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61章 百花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墨邪愣了许久,才似最初,痞子般一笑,点头应下,“好。”

    轻歌扯着他的衣袖,转头就走。

    落花城的男人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乖顺的墨邪,只觉得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向残暴嗜血的墨阎王,竟也会这般听一个人的话?

    两人往前走时,背后,响起了梅卿尘痛苦的声音。

    “啊——”

    他抱着蓝芜娇弱的身体,仰起头,对月怒吼。

    蓝芜脸色苍白的躺在梅卿尘的怀里,嘴里不断的吐出漆黑的血,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梅卿尘清醒过来,惊慌不已。

    他粗鲁的扯下空间袋,从里面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药瓶,他颤抖着双手把药瓶打开,一粒绿色的丹药落了出来,他喂给蓝芜。

    蓝芜服下绿色丹药后,呼吸才正常了起来,就连脸色也恢复了滋润。

    梅卿尘横抱起蓝芜,温柔细心的把蓝芜放在白鹤羽翼上,蓝芜闭上的双眼睁开了一条缝,她冰冷的手握住了梅卿尘染着血的手掌。

    她与梅卿尘十指相扣,一颗心仿佛安定了下来,嘴角噙着一抹岁月静好的笑,她软软的说,“阿尘,我什么都不想要,就要你好,我清楚我自己的身体,我已经熬不下去了,阿尘,从儿时遇见你的那刻开始,我便期盼着你来娶我,可我不想你为了娶我,背信弃义,受大灾大难。”

    她说:“我是个该死之人,我死而复生,是因为对你的执念,我的结局是孤独的坟墓,若我死了,我希望阿尘忘了我。”

    “瞎说什么胡话!”梅卿尘心脏一痛,怒道。

    他紧握着蓝芜的手,颤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拿到雪灵珠,有了雪灵珠,你的身体就会好起来,血族也能够接受我们俩的婚事,你知道吗,我名下有个势力,叫做浮生境,你还记得吗,你儿时跟我说,你曾看过一本叫做浮生境的书,书里的男人是个英雄,很像你未来的丈夫,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不能死,你若愿意,你可以成为浮生境的夫人,你会是我梅卿尘的妻子……”

    蓝芜的脸上盛放着浓郁的笑。

    至少现在,她是幸福的。

    远处,积雪树下,轻歌与墨邪盘腿而坐,她从虚无之境里拿出了几坛子断肠酒,和墨邪碰撞了一下后仰头痛饮,耳边响彻着梅卿尘对蓝芜的海誓山盟。

    浮生境——

    境主夫人——

    当初所有人都以为梅卿尘短时间内销声匿迹是为了她夜轻歌去历练,创办浮生境势力也是为了她夜轻歌。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梅卿尘的浮生境是另一个女人的英雄,他却以浮生境主的身份,让她成为浮生境的夫人。

    轻歌从来没有否认过那一段镜花水月般的感情,是的,她曾爱过,痛彻心扉过,那是生死之下的一见钟情,是身体里流动着的冰冷血液里的一抹温暖,即便是他做了她的逃兵,她也不曾怪过梅卿尘,只是愤怒,愤怒他就这么丢下她了。

    后来,轻歌也想过,兴许梅卿尘的爱慕之人是蓝芜,若是如此的话,他的逃婚,成就了她和姬月,不至于在成亲之后发现自己的心,轻歌很感激梅卿尘。

    可现在,轻歌无奈,感到恶心。

    “来,喝酒。”墨邪拿着手里的酒坛子碰撞了下轻歌手里的酒坛,笑着说。

    轻歌脸上罩着一层薄薄的冰霜,她仰头,抱着坛子把酒临风。

    雪女山下,对酒当歌,一饮断肠,二饮失魂。

    轻歌闭上眼,脑海里却都是小狐狸。

    身边没了只狐狸,像是没了跳动的心脏,热闹的虚无之境冷清肃静。

    墨邪问,“姬公子呢?他在哪?”

    轻歌落寞的垂下睫翼,说:“他回妖域了。”

    墨邪皱眉,“什么时候回来?”

    轻歌抬眸,嫣然一笑,笑靥如花,“谁知道呢。”

    墨邪痴望着女子绝色的脸染着醉意阑珊的酡红,恍惚怔愣。

    次日,黎明,焚缺来时,看见了受伤的蓝芜,闷着头把梅卿尘揍了一顿,只是这一次,梅卿尘没有任打任骂,而是反手了。

    两个成年的男人,在雪地里大打出手,鼻青脸肿。

    一连两日,雪女山都没有什么动静。

    迦蓝、炼丹府、驯兽岛、落花城、炼器工会——

    四星大陆上最强的六大势力,除了佣兵协会外,都在雪山脚下。

    冬日里炙热的阳光喷薄在谷中。

    一封信,来自迦蓝,千里加急,送到了轻歌手中。

    安溯游亲笔所写,夜轻歌亲启。

    信里简单的写着,要轻歌带着人取得雪灵珠。

    轻歌将信燃烧,皱了皱眉。

    安溯游这意思是说,若是她得到雪灵珠了,得上交迦蓝。

    而且,从信里龙飞凤舞潦草的字迹上可看出,安溯游写信时的焦急。

    他很想得到雪灵珠!

    轻歌虚眯起眸子,看了眼云层,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历练结束后,迦蓝,她不呆了。

    不一会儿后,又有一封信过来,交由轻歌。

    写信之人是李富贵,李富贵说,富贵堂有事,他带着碧西双先回富贵堂。

    轻歌掌心燃烧起红色精神之火,将两封信燃烧殆尽。

    轻歌清点了下迦蓝人数,除了死在雪怪嘴下的一些人,还差林崇没来。

    轻歌抿唇,细细的望着不远处的耸入云端的雪女山,想着,佣兵协会会不会来?

    佣兵协会关系到佣兵界,牵连四星大陆上所有的佣兵,其势力庞大难以想象,可在冥幽的统治下,佣兵协会好似与世无争,当初凤凰山上的月蚀鼎也罢,如今雪女山里的雪灵珠也好,仿佛都诱惑不了佣兵协会。

    冰谷,除了四季如冬的特点外,还有个特征,便是百花怒!

    据说,当初轮回大师把封存着雪女的冰棺埋葬在雪女山后,在雪女山脚下种植了许多美丽娇嫩的花儿。

    百花缤纷,圣雪漫天,如此奇景,只怕唯有冰谷才能看到。

    日上中天,正午。

    轻歌瞳眸紧缩了几分,她醉意悻悻,似是看见雪女山脚下的百花不再毫无生气的垂着脑袋,而是愈发娇艳欲滴。

    风起,百花盛放,摇曳。

    身着雪白纱衣的女子,步步生莲,徐徐走来。

    百花之中,人比花娇。

    轻歌眉眼弯成了月牙儿,眸子里却蓄满了凛冽寒气。

    四星六大顶尖势力的人,都到齐了!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