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56章 迦蓝,小野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马蹄子往上蹬,尘烟四起,雄赳赳气昂昂的男人魁梧凶猛,粗壮的手攥着缰绳控制烈马跃起,向轻歌扑去。

    在强壮骏马之下,轻歌显得瘦弱纤细。

    她面不改色,轻描淡写,罩着薄薄一层寒霜的脸上,毫无表情,神态慵懒,眉间一点血魔花,恰似朱砂,娇若朝阳,她漠然的挑起眸子,瞳眸里放大飞驰而来的骏马。

    蓝生烟戏谑的看着这一幕,没有添油加醋,亦没有想帮忙的意思。

    邢荼蘼蹙眉,在她的记忆里,夜轻歌不是逆来顺受,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可夜轻歌为何不动?不出手?不反杀回去?

    无人知,少女白发轻舞时,看似不为所动任人宰割,天灵盖下,雷巢之中,若有若无的闪电骤然释放出暗青色的光。

    精神之力倾巢而动,无形之中,意念紧缩,却见要将轻歌碾碎成齑粉的骏马身体自爆,比五马分尸千刀万剐还要触目惊心。

    一片血雾眼见着就要洒在轻歌身上,轻歌眼神凝起,周围的精神之力形成一道透明屏障,隔绝了烈马碎裂的血雾。

    马上的男人滚落在了地上,好在他实力不低,脑袋朝地上栽去之际,蓦地拔出一把漆黑的大刀,往地上一插,身子再自刀上一个翻滚,稳稳的落在了刀的后面,与此同时,把刀给拔了出来。

    男人凶神恶煞,面目狰狞,如视杀父仇人般怒瞪轻歌,“妖女,你使了什么巫术?”

    轻歌眸光几不可见的一闪——

    兴许是因为位面空间和先祖遗传的原因,四星大陆上的精神师少之又少,除了与迦蓝太祖订下过契约的轻纱一族之外,闻名遐迩的精神师就只有东陵过往东陵鳕一个。

    精神师的天雷劫让人闻风丧胆。

    更何况,一般来说,修炼了灵气之人,不可能再成为精神师的,而精神师,也跟灵气毫无干系。

    轻歌忽然想到轻纱流离,那个悲哀死去与心爱之人相爱想杀的女人。

    据说,轻纱流离进入迦蓝后,天赋比之君若离和碧西双二人差了很多。

    轻歌想,兴许是因为她是轻纱一族的人,是精神师,在灵气修炼着方面没有造诣。

    然,凄惨的童年让轻纱流离想逃离轻纱一族,又或许是不想在轻纱一族中为炼制灵气丹而活着,直到生命枯竭,故此,轻纱流离费尽心思千方百计的想要逃离轻纱一族,在迦蓝,她天赋不行,心生怨恨,阴差阳错之下得知某个宝物能够扭转乾坤,增添她的天赋。

    歧途误入,她用自己的身体为筹码,换来了那个宝物。

    后来,她成为了迦蓝德高望重的轻纱流离,她却没了心。

    故此,魁梧男人骑着烈马朝轻歌扑去时,轻歌周身没有灵气,也没有煞气,她用意念、精神之力,将一头庞然的烈马碾碎,正常人不会想到是精神师,毕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轻歌浅笑,细长的凤眸瞥了眼魁梧男人,并不说话,那双清冷凉薄的眸子深处,是浓郁的杀气。

    魁梧男人见轻歌这般忽视自己,提着大刀想上前动手,想起之前坐骑爆裂成血雾的场景,男人却是害怕了起来。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对轻歌动手。

    也是,旁边可还有一个雪灵儿在看着,他风风火火的展开攻击,此时不动手,岂不是对雪灵儿不忠?

    这会儿,迦蓝等人一瞬之间好似团结了起来,见魁梧男人要对轻歌动手,一个个都不约而同的冲到轻歌面前形成一堵抵挡伤害巍峨不倒的城墙。

    其中就有红衣、詹婕妤二人,甚至连汲青枫都在里面。

    汲青枫流血的伤口虽被不死花治愈了,却还是鼻青脸肿的。

    他冷冷的看了眼魁梧男人,转头看向坐在烈马上的雪灵儿,道:“雪主,夜姑娘是我迦蓝院长唯一的徒弟,你炼丹府虽然底蕴浑厚势力强大,迦蓝却是不惧,你们炼丹府的人若是敢伤她一分一毫,迦蓝绝不会罢休。”

    “你这是在威胁我?”雪灵儿的脸沉了下来。

    “威胁不敢,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汲青枫咬字清晰,道。

    雪灵儿目光冰冷的注视着汲青枫,许久,勾起一缕嘲讽的笑,阴阳怪气的道:“几年前我去过迦蓝一次,见过你一面,想来你就是无虞老头跟别人偷情私奔的老婆留下的野种吧?我就问问你,你以什么身份,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话?狗娘养的小野种,也敢在我面前叫嚣?还是说,你认为你可以代替迦蓝?”

    “真是笑话,什么时候,迦蓝要让一个野种站出来说话?”雪灵儿猖獗的笑着。

    触及心底痛事,伤疤被活生生的揭开,汲青枫的脸一阵白一阵青的,难看无比。

    青色衣袖之下,男子的双手紧紧的攥着,尖锐的指甲镶嵌进肉里,似有鲜血在指缝之中蔓延。

    仇恨的种子,弥漫在四肢百骸里流动的冰冷血液之中。

    那是汲青枫一生都不愿提及的事——

    野种!

    汲青枫逼上眼,额头青筋疯狂跳动,双肩下意识的抖动,他强壮淡然,那颤然的身躯却是诉说着他的愤怒和激动的情绪。

    天知道他有多想扑上去跟雪灵儿拼个你死我亡,可他不能,他只是个野种而已,他的父亲不要他,他心爱的姑娘被他折磨得不人不鬼,他的母亲有一个三口之家,那个家里没有他。

    汲青枫是痛苦的,死生不如。

    轻歌看着汲青枫疯狂颤动的背影,眸色暗淡。

    若汲青枫不是为她说话,兴许,她会袖手旁观。

    可现在,她不能。

    轻歌往前走了一步,手放在汲青枫肩上,汲青枫诧然,睁开青肿的双眼,一回头就看见了轻歌,轻歌脸上冰霜,冷冷的看着他,刹那间,如画眉眼弯弯,笑意四溢。

    轻歌笑看着汲青枫,那笑,竟是如春风抚平了汲青枫的焦躁和内心的仇恨。

    汲青枫阴暗的心,仿似映进了一缕日光,明媚忧伤。

    轻歌走向雪灵儿,迦蓝的学生们下意识的为她让出了一条路。

    娇嫩的身躯,强大的气场。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