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66章 人鬼俱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邢荼蘼过后,玻璃影像中,继而出现了花影的身影。

    轻歌与墨邪进入雪女山后,花影也来了。

    花影身着雪白的纱衣,走在漆黑的道路上,绝色的容颜之上,覆着一层轻然的面纱。

    无数幽灵,迎面而来。

    花影抬眸,黑白分明的眼里,似有七星的图案出现,尖锐的齿轮在星图里转动着。

    她有条不紊的往前走,蝗虫般的幽灵竟是与她擦肩而过,好似没有看见她,自其身体两侧消失。

    轻歌站在一束寒光之中,满腹震惊。

    不愧是六大势力的人,简直卧虎藏龙,各有千秋。

    真正的强者,一花一草,一阵风,一缕雨,都是杀人的武器。

    影像里的画面一阵扭曲,再逐渐清晰,红袍如火邪魅不羁的男人狂放手里握着无邪刀,暗红的刀刃泛着嗜血的寒光。

    却见他一手执刀,一手拿着酒葫芦,幽灵残酷掠来时,他仰头喝了口酒,酒香味四溢,与此同时,他抬起手里的刀,将近在咫尺的幽灵一刀劈了。

    他像个修罗,充斥着杀气,醉的不省人事,杀的人鬼俱颤。

    另一处地方,魔琼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人也在幽灵间探索。

    焚缺孤魂般的身影游弋于黑暗之中。

    梅卿尘双眼猩红,脖颈处爬出了崩裂的血纹,他一手搂着蓝芜,一手提着剑。

    终于,两人走进了寒光之中。

    当所有的人,彻底分成两种结局,或是进了寒光,或是死在幽灵、美人之中时,站在一束寒光之中的轻歌便察觉到,大地在颤抖,黑夜里下起了狂暴的大雪。

    洁白的积雪被狂风撩起,彻骨的寒气涌入四肢百骸,饶是有灵气护身,大多数人都觉得冷了起来。

    呯!

    寒光,消失。

    一片漆黑。

    又一道声音响起,轻歌眼前一片光亮,不止如此,她的四周,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

    六大势力之人,都在此汇聚!

    这是一座水晶堆砌而成的宫殿,殿宇之中大雪纷然,广阔的宫殿无边无际,一道道龙柱拔地而起,一个个血腥、龟裂的白发美人在空中悬浮。

    一双双没有眼黑部分的眼睛,看得人甚是惊悚。

    幽灵鬼火,悬挂在天顶。

    远处的水蓝色浓烈火焰之中,一座冰棺,衍生着古老严肃的气息。

    冰棺焰火之下,画有阴阳乾坤阵的图案。

    “雪女,是雪女,那座冰棺里的美人就是雪女!”有个雄壮男人激动的道。

    轻歌淡漠的看着冰棺,恢复漆黑的瞳孔之中倒影出幽蓝色的颜彩,诡谲,凄艳。

    一个尊者的觉醒,往往意味着,有伴随而来的危险。

    六大势力的人,除了蓝生烟、雪灵儿这些主心骨外,都有些蠢蠢欲动,而譬如梅卿尘、花影、邢荼蘼等主心骨,都是淡然的看着,随机应变。

    这种紧张时刻,不是说谁第一个上去,就能得到雪女传承,或是拿到雪灵珠。

    反之,出头之人,往往是有去无回的。

    难听点说,就是送死。

    冷静沉稳之人,在这时候反而希望有一些人被雪女的诱惑冲昏了脑袋,冲上去,去试探冰棺周围的危险程度。

    “过去!”雪灵儿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

    但见雪灵儿盛气凌人的走上前,猛地用力揪着一个男人的头发扯过来,往地上一推,男人便摔在了地上。

    “雪主。”男人弱弱的道。

    “去。”一个字,简单粗暴。

    雪灵儿指着冰棺的方向,双眸冰冷的注视着男人。

    这男人是炼丹府的人,她的随从。

    男人身体有些颤抖,他深深的看了眼雪灵儿,心里涌起惧怕之感,他看了看冰棺的方向,咽了咽口水,视死如归般,一鼓作气,在雪灵儿的指挥下提着锋锐的兵器冲向冰棺。

    然,当男人一脚踩在阴阳乾坤阵上时,乾坤阵法上的黑白图案竟是旋转移动了起来。

    速度逐渐加快,图案的中心,似死神的镰刀,吞噬着男人的脚。

    那里,好似有一双手,抓住了他的脚,用尽全力,把他拖下去。

    男人痛苦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回荡在这座冰冷宫殿之中。

    一些胆小之人,身上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活人,逐渐被一个阵法吞噬,光是听那刺耳的喊声,便知道有多痛,有多惨。

    此时,墨邪朝轻歌这边走来。

    “为什么推开我?”

    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轻歌转眸朝墨邪看去,目光闪烁了几下,道:“有危险。”

    “我是男人,怕什么危险?”墨邪道。

    轻歌沉默。

    她知道墨邪不怕危险,特别是危险朝她而去的时候,可她怕他会受到危险。

    许久,耳边又响起了墨邪的声音,“姬月不在,你身边没人,让我保护一下你,可以吗?”

    说至最后,他甚至开始了乞求。

    轻歌震撼的看着墨邪,满心酸涩。

    墨邪的好太沉重,她无以回报,哪怕墨邪根本就没想过要她的回报。

    他应该是世间最潇洒逍遥的风流公子,却因她踏入红尘卷入无边弑杀之中。

    “瞎说什么,我身边不一直都有你吗?”轻歌笑道。

    墨邪怔愣一瞬,旋即哈哈大笑,如个癫狂的疯子,四周众人,都不解的看着墨邪。

    是啊,他一直都在她身边,从未走远。

    她心里也装着他,只是恋人,只能有一个。

    许久,许是笑累了,墨邪停下来,扳正轻歌的肩膀,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道:“夜轻歌,你赶快和那个小瘪三生个娃吧,我要做上门女婿。”

    这样,就一直在你身边了。

    直到生命终结。

    轻歌嘴角抽搐,嫌弃的看了眼很不正经流里流气的墨邪,道:“要是生个男娃呢?”

    “那就一直生,不间歇的生,直到生个女娃出来。”墨邪一本正经的说。

    轻歌:“……”

    她和姬月还没圆房呢,就有人打起她女儿的主意来了。

    轻歌脑子抽风,忽然来了句,“那我要一辈子生不出女娃呢?”

    墨邪恍恍惚惚了许久,冷不丁的道:“断袖……也行。”

    轻歌:“……”

    日后她儿子若有断袖之癖的话,始作俑者定是眼前男人。

    轻歌欲哭无泪,风中凌乱。

    墨邪目光灼灼,认真滚烫。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