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59章 像魔鬼的男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魔琼嚣张的声音,引来所有人的瞩目。

    一时之间,万众视线都汇聚在轻歌身上,或是叹息、或是同情、或是嘲笑——

    轻歌皱眉,眼底闪过一道怒意。

    曾经之事,毕竟已经过去,她现在心上住了人,开了花,可总是有人前仆后继,不依不饶,一次又一次的提起这件事情。

    蓝芜诧然的看着御剑飞行的魔琼,又朝梅卿尘看去,她想在梅卿尘看到和自己一样的表情。

    可她失望了,梅卿尘仅仅只是蹙起眉头,眸色里扫过一道无奈之色。

    “阿尘——”蓝芜拽了拽梅卿尘的衣袖。

    梅卿尘低着头,似是在思索着什么,不为所动。

    蓝芜颇为失落,眼眸黯淡无光。

    魔琼见梅卿尘不说话,自长剑上跃了下来,朝轻歌走去,笑里藏刀,不怀好意的道:“我听说夜姑娘傍得如意郎君浮生境主梅公子,恭喜了。”双手拱起。

    轻歌冷冷的看着魔琼。

    而今,天下人都知道她的男人是神出鬼没祸水红颜的姬公子,可梅卿尘存在的印记太深。

    当初那一场滑稽的盛世婚礼至今还被人诟病,没人能够忘掉,就算她一次次的忽视,依旧会有人一次次的提及,提醒她,她当初那么落魄不堪,被人抛弃。

    她不怕流言蜚语的强大,可她自信之下有一股倔强和不为人知的自卑,她虽敢爱敢恨,却也深知她如今没那个身份资格站在姬月身旁君临天下逍遥自在,而当初身着喜袍被人丢弃的她,更是让她的身份低了一截。

    她不在意,但她不想让自家男人蒙羞,不希望日后有人指着姬月的鼻子说,你的妻子是没人要的垃圾。

    北月冥、梅卿尘——

    冰冷的怒意蔓延至四肢百骸,眸子里乍现出绿色流火,刹那间,轻歌身影与风消失,长空里出现道道残影,阴风扫及。

    却见一个恍惚,轻歌便到了魔琼面前。

    赫然伸出的手无情的扣住魔琼的脖颈,掌心里燃烧着月炎火。

    一道道冰刃从天而降,插入轻歌魔琼二人四周的地面。

    魔琼驱动着长空上的剑攻击轻歌,剑走偏锋,从上往下,就要朝轻歌的天灵盖贯穿而去。

    轻歌抬眸,瞳眸里绿意盎然,雷巢里的精神之力氤氲,却见那一把飞行灵器,在众目睽睽之下,炸裂成齑粉。

    轻歌攥着魔琼提起,朝地上砸去,她往前走了一步,长风袭来,袍摆盛飞。

    魔琼脖颈上还燃烧着赤红的月炎火,以白皙脖子为中心,燃遍她全身,这火也是俏皮的很,把魔琼遮羞的胸前衣料给烧毁。

    月炎火消失,胸前二两白肉凉意浓浓,魔琼瞪大眼睛,双手环胸,意识一动,便自空间袋里拿出了一件外袍,重新罩在身上。

    魔琼怒瞪轻歌,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上一次见面,夜轻歌才先天七重,就算族比时相遇,她也才先天三重罢了,自先天三重连续突破至先天七重也就罢了,大半年不见,夜轻歌竟然已经突破到先天十一重!

    这也就罢了,魔琼明显感受到,夜轻歌战斗时散发出来的实力,不仅仅是先天十一重。

    这样惊人的天赋,即便是放在落花城,也当属年轻一辈的翘楚。

    白鹤旁,男子身长玉立,负手而站,眸光徘徊于轻歌身上。

    她总是这样,身上隐藏着无数惊人的秘密,有致命的吸引力。

    蓝芜一直在观察梅卿尘的表情,可以说,她是世上最了解梅卿尘的人。

    她失望的低下头,身体不适,想要咳嗽。

    她皱着眉,一直憋着,憋到满脸通红。

    此时此刻,蓝芜厌恶自己的羸弱娇躯,病怏之体。

    她也想和那个女人一样,提着刀,意气风发的战斗着,可她没这个命。

    从冰谷醒来后,她度日如年,时时刻刻,性命堪忧,若非有梅卿尘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只怕如今已经驾鹤西去。

    梅卿尘是让她活下来的信念,可现在,这个信念,貌似不再如初。

    蓝芜是聪慧的女子,她虽清楚,却不会点明,撕破这层薄薄的纸。

    魔琼发髻紊乱,罩着火红外袍,狼狈落魄。

    轻歌冷漠依旧。

    处理雪灵儿时,她互相给了个台阶下,不至于让雪灵儿对她恨之入骨,还起到了几分杀鸡儆猴的作用,可魔琼不一样,秦魁也好,族比也罢,当初在北月,她与魔琼之间早已结下了血海深仇,她不介意当众撕破脸。

    毕竟,是迟早的事儿。

    已经有太多人拿梅卿尘逃婚之事来嘲笑她,她想让这件事到此为止。

    咻——

    锋锐的剑撕破长空之声,一把把巨大的剑横在空中,迅速朝雪女山的方向掠来,子夜的晚上,妖娆的月色,星辰寥寥无几,寒气彻骨如刀。

    每把剑上,都站着风度不凡的男人。

    为首的男子,身着猩红的袍子,泼墨的发,随意的用玉冠束起,男人似火般张扬桀骜,狂放不羁,胸前的衣襟敞开,强而有力性感尤物的袒露在外,腰封上随意的挂着个泛黄的酒葫芦,似有酒香味四溢在空中。

    轻歌看见来人,四肢微凉,心在颤抖。

    墨家邪公子,落花城城主永夜生义子。

    犹然记得,上一次见面,还是在西寻国。

    灾难之中,各奔东西。

    迄今为止,轻歌的虚无之境里,还有许多坛子墨邪酿的断肠酒。

    墨邪带着人气势万钧的自长剑上跃了下来,他大步流星的朝轻歌走去,少了几分流里流气吊儿郎当,却是愈发邪魅了。

    “头发怎么乱了?”墨邪站在轻歌面前,顺其自然的揉了揉她的脑袋,问。

    轻歌刚要说话,墨邪凶恶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气。

    他在轻歌的白发上,察觉到了魔琼飞行灵气的气息。

    墨邪残忍一笑,转过身,看向魔琼,“是不是你弄乱的?”

    魔琼皱眉,哑口无言,面对墨邪,她着实没有办法。

    前段时间,墨邪成为了城主永夜生的义子。

    据说,永夜生对墨邪极其看重,特地上炼丹府寻得高级丹药,助墨邪一举突破灵师。

    在墨邪面前,就算魔琼是秦家的女儿,断然不敢放肆。

    墨邪在落花城,不再收藏古玩字画钟情山水,他像是个魔鬼,暴君,喜怒无常。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