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47章 蓝姑娘和她的阿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詹婕妤二人前往冰谷的第二层。

    路上,与无数头雪怪厮杀,直到杀了几头战斗力不是很强的雪怪后,詹婕妤发现自己的实力明显得到了提高,不是灵气的精纯和充沛,而是实战的经验和下手时的快狠准。

    再次杀了一头雪怪后,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呯——

    走在前方探路的轻歌回头朝后望去,詹婕妤的身上浮现出一圈银色的光华。

    她突破了,先天七重!

    轻歌微笑,继续朝前走去。

    詹婕妤继续跟着轻歌,一两日的时间,詹婕妤好似更加成熟稳重内敛了。

    两人在这条好似没有尽头的路上缓慢的走着,风雪之中,轻歌忽然停下脚步,看着面前不远处屹立在雪地里简约的冰屋。

    屋门被人打开,身着月牙色袍子的男人走了出来,当他看见风雪里傲然而站的女子时,惊愣住了,手上提着的冰壶,落在了地上,砸裂成碎片。

    两人就这样对视,持续了很久,雪越下越大,青阳被这白雪给融化。

    詹婕妤攥着染着深褐色鲜血的剑,站在一侧,虽疑惑不解,却也未出声打扰。

    半晌,冰屋里响起了温柔的脚步声,随之而来是女子软软的声音,“阿尘,怎么这么不小心,让我看看,手有没有受伤。”

    蓝芜握住梅卿尘的手,检查伤口,似是察觉到什么,她讶然的抬起头,朝前方看去,一道古剑般的身影矗立在风霜雨雪里。

    蓝芜心口一颤,双手微抖,梅卿尘的手无力的从她掌心滑下。

    蓝芜脸上的表情有片刻的僵硬。

    “阿尘,是夜姑娘。”蓝芜见梅卿尘紧绷着四肢站着,一言不发,心微微下沉,道。

    梅卿尘回过神来,却是惊慌失措,他与蓝芜在这里与世无争,习惯了两个人的独处,他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的局面。

    “外面天寒地冻的,屋里暖和,让夜姑娘进来吧。”蓝芜一句话,便轻而易举的化解了眼前的尴尬。

    梅卿尘却是皱眉,他并不想让轻歌进屋,这样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起来。

    蓝芜见梅卿尘无动于衷,便朝轻歌走去,道:“夜姑娘,迷雾森林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既然到了我家,不如进来歇息歇息?”

    “不必了,我们还要赶路。”轻歌淡漠的回绝。

    此时,梅卿尘自屋里拿了一件厚重的毛绒大氅走了出来,心疼的披在蓝芜身上,略带埋怨的道:“你身体不好,受不了寒气,怎么还这么不乖,到处乱跑?”

    “阿尘,我身体好很多了。”

    蓝芜恬静一笑,说完后却是虚弱的咳嗽了起来。

    梅卿尘大手一捞,搂紧了蓝芜。

    轻歌面不改色,衣衫单薄,墨袍早已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她纤细如弱柳,在风里摇晃,看似随时都会堕入深渊,却倔强固执了一个世纪。

    轻歌朝梅卿尘二人抱了抱拳,“两位,后会无期。”说着,清冷转身,带着詹婕妤往深处走去。

    嘭——

    沉重物体倒地。

    轻歌回眸,詹婕妤赫然昏倒在了地上。

    蓝芜立即蹲下身子,翻了翻詹婕妤的眼皮,而后把身上的大氅罩在詹婕妤的身上,抬眸看了眼轻歌,道:“这位姑娘感染了风寒,体质虚弱,只怕身上还有雪怪的寒气和毒气,留下来吧,我是一名医师,能医治好她,前方都是聚落在一起的中级魔兽,不能就这样鲁莽前去。”

    说完后,蓝芜想要把詹婕妤抱起来,可她身体更虚,非但没有把詹婕妤抱起来,自己还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梅卿尘立即上前把蓝芜扶了起来,“让我来。”

    扶好蓝芜后,梅卿尘就要上前去抱詹婕妤,一道身影快他一步到了詹婕妤的面前,轻而易举的把詹婕妤横抱起来,落落大方的往冰屋走去。

    梅卿尘恍惚,看着轻歌决然残酷的身影,有一瞬的失神。

    蓝芜靠在她的怀里,抱住了他,说,“阿尘,我冷。”

    已然清醒的梅卿尘,心疼的把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来,包裹着蓝芜,而后搂着蓝芜回了冰屋。

    轻歌横抱着詹婕妤站在冰屋里面,屋内很简陋,一桌一椅,一床一棉被。

    哦,还有一壶茶。

    “把她放在床上吧。”

    蓝芜说完,掀开厚重的帘子走进厨房,开始熬药。

    轻歌细心的把詹婕妤放在了床上,而后沉默不言的站在一侧。

    屋子里就只有三个人,她和他,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詹婕妤。

    氛围别扭,尴尬,就连空气,好似都没那么飘忽了。

    “你,还好吗?”

    像是过去了半个世纪般久远,坐在木椅上的梅卿尘终于出声。

    他看着轻歌的眼神里,有愧疚,有不安,或许还有一些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情愫在里面。

    “好的不得了。”轻歌淡淡的道。

    梅卿尘:“……”

    “你瘦了。”许久,他又道。

    轻歌垂眸,沉默不语,许久,她抬眸,笑靥如花,“关你屁事?”

    梅卿尘:“……”

    “他呢?”梅卿尘还在找话题。

    “谁?”女子声音比外面的雪还要冷。

    “姬公子。”

    “在家暖床。”

    梅卿尘:“……”

    梅卿尘恍然发现,夜姑娘一点儿都不温柔,她铁齿铜牙,残忍阴狠,说话不留情面,喜怒无常,阴晴不定,行事作风全靠心情。

    可该死的是,当初在西海域的那段日子,他竟是觉得这个女人该死的温柔,让他眷恋,让他痴迷。

    可现在,她的温柔呢?

    她的温柔不见了。

    迷雾森林时,梅卿尘亲眼所见,她在另一个邪魅狂放的男人怀里小鸟依人小家碧玉,那双嗜血的眼眸,唯有注视着那个男人的时候,才能缠绵悱恻。

    多年以后,梅卿尘才大悟。

    她爱他,所有才会百倍温柔。

    她不爱他,他就连个屁都不是。

    梅卿尘如鲠在喉,心里仿佛被人放置了一块巨石,让他窒息,胸闷气短。

    梅卿尘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小厨房的帘子被掀开,蓝芜端着冒着热气的瓷碗走了进来。

    轻歌把詹婕妤扶好,蓝芜将瓷碗里的药水喂给詹婕妤。

    喝完了药,詹婕妤冰冷的身体逐渐回温。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