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67章 第三境地,幽焰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华丽奢侈,冷清血腥的宫宇之中,死一样的寂静。

    墨邪也不再如痞子一样打着轻歌儿子、女儿的主意,一双邪魅的眸子,细细的看着阴阳乾坤阵上的冰棺。

    阴森的风撩来,所有人的脊背都是不约而同的僵住。

    旁侧的魔琼甚是狼狈,俨然是个光头。

    她用一件纱衣,如新疆姑娘般绑住了光秃秃的脑袋,不至于在夜明珠下反光,惹人笑话。

    她愤恨的瞥了眼轻歌——

    本来这次落花城来雪女山的名单之中没有她的,墨邪等人若是得到了雪灵珠必定要给城主永夜生,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她也不想做。

    只是无意间听说夜轻歌在冰谷历练,她心思一动,仇恨的种子生根发芽,便去求长老秦魁,加她一个名额。

    秦魁跟轻歌之间因北月皇之事,也有些仇恨。

    秦魁一听,便亲自去找落花城城永夜生,名额之中加个魔琼。

    秦魁亲自来说,永夜生也不好拒绝不是。

    永夜生同意后,魔琼比墨邪等人快一步动手。

    故此,他们是一前一后抵达雪女山的。

    轰然——

    阴阳乾坤阵上冰棺周围的幽蓝色火焰竟是犹如藤蔓一般往外蔓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

    有个魁梧的壮汉,来不及逃跑,幽蓝火焰覆盖了他的脚掌,旋即湮没他的全身。

    身上燃烧着火的壮汉痛苦的在地上打滚,然而地上全都是幽蓝火焰,他身上的火不断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多。

    皮肉被烧焦的痛,让他如野兽般低吼着。

    咆哮至后面,男人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悬挂于上空的幽灵忽然滑翔直冲而下,幽灵们张大嘴,竟是露出了尖锐的獠牙,如成群结队的秃鹫般,把男人的血肉骨骸全都啃噬掉了。

    惊人的画面,毛骨悚然。

    寒气,在宫殿里蔓延。

    幽蓝色的火,似乎还在往外涌动。

    这样强烈的火,无可抵挡,只有死,别无他法。

    墨邪站在轻歌面前,如一座大山,他目光坚韧的看着从冰棺里溢出的火,道:“我有飞行灵器,等会儿若是暴动,我会尝试着用无邪刀把雪女山的上方给劈开,你趁机逃出去。”

    “那你呢?”轻歌问。

    诚然,她是不会把墨邪一个人落在这里的。

    墨邪恣意潇洒一笑,洁白的牙齿闪烁着寒光,“我?我当然要护好我未来丈母娘不是?”

    轻歌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就没个正经。”

    墨邪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

    他想说,他想正经,可她从未给过她机会。

    好一会儿,墨邪才邪笑道:“我正经起来,不是人哦。”

    轻歌:“……”

    此刻,幽蓝色火焰,已经把六大势力的人全都逼迫至一个旮旯处。

    还在往前涨。

    “这是雪女体内的五行火,幽焰火,从古战场至今,已经经历了千万年,我们在场的每个人,即便有灵器护身,怕是也拦不住幽焰火。”邢荼蘼沉着冷静,道。

    五行火第一境地自然是普普通通的五行之火,第二境地是轻歌的月炎火,而雪女的五行火是第三境地,能将水幻化成火焰。

    实力强大者,甚至能将一片海,须臾间化为一片火。

    至于第四第五境地,这样的领域,无人碰触过。

    就算第三境地,古往今来,唯有雪女一人。

    第二境地,轻歌的月炎火,亘古以来能达到的人,怕是屈指可数。

    身着墨绿袍子的蓝生烟见此光景,眉头一皱,将蓝玉萧拿起,放在嘴边吹了起来,凄婉杀伐的音波攻击了出去,抵挡住了幽焰火前进之路。

    顿时,一阵狂欢。

    然而,这狂欢才一瞬,只见被音波阻挡的幽焰火忽然猛地朝前冲去,音波瓦解的刹那,蓝生烟节节后退,嘴角喷薄出了一口血,染红了男子手中的萧。

    “蓝少主被反噬了,诸位不要轻举妄动。”邢荼蘼道。

    “不要轻举妄动?那么是要等死吗?”雪灵儿反驳了邢荼蘼一句。

    邢荼蘼蹙眉,瞥了眼雪灵儿。

    在场之人,都奈何不了那往外扩散的幽焰火。

    轰——

    幽焰火往上高涨,摆出了一个“十”字。

    众人不解。

    “十的意思是不是说,要死十个人才能止住它?”雪灵儿话一出,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骤然,摆出形状的幽焰火往下堆积,朝外扩散。

    众人心惶。

    “不要胡说八道。”邢荼蘼道。

    这般时候,垂死挣扎之际,大家伙的神经都紧绷成了一根弦,雪灵儿说这话,无疑是在刺激众人。

    “荼蘼姑娘,死十个人,保全大家,是明智之举。”雪灵儿冷声道。

    “你只是信口一说,若十个人死了,幽焰火并未停止步伐呢?”邢荼蘼道。

    此时,魔琼说话了,“没有停止,那就大家一起死吧,若是停止了,无非就是死十个人而已。”

    走投无路,雪灵儿和魔琼已经开始病急乱投医了。

    所有被逼至边角的人,似无头苍蝇般。

    邢荼蘼怒视了的眼魔琼,眸子里的冰冷让魔琼哑口无言,噤若寒蝉,“魔琼,你虽是落花城的人,却不过是个秦家小姐,你觉得你有资格在这里论断别人的生死吗?若是如此的话,这死去十个人之中,我不介意加你一个。”

    魔琼愤怒不已,怒不可遏,却是惧怕邢荼蘼的威严。

    “夜姑娘,此事,你怎么看?”邢荼蘼看向轻歌。

    顿时,所有的视线都交汇于轻歌身上。

    轻歌皱眉,低头,一手环胸,一手摩挲着光滑细腻的下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看什么看,已经来不及了。”

    雪灵儿蓦地暴掠至一个男人的身后,一脚朝其身后踹去,竟是把男人踹至了幽焰火之中。

    男人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众人惆怅不已,仿佛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被人勒紧了脖子,说不出话来。

    奇迹的是,幽焰火竟是停止在原地,不再往前。

    密集在一起的人们,不再悲叹男人的死,而是欢呼。

    雪灵儿瞎话的办法,竟是起到了作用。

    用十个无足轻重人的性命,换得在场所有人的活着,多么实惠划算的买卖啊。

    适才被雪灵儿踹进幽焰火之中的男人,自然是炼丹府而来的随从。

    此时,炼丹府零零散散的几个人,都惊恐的看和雪灵儿。

    在场的人不多,若要十个人死,自然是他们这些的随从的。

    落花城来的男人们,脸色也变了。

    进来雪女山的六大势力,就落花城和炼丹府来的人多。

    停滞不前的幽焰火,忽然往前攒动。

    “动了,它动了,快推人进去。”有人吓得大叫。

    这是来自落花城的一名男子。

    然而,众人的视线都不怀好意的堆积在他身上。

    雪灵儿提着兵器走上前,嘴角噙着一抹邪恶的笑,她看了眼墨邪,道:“墨阎王,看现在这个情况,十个人,你落花城与我炼丹府五五平分如何?”

    墨邪蹙眉。

    雪灵儿勾唇一笑,“为了大家伙的命,你没得选择,而他们,只不过是一些可有可无的蝼蚁罢了,他们的死,成全我们的活,是他们三生修来的荣幸。”

    言罢,雪灵儿面目狰狞,灵气涌动,一把扯住男人的头发,丢进了幽焰火之中。

    暗处,轻歌双目沉然的看着吞噬掉一个人后不再往前的幽焰火。

    十?

    当真是死十个人的意思吗?

    轻歌脑海之中,电光一闪。

    不!

    不是这样的!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