,精致小巧的脸,神态冷漠,柳眉婉转,狭长祥和的眼——

    幽焰火围绕着她的腿往上爬,包裹着细嫩的身体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竟是成了一件雍容华丽的曳地礼服,及胸,露肩。

    神圣,古老。

    庄严,美丽。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