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55章 我要,炼丹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雪女山。

    轻歌一行人到此时,天已日暮。

    轻歌打算在雪女山脚下休息,扎个营地出来。

    抢夺雪灵珠,她没有十足的把握,当然,她也不会让自己身临险境,只是抱着侥幸的态度前来,看看能不能捡个漏之类的。

    她不会蠢到为了一个雪灵珠拿生命去赌,孤注一掷。

    她不想日后姬月一统妖域广袤疆土和万万里山河上的野兽时,她却只是黄土一抔,白头偕老,指的是两个人的白头偕老。

    火凤凰悬浮在天穹之上,蓝生烟斜卧在火凤凰之上。

    “你想要雪灵珠,还是雪女的传承?”

    轻歌在树下乘凉时,詹婕妤悄无声息的绕到轻歌身旁,如是问。

    彼时,轻歌粗鲁野蛮的盘腿坐着,一手自身上扯下了一块衣料,动作缓慢的擦拭着明王刀上的血。

    听见耳边的声音,轻歌慵懒的抬了抬眸子,觑了眼詹婕妤,“能得到的话,不论是雪灵珠还是传承,当然更好,不能的话,也就作罢。”

    她的心思澄净清明,缜密稳重,兴许有意气用事之时,却也是因她有血有肉。

    詹婕妤沉默,紧紧的抿唇。

    自来了冰谷之后,詹婕妤越发沉默寡言,大多数时候独自一人,颇为落寞。

    “轻歌,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吗?”詹婕妤泼墨般的眼瞳里透露出了对未来的无限憧憬。

    轻歌黛眉微挑起,神采飞扬,“未来?我倒没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踏踏实实的走,总比乱七八糟的想要好?”

    詹婕妤怔愣着。

    比之轻歌的没有打算,她的未来却显得悲凉。

    “你呢?”

    轻歌把擦完血的衣料随意的往地上一丢,明王刀闪烁一阵锋锐寒光。

    “我?”

    詹婕妤极力的睁大眼眸,似蓄着寒气——

    詹婕妤蠕动了下唇,想说什么,却来不及说,却见轻歌提着剑站了起来,看向遥远的东方,嘴角懒懒的噙着一抹笑,“老朋友来了。”

    “老朋友?”

    詹婕妤诧异的循着轻歌的视线望去,却见落日彼岸,东方,九幽雀嘶鸣长啸,空谷回响,脸上罩着半面曼陀罗面具的女子身着荼白长衫,负手而立,气质清冷,九幽雀载着她,自东方的天空掠来。

    一雀一凤凰,在日落西沉的穹顶,争锋相对。

    “邢姑娘,幸会幸会。”蓝生烟双手抱拳,笑道。

    邢荼蘼淡淡的瞥了眼蓝生烟,拱起手来,“蓝少主,幸会。”

    “没想邢姑娘对这雪灵珠都感兴趣。”蓝生烟笑。

    邢荼蘼道:“雪灵珠?这倒是让我想起了炼丹府的雪主雪灵儿,我倒是想问问蓝少主,是对雪灵主感兴趣,还是对雪灵儿更感兴趣呢?”

    邢荼蘼一针见血,字字珠玑。

    蓝生烟脸色骤变,容颜之上的笑容褪去。

    说罢,一群人马,自西方驰骋而来,马蹄踏着积雪,纷沓的声音由远拉近,狂奔而来。

    为首的是一匹墨绿色的骏马,马头人中处,有一绺血色鬃毛。

    马背的上的女子衣裳雪白,腰间绑着一条黑色鞭子,青丝三千柔顺的披散下来,在马上飞扬,女子五官精致,音容笑貌,饱满的额上装饰着一枚晶莹玉白的菱形水晶,美而浓烈。

    轻歌转眸,炼丹府雪主雪灵儿便骑着烈马停留在了她的身旁。

    雪灵儿直接忽视掉轻歌,抬眸朝天穹之上的蓝生烟、邢荼蘼二人看去,明眸善睐,眼瞳微眯,菱形水晶闪烁凛冽寒光。

    “我说我这耳根子怎么发痒,原来是有人背地里说我坏话呢。”

    雪灵儿一手攥着缰绳,一手掏了掏耳朵,似笑非笑。

    邢荼蘼双手环胸,睥睨着地上烈马的雪灵儿,“雪主,我这可不是背地里说你坏话,明明是……当你面说的。”

    雪灵儿脸色微僵。

    侧头的刹那,雪灵儿似是察觉到了旁侧的轻歌,她身子朝后倒去,斜躺在马背上,讥诮的看着轻歌,“哟,这不是传承了毁灭灵器的无名阁下嘛,怎么,月蚀鼎用的可还顺手,无名阁下,俗话说的好,一个萝卜一个坑,人贵有自知之明,再好的霓裳穿在丑八怪身上那就是一件破烂,月蚀鼎可是灵器,若阁下愿意的话,不如就卖给我?任你开价,甚至我可以让你来炼丹府,不用入门考核,直接晋升为长老大弟子,如何?”

    雪灵儿骄傲的说着,眉飞色舞。

    她冷嘲热讽没有任何遮掩,其言下之意就是说轻歌配不上月蚀鼎灵器,月蚀鼎在轻歌手上,就是浪费了。

    轻歌处变不惊,淡然自若,笑靥如花,“雪主想买月蚀鼎?”

    当初在凤凰山上,雪主雪灵儿的腹黑毒舌她是见识过的,当着天下英雄的面,把北月冥和夜雪说的无地自容。

    如今,时过境迁,人事已非。

    夜雪也好,北月冥也罢,这两个曾让轻歌感到头疼的麻烦,已经悲哀的死了,这么长的时间过去,恐怕血肉都已经腐烂了。

    听见轻歌这般说,隐藏在轻歌身体虚无里的月蚀,眼眸之中扫过哀伤之色。

    “当然想,你尽管开价。”

    雪灵儿双眼一亮,轻蔑笑道,心想这名震天下的夜轻歌,也不过如此嘛,无非就是个世俗之人。

    “看在雪主心意这么诚的份上,卖给雪主也好。”

    轻歌吊胃口似得一笑,旋即道:“我是个好人,不会漫天要价,要求也不高,君子不夺人所好嘛,既然雪主这般哀求,我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这样吧,雪主把炼丹府赠送给我,我把月蚀鼎给你,如何?”

    虚无里,金发丫头恬静一笑。

    原来,轻歌不是要卖了她。

    然而,轻歌一言出,四座震惊,就连见过大风大浪的雪灵儿都有些震惊,目瞪口呆,不可置信。

    这叫要求不高?

    这叫不会漫天要价?

    炼丹府!

    那可是四星大陆六大势力之一啊,这已经不能用狮子大张口来形容了。

    雪灵儿一张脸,成了猪肝色。

    显然,她也反应过来,轻歌根本就没有要卖月蚀鼎的打算,从头到尾,至始至终,轻歌都是在逗她玩。

    雪灵儿身后,枣红色的骏马上,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愤怒的勒尽缰绳,驱使着身下的烈马朝轻歌碾压而去。

    “小杂碎,雪主也是你能玩弄的?”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