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54章 前往,雪女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汲青枫脆弱的身体将那块坚硬牢固的岩石摔裂,血溅三尺,将龟裂的岩石染红。

    血腥,杀戮!

    轻歌视线冰冷的望着呲牙咧嘴自雪地里狼狈落魄爬起来的汲青枫,目光凛冽似寒风呼啸,杀机隐隐,雷霆四起!

    精神之力喷薄而出,隐藏在雪地里的几株不死花再次拔地而起,半空之上被红色精神之火炽烈燃烧,温度最为滚烫时朝汲青枫身上严重的伤口敷去。

    红衣:“……”

    汲青枫窘,又来?

    敢情这厮不把他折磨至死不罢休!

    一夜,轻歌周而复始的暴揍汲青枫,过程简单粗暴,无非就是打、疗伤、再打,打的比上一次还残忍。

    汲青枫很无奈,只有挨打的份,红衣担心焦虑的看了一个晚上,其他诸如詹婕妤等迦蓝之徒,先是触目惊心,眉头疯狂的跳动着,直到后来平静如斯,波澜不起,见怪不怪。

    后半夜,许是轻歌累了,便也不再虐汲青枫了。

    次日清晨,曙光万丈。

    众人朝冰谷的深处走去,风雪不减,天气却是依旧晴朗。

    一道凤凰嘶鸣之声响起,无由来,乌色狂风大作,明艳的光火自乌风中露出,妖冶,碾压。

    突地,火凤凰暴掠而出,穿梭游弋在云巅之上,似乎有沙尘暴平地而起,凤凰的羽翼、身体,好似都是由火焰燃烧而成。

    长风拂来,大雪纷扬,身着墨绿袍子的男子身长玉立,站在凤凰之上。

    男子俊美如斯的容貌,在飘忽不定的层云里若隐若现,美如画,精致似玉。

    他像是天生的王者,君临天下,又似悲天悯人仙风道骨的仙人,不理尘内之事,其腰间别着一根恰似翡玉通彻晶莹的蓝玉萧,画龙点睛。

    轻歌虚眯起狭长的凤眸,漆黑如墨的瞳孔之中倒映出火焰化成的凤凰和温润如玉的男子。

    “这是——”红衣仰头,看着一扫而过的火凤凰,皱眉。

    “炼器工会少主,蓝生烟。”轻歌勾起一边唇角,邪邪一笑。

    她与蓝生烟有一面之缘,却因夏紫烟之事,欠了他一个人情。

    当初她与烈云佣兵团在西海域凤凰山被人围剿时,蓝生烟的袖手旁观,就是最大的人情。

    火凤自长空划过,留下长长的白色痕迹,渐行渐远,直到了无踪迹,消失在轻歌等人的视野之中。

    忽而,火凤倒飞而来,迅速俯冲,滑翔而下,在半空之上旋飞。

    蓝生烟居高临下俯瞰着轻歌,温和的眸子笑起,骨骼分明的双手拱着,“不知蓝某该称姑娘为无名阁下,还是北月大名鼎鼎的侯爷?”

    轻歌不卑不亢,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蓝少主请自便。”

    蓝生烟爽朗的笑声响彻在火凤之上,似要震颤九霄,许久,笑声戛然而止,蓝生烟细细的望着轻歌许久,冷不丁的问:“夜姑娘来冰谷,仅仅历练而已?”

    “仅仅历练。”轻歌道。

    看见蓝生烟的时候,她也疑惑不解,蓝生烟该在炼器工会才对,怎会来冰谷?

    难道,冰谷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

    蓝生烟站在凤凰的焰火之中,他抬起手,摩挲了下下巴,忽然低头,笑望着轻歌,道:“雪女觉醒,雪灵珠出世,夜姑娘不心动?”

    蓝生烟话说的绝妙,他在试探轻歌。

    “雪女觉醒?”

    轻歌黑眸之中有一瞬的诧异,已死之人还能复活?

    不过片刻后,轻歌便释然了。

    永生石里英武侯的毕生所知和秘密都被轻歌所知,蓝生烟所说的雪女觉醒,并非是古战场上的已死之人复活,而是雪女残留的意识从黑暗之中醒来。

    强大的灵气力量维持着她的形态,让她在短时间内找到有机缘人来传承,将此生心境感悟、所知所得、传承下去。

    至于雪灵珠,那便是雪女的心脏,是血族先祖赠送于她的生辰之礼,雪女为救轮回大师濒临死亡时,血族先祖以一生的修为为代价,把雪灵珠缝补在雪女体内,将原先的跳动的心脏取而代之。

    雪女得到雪灵珠后,以雪之力,呼风唤雨,实力大增,直逼凤栖尊后,成一方霸主。

    传言,得到雪灵珠,相当于得到了一个替补的心脏和一条命,谁不心动?

    雪女体质特殊,血族先祖为其缝补雪灵珠时身受重创,才会毁了毕生修为,其他人却不一样。

    故此,普天之下,有无数人在垂涎着雪灵珠。

    当然,也有人说,雪灵珠的诱惑力这么大,完全可以盗墓,把雪灵珠偷出来。

    但,雪灵珠在雪女的左心房,哪怕时隔一个世纪甚至是千万年,她的尸体依旧完好无损。

    何况,封存她的冰棺是玄冰制造而成,又经过轮回大师的手,这样的墓,谁敢盗?谁又能盗?

    曾有无数人想来盗墓,偷得雪灵珠,一个个却都是有去无回,拿命补偿。

    雪女觉醒却不一样,她的意识觉醒了,冰棺自然会打开,寻到有机缘的人传承后,雪女身体被化在长空之中,雪灵珠自然就出世了!

    都说要有机缘才对,可在真正的强大面前,什么才是机缘?

    蓝生烟眼底闪过一道戏谑之色,他思索着,轻歌眼底的疑惑一闪而过,稍纵即逝,却是被他给扑捉到了。

    看来,夜轻歌并不知道雪女觉醒之事,她会在冰谷,仅仅只是来历练,巧合罢了。

    “雪灵珠,你不心动吗?”蓝生烟问。

    轻歌沉默了会儿,才道:“雪灵珠能替代野兽的心脏吗?”

    “当然。”

    轻歌心动了。

    她想带着雪灵珠去见姬月。

    舔了舔殷红的唇,轻歌虚眯起眸子看着在白雾里渐渐出现的冰山,振臂一呼,“走。”

    红衣、詹婕妤等人跟在后面。

    火凤上,蓝生烟双手环胸,腰间的蓝玉萧闪烁着晶莹的光弧。

    许久,他抿唇一笑,驱使着身下的凤凰,风驰电掣,朝雪女山掠去。

    冰谷第二层,空空的。

    蓝生烟离开后,一棵树后,走出一道身影,那人浑身如墨,头上戴着斗篷,眉目似深渊般湮没在斗篷之中。

    他仰起头,斗篷自然滑下,露出一张精致阴柔的脸。

    焚缺望着火凤凰的踪影,若有所思,眉头紧蹙,喃喃着,“血族独有的消息,炼器工会怎会得知?那么,其他势力呢?”

    其他势力会不会赶来冰谷?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