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30章 王的婚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七日后,南冥,王的婚礼,普天同庆。

    奢华阴暗的房间里,碧西双被五花大绑,南冥王走上前,站在碧西双面前,修长的手伸出,挑起碧西双的下巴,“怎么,迫不及待了?”

    呸——

    碧西双唾了一口,嫌弃厌恶的看着南冥王。

    “怎么,当初不是要嫁给我吗?现今如你所愿,怎么还在玩欲擒故纵把戏?”南冥王冷笑。

    碧西双目光冰冷的看着南冥王。

    南冥王把碧西双身上的绳索温柔解开,碧西双蓦地拿着蛇鞭朝南冥王甩去,南冥王赫然伸出手抓住蛇鞭的鞭尾,一用力,蛇鞭便脱离了碧西双的手。

    以碧西双先天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南冥王灵师的对手。

    碧西双无从而逃,南冥王释放出灵气封闭住碧西双的丹田,他浅浅一笑,道:“青石镇的李堂主流落街头,貌似还在南冥滞留,至于他能不能活着回青石镇,就要看你的了。”

    威胁,火药味弥漫!

    碧西双愤怒的看着南冥王,突地如猫儿般扑了上去,将南冥王扑倒,猛地咬住南冥王的肩窝,尖锐的牙齿穿破了肩窝上的皮肉,鲜血的味道在唇齿间蔓延,南冥王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他温柔的抚摸着碧西双的发梢,笑道:“真是不听话的小妖精。”

    言罢,南冥王的双目突然如野兽般凶狠了起来,他蓦地攥住碧西双的头发,朝地上甩去,他转过身,朝房外走去。

    碧西双摔在地上,她愤恨的看着南冥王。

    不久后,有侍女走了进来,伺候碧西双梳妆打扮。

    囚牢里,南冥王徐徐走来,站在一座牢房前,冷冷的看着蹲坐在牢房里的男子。

    “都是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青枫公子是本王的客人,还不快把青枫公子请出来。”南冥王怒喝。

    登时,有侍卫诚惶诚恐的上前,用钥匙打开锁,把牢房的门打开,汲青枫走了出来,赤红着双目,一拳就要朝南冥王的脸上揍去,南冥王讥诮的轻笑一声,蓦地伸出手,眼疾手快,敏捷的攥住了汲青枫挥舞而来的拳头。

    “畜生,放过西双。”汲青枫怒喊。

    “你觉得你有资格说这话吗?”南冥王笑,“若不是你,她也不会有那样惨绝人寰的经历,青枫公子,全天下的人都可以让本王放过他,唯独你,没这个资格。”

    汲青枫发疯是狮子,他狰狞着脸,用足了力道,南冥王却是轻轻一推,汲青枫就摔坐在了地上。

    “今日是大好的日子,本王不想见血。”

    言罢,南冥王走了出去,一面走一面道:“记得带青枫公子来参加婚礼。”

    汲青枫怒视南冥王的背影。

    南冥王正要朝牢房外走去,那扇石门打开的刹那,一道红色身影赫然出现,邪魅狂放的男人斜靠在门楣旁,眸光妖冶的看着南冥王。

    南冥王感受到窒息,眼前男人过于强大,实力深不可测,光是眼神的压迫感,就让他胸闷气短。

    摔坐在牢房里的汲青枫,和被关在隔壁牢笼里的迦蓝等人都诧异的看着从天而降般出现的邪魅男子,尤其是詹婕妤,原先还无精打采的,当看见的那人,立即站了起来,双手握住牢房铁柱,脸贴着两根铁柱自缝隙里看过去,轻喃着,“姬公子……”

    “姬公子?”

    南冥王皱起眉头,戒备的看着姬月。

    姬月自石门外走了进来,他站在玉石台阶上,身后的石门蓦地往下滑,轰然关上!

    “阁下便是最近名声大噪的姬公子?”南冥王问道。

    “没错,是你姬爷爷。”姬月戏谑的道。

    南冥王:“……”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南冥王看了眼姬月身后重重关上的石门,道。

    姬月耸了耸肩,往前走,肩膀撞开了南冥王,在牢房旁的一张座椅前坐下,四周的侍卫们都警惕的看着姬月,却不敢贸然出手。

    “什么意思?”姬月似是想了好一会儿,才腹黑的出声道:“过来,本尊累了,跟本尊锤锤肩。”

    登时,南冥王怒不可遏,暴跳如雷。

    他是谁?‘

    他是南冥赫赫威名的王,这个男人竟然叫他去给锤肩。

    锤肩,那可是奴才干的事。

    其言下之意,就是把他一个王,当做奴才来使唤。

    姬月坐在漆黑泼墨般的椅子上,背对着南冥王,像是阎罗王那般,释放出阵阵的阴冷森气。

    却见他打了个响指,牢房里的锁全部被一股强大的气流震碎,就连牢门都出现了许多裂缝,直到这扇门龟裂成齑粉。

    被囚住的迦蓝众人,都蜂拥走了出来。

    人群拥挤,唯有詹婕妤愣在原地,双手还攥着铁柱,她几近痴迷的看着姬月,那个坐在椅子上王一样君临天下指点江山的男人。

    红衣从牢房里走出来时,看了看姬月,又看了看詹婕妤,拍了下詹婕妤的后脑勺,詹婕妤一惊一乍的回神,朝红衣看去,红衣淡淡的瞥了眼詹婕妤,道:“还站着干嘛?走!”

    詹婕妤支支吾吾的点头,而后跟着众人走了出去。

    一行人里,李富贵在外流落,焚缺踪迹难寻,卫疏朗因海潮发生时候流海大面积的损坏,流海缺人手,他就暂缺留在流海的。

    “滚出去!”

    南冥王朝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气势汹汹阴绝的走过去,四周的侍卫也都提着兵器锋锐的微聚姬月。

    姬月不为所动,镇定自若,倒是詹婕妤,担心不已,恨不得拿血肉之躯来给他做盾。

    红衣一把拽住詹婕妤,“以他的本事,你去只会帮倒忙。”

    詹婕妤失落的站着,苦笑。

    是啊,她只能帮倒忙,她有她的卑微。

    男人矜贵优雅的交叠双腿,手肘支在椅子的手把上,修长白皙的手指点着侧脑太阳穴,姬月微微侧着头,一双异瞳美丽妖冶,祸水般的脸上浮现一抹潋滟的笑,杀气,毕露!

    却见所有侍卫,全都爆体而亡。

    唯一的南冥王,飞掠而来时,姬月背对着他,极快的出手,骨骼分明的手攥住了在头顶上方攥住了南冥王的脖颈,姬月一用力,便把南冥王狠狠的朝旮旯摔去,摔裂了一张铁桌。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