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35章 爷爷,你知道骨髓烟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似是察觉到了映月楼外的动静,左拥右抱,咋咋呼呼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他自认为优雅的捋了捋胡子,当看到轻歌时,手一抖,差点把胡子都给揪了,许是觉得自己出了幻觉,双手握拳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再将浑浊的双眸睁开,的确是夜轻歌,他家孙女。

    见轻歌被映月楼的侍卫们围了起来,夜青天……啊呸,是夜铁蛋冲了过去,还来不及发飙暴走,老鸨就先开口了,“夜阁下,这两个人想要来闹事。”

    夜青天瞪视了眼老鸨,怒道:“闹你二舅爷,这是老夫孙女。”

    老鸨眨了眨眼睛,当即反应过来,一挥手,而后对着护卫们一顿怒喝,“你们几个眼瞎了是吗,没看见夜阁下的孙女来了?都给我让开,别吓着人家姑娘了。”

    众护卫们:“……”

    这叫个什么事?

    护卫们一脸无奈的离开,在映月楼门前阶梯下让出了好大的空位,适才那个被姬月摔出去的姑娘,听见说轻歌是夜青天孙女的时候,也不再闹,反而眼中有了一丝敬意。

    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变化轻歌都尽收眼底,不由的勾了勾唇,没想到老头子在这映月楼还蛮有威望的嘛。

    夜青天甚是想念自家孙女,屁颠屁颠的从映月楼的台阶上走下来,上下仔细端详了轻歌一番,笑眯眯的道:“轻歌啊,来爷爷这里怎么都不跟爷爷说句。”

    轻歌冷漠,嘴角抽搐了几下,说:“你是谁?我爷爷是夜青天,不是夜铁蛋。”

    夜青天翻了翻白眼,“不觉得这名字很劲爆吗?”

    轻歌眼角抖动了几下。

    夜青天正想开心的想拉着轻歌小手去映月楼逛逛,一转眸,就看见了站在轻歌旁边与其十指相扣的姬月。

    登时,莫名的敌意,涌遍了全身。

    夜青天双手环胸,一副老流氓的样子,下颌微微抬起,鼻孔撑开,都要飞上天了,他对着姬月挑衅似得挑了挑眉,说,“你谁啊你?”

    姬月:“……”

    “我丈夫。”轻歌想也没想,斩钉截铁的说。

    此次来找夜青天除了告诉夜青天可以回北月国外还有就是带姬月来见夜青天,此次不见,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不论姬月会在妖域呆多久,不论生死,她就只认定他一个,上穷碧落下黄泉,至死不渝。

    兴许,轻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若她的小狐狸没了,她的原则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不杀无辜之人?

    只怕她会屠戮天下黎民。

    听见轻歌的回答,夜青天暴跳如雷,就差没把映月楼给拆了,他气的脸红脖子粗,若眼神如刀能杀人的话,只怕现如今姬月早已被千刀万剐了。

    姬月有些头疼,他不喜跟人打交道,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怒时千里流血百万伏尸,笑时日月光,万兽欢,可对面的这个老头子,是她家姑娘唯一的亲人,打又打不得,骂也不能骂,当真是手足无措。

    也只能怪姬月没有早下手,梅卿尘那日逃婚之事给夜青天留下了很大的阴影,甚至后来怕自己哪天一命呜呼奔赴黄泉,还不遗余力的撮合轻歌和墨邪,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墨邪也是大大方方痛快之人,夜青天只得作罢。

    然而,几个月没见,小姑娘就有丈夫了。

    “不行,老夫不同意,坚决不同意。”夜青天怒道。

    轻歌:“……”

    “非他不嫁。”轻歌淡淡的道。

    “那你就别嫁了。”

    轻歌:“……”

    有时候,夜青天的一根筋也能把轻歌气的上蹿下跳。

    轻歌咳嗽了声,走上前,伸出两根手指头,攥住夜青天的衣袖,楚楚可怜的看了眼夜青天,嗲哩嗲气的说,“爷爷……”

    这声音,让轻歌自己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姬月几近暴走,手背上青筋暴跳。

    轻歌从未对他这么温暖过。

    夜青天像牛一样用鼻子出了口气,而后傲娇的转过头。

    轻歌:“……”

    轻歌牵着姬月的手,转身就走。

    夜青天撇着头看景色看美人,正等着轻歌来安慰呢,只是等了半天都没声音,老鸨用手指头用力的戳了下他,然后指了指轻歌姬月二人渐行渐远的背影。

    夜青天转头看去,见轻歌走了,夜青天怒问,“去哪?”

    轻歌背对着夜青天,一只手任由姬月握着,另一只手抬了起来,挥了挥手,说:“去私奔。”

    映月楼老鸨:“……”

    这是她头一次见到这么正大光明理直气壮去私奔的。

    夜青天怒道:“给老夫回来。”

    轻歌翻了翻白眼,“关你屁事。”

    “我是你爷爷。”夜青天怒。

    “关我屁事。”

    夜青天:“……”

    轻歌和姬月一面走,一面发现,世间所有事,都可以用四个字来解决,不是关你屁事,就是关我屁事。

    夜青天见轻歌小俩口越走越远,急了,难得见到了自家孙女,可不能这样就让她走了。

    夜青天呼哧呼哧的追过去,拦住了两人的去路,掐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儿,还不忘说道:“真是心疼我自己,都一把老骨头了,孙女还要跟别的男人私奔,我不活了我。”

    轻歌:“……”老头子从来都没个正经。

    许久,她才说,“他不是梅卿尘,他和梅卿尘不一样。”

    夜青天已经沉默了,他怕轻歌经历第二次那样的事情,身为夜轻歌的爷爷,他怎会不希望自己孙女幸福?

    可他怕啊。

    “爷爷,你知道骨髓烟吗?”轻歌犹豫了会儿,问道。

    “知道。”他随意的点了点头,突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轻歌,又转头震惊的看了看姬月,伸出的手,指了指轻歌和姬月。

    轻歌点头,“是你所想的那样,骨髓烟在我心脏,没了他,我会死。”

    夜青天勃然大怒,气的胸口起伏加剧,许久,他泄了气,耷拉着脑袋,苦涩的道:“孙女大了,不由爷爷了,事已至此,我也干涉不了什么。”

    夜青天犀利的看向姬月,严肃道:“梅卿尘那兔崽子就算了,你若是敢负我家姑娘,老夫决不会放给你!”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