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24章 封印解除,妖王之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初青柳便是拿这龟罗盘,对姬月施展出了惨绝人寰的折磨,轻歌此生都无法忘记那样的夜晚,浑身是血的青柳拿了一张狐皮给她,她跟她说,在她来之前,他的身体曾遭受过什么样的惩罚。

    烧骨,扒皮,整整四千银针,一根都不少!

    想至此,轻歌便跟疯了一样。

    虞姬、媚娘依旧不说话。

    “这是默认的意思?”

    轻歌把手伸出的刹那,连着苍狼的身体插进了天花板之中的明王刀颤动了几下,而后掉了下来,恰好落在轻歌的手中。

    轻歌接过明王刀的同时,苍狼血肉模糊的尸体便落在了地上。

    轻歌伸出手,明王刀架在虞姬的头上。

    虞姬眸色微动,许久,她道:“是,是我,是我又如何?那都是你没用,你太弱,太蠢,若非如此,你家的畜生又怎么会被青柳那样折磨,就算你把青柳杀了,把青石镇的人宰了,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那头畜生,曾经被青柳等人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不是吗?”

    轻歌眼里绿意大盛。

    她怒吼一声,放在虞姬头上的砍刀,就要当头砍下。

    媚娘蓦地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轻歌手里的明王刀,轻歌用足了力道,明王刀也只是往下推送了一些距离而已,对虞姬构不成威胁。

    属于二剑灵师的灵气锋刃,朝轻歌袭去。

    轻而易举的就吞噬掉了轻歌表面的灵气,与氤氲在她身体周围的煞气对峙了好一会儿,最终,全部吞噬!

    外侧,海王失望失落的摇了摇头,先天十重的人,怎么会是二剑灵师的对手呢?

    他也是脑子昏了,竟然愿意去相信一个黄毛小丫头。

    二剑灵师的灵气,进了轻歌的身体里面,血肉和筋脉在灵气锋刃的绞杀下,异常脆弱。

    第二十五条筋脉愈发滚烫,赤红如血。

    一瞬过后,轻歌眉间血魔花大放妖冶光华,蓦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却见赤红筋脉开出了一条裂缝,另一条堵塞的筋脉,竟是被虞姬的灵气给疏通开。

    呯!

    清脆的声音响起。

    那是一条突破先天十一重的筋脉!

    生死之下,轻歌一举突破了先天十一重。

    奇特的感觉,涌遍全身。

    灵气似更加精纯,赤红筋脉上开出的那一条裂缝得以修复,轻歌心底陡然升起一股自信的感觉,她将能克服身体的极限,爆发出无穷的力量,只为一战!

    轻歌幡然醒悟,终于明白英武侯所说的心境感悟,生死极限是什么意思、

    突破契机,清华般的银色流火,吞噬掉了虞姬残余在轻歌体内的灵气锋刃。

    外侧,海王不可置信的看着轻歌。

    这番险境之下,生死一线,竟也能突破?

    海王石化了。

    这样的天赋,要不要太变态啊?

    不只是海王西瑜等人,虞姬媚娘也都惊愕的看着轻歌,没人比她们还要清楚轻歌的天赋有多好,可她们也没想到,轻歌会在这个节骨眼儿突破。

    “就算突破了,也不过是个先天十一重罢了。”虞姬嘲讽的道,唇枪舌剑刺激着轻歌。

    这会儿,海王又偃旗息鼓了。

    的确,不过是个先天十一重而已。

    轻歌战意盎然,再一次提着明王刀朝虞姬冲过去,天穹之上,却是发出了闷雷的声音,轻歌听见,万兽在兴奋的嘶吼。

    心里陡然衍生出不好的错觉,轻歌逃也似的跑出了海宫,站在广袤的宫殿之中,她抬起头,朝火树银花的夜色看去,天穹之上,雷霆乍现,闪电若游龙密集在层层乌云里,翻滚,凶猛。

    姬月眼尾的红痣消失,封印彻底解除,整个四星大陆野兽,看见了它们的王,全都不约而同的朝着天之上空咆哮着,迎接王的到来。

    妖王之力,覆盖整个四星。

    远在其他位面的九界守护者,察觉到四星异样,迅速商议过后,立即朝四星赶来。

    正从妖域而来红发红眸男子,有一双丛林精灵似得耳朵,当姬月释放出全部的妖王之力时,他兴奋的眯起嗜杀的眸子。

    “姬王!真是让人眷恋的味道呢——”

    驯兽岛,盘旋于半空的九幽雀嘶鸣,也朝西海域的那片天空膜拜。

    九幽雀柔顺的羽翼里,脸上覆盖着面具的邢荼蘼幽然的打开一双眼睛。

    片刻后,面具下的笑靥绽放了花儿。

    “沉寂了十七年,妖王,终于要回归了。”

    她一面温软的说,一面伸出手抚摸着九幽雀的身体。

    *

    佣兵协会。

    冰凉的宫殿里。

    冥幽与花影坐在翡玉石板上,手执晶莹剔透的黑白棋子,下着棋。

    “咳……咳咳咳……”

    一番死寂过后,冥幽突地掐着喉咙剧烈咳嗽起来,堪称撕心裂肺,花影看的一阵心疼,连忙"chi luo"着玉足走下翡玉石板,站在冥幽跟边,温柔地抚着冥幽的后背,泪眼婆娑,“身体才好了点,怎么突然又这样了?”

    冥幽不断的咳嗽,唇齿含着粘稠的黑血。

    他的双眼眼瞳里流转着七星阵法的光弧。

    许久,像是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冥幽虚弱的靠在花影怀里,断断续续的说:“兄……兄长的命格星濒临死亡。”

    “冥千绝出事了?”

    花影诧异,冥千绝身为五剑灵师,除了血族,四星大陆上谁能够撼动他?

    “我们要怎么办?”花影担心的问。

    “以我寿元,助他!”冥幽气若游丝。

    花影瞪大眼睛,我见犹怜,拼命的摇头,“你只剩下三年的活头了,为什么还要折磨自己?国仇家恨,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无关国仇家恨,我只是想救我的哥哥而已。”冥幽的唇色发白,干涸如枯死的树,他虚弱的笑着,玉碎斑驳。

    花影攥紧了素白的手,胸腔里似有猛虎吞噬那颗疯狂跳动的心脏。

    西海域,海宫。

    一个雷霆之花炸开,闪电窜过,海宫的一座宫殿立即化为废墟。

    万兽惊欢,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是的,整个四星都在颤抖,这片大陆,这个位面,臣服于王的脚下,那延绵万万里的山川河流,似是为他而祭奠。

    脚踩长剑的冥千绝瞳孔骤然紧缩,他看着姬月身后的凶兽光影,头一次察觉到了窒息的感觉。

    他突地朝遥远巍峨的高山看去,心里呐喊着。

    冥幽,救我。

    此时此刻,唯有一个人能救他。

    那就是,冥幽!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