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25章 万兽沸腾的终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海宫之上,万兽沸腾的终点。

    那片天穹,苍雷滚滚,下起了莽莽的白雪。

    红衣如火妖冶狂魅的男人,一脚踏破虚空,直逼冥千绝。

    五剑灵师的他,在这男人面前,犹如刍狗蝼蚁,甚至连呼吸的资格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虞姬跑出了海宫,她看着岌岌可危的冥千绝,无力的摔在地上,惊恐的瞪大眼睛。

    媚娘紧抿着唇,她把虞姬扶了起来,轻声道:“幽公子和主子是双生子,他肯定会发现主子的危险,以他的性格,定会救主子的。”

    媚娘的话,像是安神汤,让虞姬的神智不再那么崩溃,饶是如此,虞姬还是不由的四肢发凉,双腿发软。

    轻歌双手上全是血,也不知是人血还是狼血,她看着天空之上一边倒的战势,蹙起了峨眉,她不应该担心才对,就算冥千绝是五剑灵师,也绝不是封印解除后的姬月的对手,可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至于是哪里,她也说不上来。

    穹顶之上,姬月蓦地窜至冥千绝面前,悬空而站,身后是巨大的远古凶兽的光影。

    姬月慵懒的虚眯起眸子,刹那间,那道凶兽光影,化为一把破空刀剑,自冥千绝的小腹处贯穿而过,丹田,被凶兽的獠牙咬破,两个拳头般大的血窟窿,出现在冥千绝的腹部上,透过这个偌大的血窟窿,可以看见他身后的那片灰暗天空。

    冥千绝眸光有些呆滞,他木讷的站在浮空之上,突地机械般低头朝自己的小腹看去,猩红的血沿着腹部的窟窿喷薄而出,洒在这片末日永夜里。

    他的身体,突地往下掉。

    远古的凶兽光影,张开血盆大嘴,自长空掠过,大嘴把冥千绝的身体给彻底吞噬。

    五剑灵师,死了?

    霄雷阵阵,闪电翻滚。

    姬月滑翔而下,落在地上,眸光阴沉妖冶的朝虞姬媚娘二人看去。

    “夜轻歌,你会不会做的太绝了点?”虞姬赫然睁大充满血丝的双眸,怒喊着。

    轻歌提着明王刀,逼近虞姬,她的眼角余光看了眼在空中翻腾的凶兽光影,满脑子疑惑。

    冥千绝死了?

    当真死了?

    兴许是一路走来,与冥千绝斗智斗勇了好几年的关系,轻歌一时间竟是觉得这个消息有些不真切,哪怕她亲眼所见,冥千绝死之前,连丹田都被毁了。

    姬月攥住轻歌手腕,把轻歌拉了回来,他警惕的看着虞姬二人,眼里涌动着杀意,却见他大手一挥,身后的凶兽光影朝虞姬二人掠去,嗜杀之意浓郁无比。

    虞姬脸上的血变成了深褐色,她看着飞驰而来的游龙,苦情一笑,突地把眼眸睁大到极致,她从空间袋里拿出一把锋锐的长剑,双手拽着剑柄,猛地一用力,长剑刺入了她的小腹之中,将她薄弱的身体给彻底贯穿。

    “夜轻歌,别忘了,你只能死在我手里。”虞姬肆虐的笑着,像是个魔鬼。

    风驰电掣而来的凶兽光影,将她和媚娘吞噬殆尽。

    硝烟过后,死一样的寂。

    风雷不再,暗青色的闪电,海宫里处处建筑物都成了废墟,废墟之上,燃烧着青色的烟雾。

    心有余悸,劫后余生。

    一场震撼之战的结束,意味着鲜血淋漓的到来。

    海王带着西瑜和惊魂未定的海后走来,朝轻歌姬月二人拱了拱,“两位的恩情,本皇没齿难忘。”

    他诧异的看了眼姬月,虽知姬月强大,却不曾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能召唤出凶兽来,那等凶兽,体积庞大,遮天蔽日,气吞山河也不过如是。

    也意味着,他不是人,是头冷血野兽。

    想至此,海王喉结滚动,吞了吞口水。

    他虽然清楚姬月很强大,但从未想过,这会是野兽幻化出来的人。

    海王一阵后怕。

    他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轻歌和慵懒的姬月,突地冷下脸,对西瑜道:“把所有守夜的士兵,全都杀了。”

    西瑜欲言又止,终是点头。

    轻歌眸光闪动,她并未阻止海王的决定。

    姬月是野兽的事情,海宫的士兵们都看得一清二楚,海王这样做,是在跟她和姬月示好。

    一时间,海宫的晚上,哀鸿遍野,多出了许多冤魂。

    杀人,总有莫名奇怪的理由,甚至可以无缘无故。

    弱者,只能被杀。

    强者,才是王道。

    这日晚上,轻歌与姬月在海宫里的一座宫殿休息。

    宫殿侧门,有一个院子,院子里干干净净,奢华美丽,有一座水晶堆砌而成的浴池。

    浴池正正方方,四个方向镶嵌着奢华的金边,金边之上,装饰着瑰丽的红宝石。

    这是露天的浴池,上方似是安置着透明玻璃材质的水晶,覆盖着整座浴池后院,冬暖夏凉。

    浴池里清澈的温水缓缓地流淌着,猩红的花瓣洒满水面。

    轻歌坐在水里,氤氲着的白烟拂过纤细的娇躯,她仰起头,后脑勺搁在浴池边沿的石板上,眼前突地出现一张放大的脸,一双极其妖冶好看的眸子里闪烁着幽然的火,他邪恶狂妄的勾起一抹笑,低头蜻蜓点水般稳住少女的削薄温润的唇,温柔,安详,犹如古希腊的画卷,徐徐展开。

    片刻后,男人陡然如野兽般冷血起来,啃咬,吞噬,恨不得将她吃干抹净。

    轻歌依旧保持仰头的动作,湿漉漉的白发贴在脖颈上,绝色的脸上出现了涨红的颜彩,迷离,娇媚。

    粗重的喘气声越发严重,旖旎炽热的火燃烧了整座后院。

    轻歌黑眸微微睁大,绿意稍纵即逝。

    一双玉臂自浴池里伸出,水花四溅,轻歌一把揪住了姬月的衣领,紧攥着,用足了力道。

    晶莹的水体自光滑白皙的皮肤流下,惹人浮想联翩。

    姬月后翻,搂住轻歌,就势滚入了浴池之中。

    轻歌轻喘着气,面色微红,百媚千娇。

    她靠在姬月怀里,妖冶似蛇,声音里多了似暧昧之色,“准备去妖域了吗?”

    姬月脸色立即黑了,骨骼分明的手突地覆上某处柔软,似是惩罚性狠狠用了力道,轻歌吃痛,惊呼出声,整个人都软弱无力,好似无骨般瘫着。

    “去个屁,等九界守护者来了再说。”

    一语撂下,姬月自浴池里窜了出去,欲火难耐。

    “你去哪?”轻歌站在浴池中央,问。

    “灭火。”

    姬月一头扎进附近冰冷的海域里。

    冬末的夜里,他用海水灭火。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