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48章 我家男人会吃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色渐晚,詹婕妤身体渐渐有了温度,暖和了起来,只是一直没醒。

    蓝芜说:“詹姑娘明日一早就该醒了,昏迷是正常现象,不用担心。”

    说罢,她走进小厨房动手烧菜做饭,梅卿尘顺其自然的走了进去,一个烧火,一个切菜,其乐融融,厚重的帘子无意挂在墙上,小厨房里的情景轻歌看得清清楚楚。

    轻歌眨了眨干涩的眼眸,忽然苦涩的想着,她和姬月,有朝一日,会不会也这样你侬我侬,不问世事?

    饭菜烧好后,蓝芜趁热端上桌,可惜只有一张椅子。

    “夜姑娘你坐吧。”蓝芜笑着说。

    轻歌摇了摇头。

    梅卿尘把蓝芜按在了椅子上,“你身体虚,已经劳累一天了,不能再这样下去。”

    “夜姑娘是客。”蓝芜欲言又止。

    “她身体强悍,吃饭不拘小节,管饱就行……”

    梅卿尘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怔愣的看着蓝芜,蓝芜也睁着一双秋水婉转的黑眸与之对视。

    蓝芜微微张着红嫩的唇,她很想问一句,你怎么知道她强悍,不拘小节,可她不敢,她怕答案让她崩溃,她情缘这样自欺欺人下去,画地为牢。

    梅卿尘脊背颇为僵硬。

    轻歌眉目依旧,她端着盛满饭的碗,拿着筷子,没有胃口,一心吃着白饭。

    “阿尘,你也饿了,快吃吧。”

    蓝芜笑着说,自桌上夹了块红烧肉放在梅卿尘的碗里,“你看,我今日做了你最喜欢的红烧肉,肉虽然不是正宗的猪肉,不过这可是冰谷仅有的兽肉,只要作料放的好,味道也是不错的。”

    梅卿尘点头,默默的吃着饭菜。

    蓝芜又笑道:“阿尘,我醒来之后,你的喜好口味都变了很多,我记得以前你最讨厌吃荤了,现在竟然独爱红烧肉。”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梅卿尘脸色一沉,忽然道。

    蓝芜讶然错愕的看着梅卿尘,旋即抿唇一笑,低头吃饭。

    这一顿饭,吃的很慢,三个人都在细嚼慢咽,食不知味。

    “别只吃白饭,吃点有营养的,怪不得这么瘦了。”梅卿尘瞥了眼轻歌,蹙了蹙眉,道。

    蓝芜吃饭的动作有些凝滞。

    轻歌皱了皱眉,看了眼桌上的饭菜,拿起筷子就要夹起一块红烧肉,似是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会儿,轻歌在旁边的碗里夹了块豆腐来吃。

    蓝芜黑色的眸子,细细的看着轻歌夹菜的动作,霎时,瞳仁里蓄满了悲伤。

    “饱了。”

    碗里的饭解决掉后,轻歌走出冰屋。

    外面,水银色的明月光洒了一整个冰谷,雪愈发的大,轻歌在一棵树下盘腿修炼。

    冰谷里的灵气比谷外的要精纯充沛很多,她才突破先天十一重不久,在这里修炼,比在外面,速度要快很多,事半功倍。

    诚然,在这样的冰冷之地修炼,是异常痛苦之事,彻骨的寒气无情的钻入了她的毛孔之中,在身体里的四肢百骸内流动。

    轻歌闭上眼睛,垂着眸,浓黑的睫翼覆盖在眼睑之上,阴影暗沉,她不顾寒冷,拼命的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

    变强!

    她迫不及待,除此之外,心无杂念。

    她的男人,未来的丈夫,在另一个弑杀之地攀爬,她自然不能懒惰,苟且。

    软靴踩着积雪走来,男人走至轻歌身边,将厚重的狐裘盖在轻歌身上。

    轻歌身体四周呼啸旋飞的灵气骤然消失,她蓦地睁开狭长的凤瞳,一双眸子,幽绿!

    她仰起脸,朝梅卿尘看去。

    站在轻歌面前的梅卿尘对上一双绿眸,神魂俱颤,整个人仿佛都要被那眸里的绿意给吸纳进去。

    梅卿尘不自觉后退了几步,双目之中爬上了几丝惊恐之意。

    那样的一双眼睛,就像是野兽的灵魂,光是目光,就能让人死无葬身。

    梅卿尘忽然发现,面前的姑娘很陌生。

    轻歌视线冰冷的注视着梅卿尘,她缓慢的抬起手,墨色的衣袖往下滑,堆积在臂膀那里,忽然,她纤细的五指握成了拳,天雷轰然,纷然的雪凝固在长空,不再有任何动静。

    轻歌在太极殿所继承的五行水、冰封水,在冰谷里得到了锻造。

    时间仿佛静止,大雪固然。

    轻歌缓慢的站起身来,静静的看着梅卿尘,动作洒脱的把身上的狐裘摔下,往地上一丢,月炎火喷薄而出,席卷而过,在月炎火的燃烧下,狐裘化为灰烬,消失殆尽。

    “蓝姑娘会误会的。”轻歌疏离的说。

    梅卿尘有他的蓝姑娘,她亦有她的姬公子,两人各自有各自的快活,她只想詹婕妤赶快醒来,赶路,不愿再和姓梅的有任何交集。

    “你在生我气吗?”梅卿尘温柔的问。

    “梅卿尘!”

    轻歌声音加重了一些,“其实我很感谢你才对,不是你,我兴许不会这么快发现自己的感情。”

    梅卿尘无言以对,哑然,他的心上满是裂痕。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他苦涩的问。

    一抱过后,前尘往事,不予理会。

    轻歌冷冷的道:“我家男人会吃醋,恐怕不行。”

    该断,就得断,绝不能拖泥带水。

    梅卿尘细细的端详着月下女子的眉目,还是和以前一样惊艳,美如画。

    女子的美,不是那种惊心动魄沉鱼落雁的美,而是妖冶的,绝色的,寒冷的……

    她张扬浓烈,千娇百媚,却也一眼能让四周温度骤然而降。

    梅卿尘想,兴许他错过了一个宝。

    只是,错过的事还能缝合吗?

    答案自然是不能的,即便是破镜重圆,还是有裂缝的存在,不可能和最初一样。

    梅卿尘落寞的转过身,走进了冰屋里。

    屋内,烛火幽幽,蓝芜趴在桌上昏昏欲睡,手上捧着一件大氅。

    听见浅淡的脚步声,她却是如惊弓之鸟般醒了过来,着急的走过去,想把大氅披在梅卿尘身上,却是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所幸梅卿尘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梅卿尘低眸看着怀里如水般的女子,一颗心都要化了。

    “冷不冷?”蓝芜对着手掌哈了口气。

    “现在不冷了。”

    适才真的很冷,不只是冰谷的冷,还有女子言语的冷。

    可现在看见他的蓝姑娘,似乎一下子就暖了过来。

    感情之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