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28章 血腥的晚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汲青枫的眉头狠狠蹙在了一起,宛若打了死结。

    南冥王似乎不想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截了当的道:“青枫公子,你这样可就不厚道了,当年是你让本王与西双姑娘成亲,再设计送她去青楼,流落风尘,怎么,过河拆桥,卸磨杀驴?青枫公子这态度,可让本王甚是伤心啊。”

    南冥王阴绝的脸上,覆着残忍的笑。

    碧西双如遭晴天霹雳,她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向汲青枫,当初和她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男子,竟有这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她曾经最灰败阴暗的过去,竟是他一手造成的。

    心,仿若被人恶狠狠的撕裂开。

    唇齿枯燥,咽喉干涸,碧西双竟是连痛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汲青枫有一瞬的心慌,脸色发白,片刻后又强装镇定。

    他与碧西双一同长大,因他的母亲红杏出墙跟人跑了,故此,他虽然生养在迦蓝,却不受无虞的宠爱。

    碧西双算是他枯燥生活里唯一的色彩明媚,她给了他春暖花开,迦蓝的人们都拿他们打趣儿,开玩笑,就连石长老石钟海有时都会笑眯眯的说,看这两个小娃娃多般配,郎才女貌。

    情愫早已暗生,就在汲青枫以为两人功德圆满终于可以修成正果时,却是得知碧西双爱慕自己的父亲,那个让人痛恨的父亲,他无法相信这种事情,因爱生恨,勾结当时还是南冥皇子的南冥王,把碧西双带去南冥。

    碧西双离开迦蓝时,汲青枫或是不忍,或是不舍,想让碧西双跟他走,他带她去天涯,为此他甚至都跪了下来,偏生碧西双一意孤行。

    “青枫,他说的,可是真的?”

    碧西双转过头,看向汲青枫,她漠然的像是玄冰。

    只要汲青枫说个“不”字,哪怕是谎话她都相信。

    她与汲青枫,二十多年的感情,哪怕这么多年没有联系过,他依旧是那个会护她周全的汲青枫,只是这份感情,她从未往男女的方向想去。

    “是我,的确是我。”汲青枫很坦然的诚然,他撇过头,不想看碧西双,道:“碧西双,你难道不觉的你很残忍吗?”

    碧西双闭上眼,不再说话。

    李富贵始终沉默着,牵着她的手愈发用力。

    他愤怒,更多的却是心疼。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两个男人,能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堂而皇之的揭掉她的旧伤疤?

    啪啪啪——

    南冥王雪白修长的手有节奏的拍了起来,清脆的拍掌声响在静谧的夜里。

    “好戏,真是一场好戏。”南冥王笑道。

    “够了吗?”碧西双冷冷的看着南冥王。

    南冥王转头看了眼李富贵,往前逼近了一步,暧昧的说,“西双,毕竟你与本王也有过一夜露水情缘,怎么面对本王这个老"qing ren",不介绍介绍这位公子?”

    碧西双脸色全白!

    她在南冥的名声被彻底败坏,她就是个破鞋,流落风尘,千万人枕,她不怕这些,可李富贵不一样,他是个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要怎么说才能让李富贵不被笑话?

    不!

    怎么说,李富贵都会沦为笑柄,一切只因为她。

    李富贵忽然松开了她的手。

    碧西双心里狠狠抽搐了一下,痛的她似要窒息。

    这会儿,强而有力的手,突地搂住她的肩膀。

    李富贵揽着她,气质卓尔不凡,淡淡的抬眸看了眼南冥王,道:“南冥王,这是我的妻子,我是她的丈夫,怎么?南冥王不过只是当初陪我妻子睡了一晚,想来讨情债?”

    一针见血!

    李富贵言简意赅的几句话,立即让局势倒转,堂堂尊贵的南冥王,竟是成了给碧西双陪睡的男宠。

    碧西双转头,看向李富贵,李富贵侧脸尤其好看,似上帝手中最完美的工艺品。

    心里仿佛涌入了勇气,所有的自卑和不堪都已被抹掉。

    “西双的眼光真不错。”南冥王的邪恶的看了眼李富贵,道。

    “这是自然。”碧西双道。

    南冥王双手环胸,上下打量着碧西双,突然衍生出了一丝亵渎之意,他说,“西双,不如,你来做南冥的王后吧?”

    李富贵愤怒不已,汲青枫脸庞抽动了一下,碧西双当即沉下脸,道:“可能吗?”

    “可不可能,这可由不得你。”

    南冥王举起手指,红月光下,他手指轻捏,打了个响指,发出一道清越的声音。

    顿时,无数身穿墨色狐皮短衣短裤的盔甲侍卫们,把迦蓝一行人全都围了起来。

    李富贵一步走上前,护住了碧西双,冷冷的看着南冥王,道:“南冥王,西双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本王不介意二夫共侍一妻。”南冥王妖魅的道。

    却见南冥王一声令下,南冥的人蜂拥而上,李富贵是所有人之中的最强者,力拔山兮气盖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南冥王的实力与李富贵旗鼓相当,偏生南冥人多,南冥王与李富贵对峙,不分上下,迦蓝的其他人战斗许久,逐渐落入下风。

    鲜血染红了碧西双黑白分明的眸,她手中的黑色蛇鞭腰斩了无数人。

    这是南冥新皇登基的夜晚,也是一个血腥的晚上。

    忽的,一支戴着骷髅面具的死士加入战斗,这是南冥王的精英部队。

    这支部队的加入,迦蓝一行人更加显得弱不禁风。

    其中一名骷髅死士上前拿着粗壮的绳索捆住碧西双的脖颈,此时,碧西双丹田里的灵气已经枯竭,体力显然有些休克,招架不了这个骷髅死士。

    正在战斗的汲青枫看见这一幕,如发怒的狮子般冲了过来,一把剑,犹如砍刀那般朝骷髅侍卫的脑颅,当头砍下。

    鲜血喷洒间,碧西双看见了汲青枫的脸和焦急的眼神,他是那么担心她,和儿时一样,至此,碧西双都不敢相信,当年南冥之事,始作俑者竟然会是汲青枫。

    汲青枫一把抓住了碧西双的手臂,惊道:“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他说的那么深情,碧西双甚至都要相信了。

    碧西双冷漠着脸,疏离的拍掉了汲青枫的手,攥住蛇鞭,转身加入战斗。

    她说,“其实从头到尾,你欺负我最多了,不是吗?青枫。”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