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42章 南山雪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骏马之上,轻歌眸色漠然的看着詹婕妤。

    从迦蓝到西海域再到南冥,詹婕妤对姬月的爱慕之心从未掩饰过,轻歌也不担心自己和姬月之间的感情会因为一个詹婕妤而动摇,她也没因此怪过怨过詹婕妤。

    人能控制自己的大脑,却驱动不了自己的心。

    可这一次,詹婕妤僭越了。

    喜欢上了朋友的男人并不罪恶,可恶的是,詹婕妤在她身边一次次的提起。

    到底,轻歌也是自私的。

    “他走了。”

    轻歌撂下一句话,纤细白嫩的手攥紧了缰绳,骑着烈马,朝四季如冬的冰谷驰骋而去。

    詹婕妤看着远方冰谷下那抹漆黑如莲的身影,纤细,娇嫩,却强悍的好似能支撑起一片天地。

    詹婕妤怔愣了许久,眼神有些呆滞,左心房上传来阵阵刺痛的感觉,窒息,闷痛。

    的确,是她僭越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

    碧西双骑着马慢悠悠的走至的詹婕妤的身旁,擦肩而过时,说:“轻歌作为朋友,她已经仁至义尽,你作为朋友,还不够憨厚老实,你是不是想说你和姬公子如今没有任何关系?那是因为姬公子他看不上你,若他心思动摇,你必然会与他苟合,詹婕妤,至今为止,我与轻歌一样,还是把你当做朋友的,不过这朋友的期限,就看你的表现了,轻歌不是圣人,谁也不希望有人觊觎自己的丈夫。”

    “婕妤,到此为止吧。”

    似是太息了一声,马匹往前幽幽的走着。

    碧西双的话,像是滚烫的铁块,在詹婕妤心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烙印。

    冰谷,雪,纷然飘扬。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白茫茫的一片,无边无际,广袤无垠。

    迦蓝一行人,朝冰谷深处摩挲。

    冰谷温度冷到了一个极端,若非有灵气护身,普通人来到这个地方,只怕筋脉血管都会被冻裂。

    “冰谷分为三层,第一层有一座冰棺,据说古战场时,这冰棺是轮回大师在雪山脚下用玄冰为雪女打造而成的,冰棺铸造完成后,轮回大师双手上的筋脉被冻裂开,此生再也无法占卜。”

    碧西双与轻歌并肩骑着马,她抬眸,眺望了眼雪的远方。

    那里,大雪,浓雾,凝霜,还有巍峨雄壮被白雪包裹覆盖的山。

    世人称之为冰雪山,春夏秋三季,在这里从不曾出现过,有人说是因为地形原因,也有人说是古战场太古时期的战神以这座山为中心施法。

    方圆百里之内,只有料峭寒,再无炙热天。

    雪女——

    传说,是古战场时期的尊后之一,和凤栖是一同长大同生共死的战友。

    轻歌曾看过一本叫做《四星志》的书,上面有记载雪女和凤栖之间的事情。

    据说,南山有雪女,北方有凤栖,各占据天地一角,称霸一方,是至高无上的王。

    都说凤栖一世悲凉凄惨,雪女的故事说起来也让闻者动容。

    她对轮回大师一见钟情,活在世上风风火火的几十年只爱慕过的轮回大师一个男子,恰巧,轮回大师与凤栖是把酒言欢高山流水的知己,两人相见恨晚。

    轮回大师一生大多数的时间都奉献于占卜上,剩下的便是和凤栖喝酒。

    他是风一样的人,曾对凤栖说过,雪女心思纯粹,冰雪聪明,笑时百花绽,怒时天穹变,这样好的姑娘,不该被他耽误了,可到底,还是因他而毁了。

    直到雪女战死牺牲时,轮回大师才幡然醒悟,此生再也不碰占卜术,单身赴冰谷,挖掘出千年玄冰,亲自铸造了一道冰棺。

    轻歌听见了碧西双的声音,点了点头,道:“我们如今在第三层,最安全的地方,第二层有雪怪。”看了看傍晚余晖天色,又道:“天暗了,我们先在第三层歇息一晚,明日一早,就动身前往第二层,既然来了,就得好生历练,二人一行出去历练,可互相照应,也能起到历练效果,唯有经历了生死,才能脱胎换骨,焕然新生。”

    “冰谷的雪怪会吃人,血腥残忍,今日晚上都要做好准备,明日一旦分开后,生和死,与人无尤。”轻歌淡淡的道。

    这一路走来,他们虽然去过西海域和南冥,可都没有开始真正的历练。

    迦蓝的人都有些恐慌,毕竟,人多力量大,何况,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轻歌渐渐已经成了这一只队伍的灵魂人物。

    仿佛,有她在,便不惧前路弑杀。

    可离开了这样庞大的队伍,生死,好似都是未知的状况。

    每个人都对未来迷茫,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冰谷。

    “不行。”

    有人否决了轻歌的提议,说话之人是红衣,红衣从枣红色的骏马上潇洒恣意的跃了下来,她眉目张扬,气质浓烈,淡漠的看了眼轻歌,道:“此次历练以你为首,可你不能忽视兄弟们的性命,雪怪异常强大,无限接近中级魔兽,并非一般的低级魔兽能够媲美的,何况,冰谷占地面积本来就大,第一层中央和第三层外围都没有第二层大,第二层雪怪不计其数,两人一行,只怕会全军覆没。”

    其他人也都很赞同红衣的观点,倒不是说他们都是贪生怕死之人,只是人,都是没有安全感的。

    而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来自各个地方的天才,可这种天才,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娇生惯养,哪里见过什么血腥场面,平时嚣张跋扈倒是还可以,若是真正去历练战斗,却是不敢,虽然当初在迦蓝的时候,他们挤破了脑袋都想要来历练。

    毕竟,迦蓝之徒都以为,唯有历练,才能提升自身实力,可他们不知道,历练一路上有多凶险,往年历练都是扎堆的。

    但是,那样历练是没有实质性效果的。

    轻歌出身佣兵,从生到死,都在杀人,历练。

    古武格斗,各种组织,她是超强的存在。

    她让迦蓝等人这样历练,是为了他们好,虽然残酷,可这个世界,本身就残酷,她只是一步跨过了美好,将残酷的事实,血淋漓剥出来罢了。

    无虞说,让她带着多少人离开,就要带多少人原原本本的回去。

    可她想带回去的人,都是能扛得住生死的。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