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53章 这样就打不死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因红衣、汲青枫等人身上有伤,轻歌便决定在这里呆一晚上。

    她在附近猎来了几头野兽,开膛破肚,就地取火,篝火,支架,烤肉,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轻车熟路,可见是做惯了这类的事情。

    野兽的肉烤熟后,轻歌粗鲁的扯了块熟肉丢给红衣,而后用木架插着一块肉,走至红衣身边,坐下,大块吃肉,酣畅淋漓。

    红衣苦笑,看了眼手上的肉,又看了看一脸严肃的轻歌,忽然道:“有时候,你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个姑娘。”

    轻歌眉头淡淡一挑,“谁说女子就得温柔如水宜家宜室?要我看,女子亦能张嘴谈吐天下,运筹帷幄指点江山,或是沙场征战,百万军中取敌人首级。”

    女子不只是红颜祸水承欢身下,照样能在成王败寇的时代里杀出一条星光大道来,封侯,封爵,封王!

    红衣诧然的看着轻歌,她自认为自己亦正亦邪,是普天之下女子之中最为潇洒恣意的一个,可她错了,在这个女人面前,她的眼界视野还不够开阔,她的胸襟还不够容纳万里江山。

    “你真是个让人往死里爱,往死里恨的女人。”许久,红衣笑道。

    她有时觉得,面前的女人心眼很小,睚眦必报,可有时又认为,她的心很大,装得了八荒九州。

    “那你是爱我,还是恨我?”

    轻歌吃完肉,把手里的野兽骨骸随意的往地上一丢,侧过头,嫣然拈花一笑。

    红衣诧然,怔愣了许久,道:“爱恨交织。”

    轻歌大笑,嘴角有些油腻,那是野兽的幼稚,女子绝色的脸,雪白的发,细水长流,般般入画。

    红衣痴望了许久,转头,细细挑起的眸看了眼远处的冰山,“那座山——”

    轻歌循着红衣的视线看过去,层层叠叠重重的白烟之中,冰山的尖角耸起,重峦叠嶂,唯有此山高。

    “那是雪女山,冰谷里最高最大最为险峻的山。”

    红衣道:“雪女的冰棺,便是埋藏在这座山里,据说,古战场时期,雪女尊后死后,轮回大师为了打造出这座冰棺,双手筋脉都给冻裂开了,他用自制的板车,拖着装着雪女尸体的冰棺,行遍万水千山,想寻一处墓地,他将一双鞋都走破了,才将雪女葬在冰谷,这座山,被他取名为雪女山,他用占卜之术,神魂之力,在山上留下雪女二字。”

    红衣的眸子,露出心驰神往之色,“这样的爱情,是不是让人向往?”

    “向往吗?”

    轻歌喃喃着,而后摇了摇头,“雪女的一生,自遇见轮回大师后,一颗心便沦陷了,可她至死,轮回对她炙热的感情都无动于衷,不错,后来轮回用了一双手和一双腿却弥补,可那又有什么用?雪女已经死了,她已经不知道了。”

    红衣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的确,后人都羡慕轮回和雪女的感情,却没人能理解透彻雪女的凄凉悲哀。

    “青枫公子,你过来。”轻歌漠然的瞥了眼汲青枫。

    汲青枫衣裳有些破烂,与雪怪战斗时留下的伤口早已愈合,听见轻歌的话,他犹豫了会儿,迈起步子走了过来。

    汲青枫站在轻歌面前一步开外,轻歌站起身子,目光冰冷的逼视汲青枫,“西双下嫁南冥皇子,是不是你设计的?”

    汲青枫眸子暗沉,“是。”

    “西双被迫进青楼,受屈辱,被毁容,背后主使是不是你?”轻歌逼问。

    汲青枫低头,“是。”

    音落,长风起——

    “啪——”

    清脆猛烈的声音骤然响起,狠狠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打在了汲青枫的脸上,这一巴掌,轻歌打的残忍,嘴角噙着若有若无嗜血的笑容,汲青枫身体翻飞,脸庞破皮,出血,一头栽在雪地里。

    轻歌迅速掠上前,一脚踩在汲青枫想要抬起的脸上,再一次把汲青枫踩进了雪地里。

    红衣蓦然站起,无意识的扯动了几近愈合的伤口,其他围聚在篝火前詹婕妤等人,也都惊愕的朝轻歌这边看来。

    轻歌脚下,汲青枫痛的呲牙咧嘴。

    轻歌垂眸,睥睨着汲青枫,“西双原谅你了,她的过往却不能原谅你。”

    说着,轻歌移开了脚,蓦地伸出手,风一动,精神之力托着汲青枫起来。

    轻歌的手一把攥住汲青枫的脖颈,眼神凶狠,脚步偏移,转身,蓦地朝地上砸去。

    轰——

    汲青枫的身体被砸在了地上。

    轻歌张开双手,狂风四起,风卷巨石,无数巨石飘至高空,轻歌眼中绿光闪烁,精神之力无形中再一次把汲青枫的身体荡了起来,坚硬的巨石蓦地朝汲青枫砸去。

    巨石落在地上,片刻后,汲青枫的身体也滚在地,他痛苦不堪,鼻青脸肿,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轻歌微微动了下脖子,骨骼碰撞的声音响起,听起来毛骨悚然。

    红衣不顾才愈合的伤口,急冲冲的走过来,拦住轻歌,“够了,再打下去,他会死的。”

    轻歌残笑,“会死?西双当初在南冥,可是生不如死。”

    越往后说,轻歌的眼眸就微微睁大,瞳孔里的绿意让红衣后怕、心悸。

    她懂碧西双,那是个比谁都嚣张跋扈却比谁都善良的姑娘,于汲青枫,她不是不恨,也不是不怒,只是恨到极端,怒到极致,连怒和恨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满满的失望。

    若被欺负的那个人是她夜轻歌,碧西双得知,怕是山穷水尽,也会手刃敌人。

    碧西双没有那个力气,她夜轻歌有。

    红衣哑然。

    “让她打,最好打死我。”汲青枫气若游丝,有气无力。

    红衣皱眉,夜轻歌不是别人,她真会往死里打!

    轻歌斜睨了眼旁侧的不死花,精神之力出动,不死花拔地而起,半空,须臾,燃起了红色精神之火,滚烫的不死花被烧焦,覆在了汲青枫身体的伤口上。

    骤然,汲青枫身上的伤口,愈合了。

    汲青枫错愕的看着轻歌,红衣也眨了眨眼睛。

    轻歌面无表情走至汲青枫旁边,手伸出的刹那便攥住了汲青枫的身体,朝旁侧的巨石砸去,头破血流。

    轻歌:“这样就打不死了。”

    红衣:“……”

    汲青枫嘴角流血,眼角疯狂抽搐了几下,敢情这厮给他疗伤,是为了揍他!

    天杀的!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