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20章 一望无际的黑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海潮的出现,让整个流海海域的子民都惊慌失措了起来。

    尤其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海兽蛟龙自深海里露出了狰狞丑陋的脑袋,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死亡之气中。

    然,战斗局面戏剧性的变化,而今完全是一边倒的状态。

    姬月压制了海兽蛟龙,男人身后落日残阳里闪现的远古凶兽光影,气息古老,气场强大,流海广袤的海域里,海兽不再敢出来。

    海潮之上的海兽,都被战士们给截杀。

    尤其是那一身漆黑白发三千的少女,没有拿任何兵器,以鬼魅的身法脚步游弋在众海兽之中,纤细的手指好似十八般冷兵器,取海兽之性命不费吹灰之力。

    她的手指紧缩,扣住了一头海兽的脖颈,把海兽自上涨的海潮里提起,而后卯足了劲,朝蔓延着海潮之水坚硬牢固的地面砸去。

    海兽被摔在地上,顿时,五脏六腑都破裂了,身体被碎裂开。

    身着宽大黑袍的死寂女子,软靴被海潮的水湿透,她步步莲花的往前走去,双手掌心氤氲着嗜杀的煞气。

    海兽们也由一开始的愤怒暴动,到后面的落荒而逃,她像是个弑杀之神,让人闻风丧胆。

    海兽发疯似得逃命!

    嘭!

    巨大的声音响起,宛若惊雷炸开了花儿,海岸边沿,远古的凶兽光影竟是张开嘴,把躯体庞大能量无穷的海兽蛟龙给一口吞噬掉了。

    蛟龙被凶兽光影吞掉了大半个身子,还有一截身子在光影的嘴外挣扎晃动着,不过片刻,海兽蛟龙被凶兽光影彻底吃掉!

    妖王之力的释放,让方圆百里的魔兽灵兽都朝这一方跪拜。

    摇摇欲坠的封印,这会儿,更加脆弱了。

    海面上,风平浪静。

    王的消失,让这些海兽发疯似得逃命,想要沉入深海之底。

    骇人听闻的海潮,在轻歌和姬月的作战之下,竟是那么弱不禁风。

    流海的子民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场惊天之战。

    曾经让他们头疼的海潮,不出半日,彻底消失。

    姬公子这个名字,也再一次震惊了西海域。

    哦不,不仅仅是西海域,四星大陆上的强者排行榜,也当有他的名字。

    西边残阳,暗红如血。

    远古凶兽的光影慢慢变淡,半空之上的姬月缓缓落在地上,妖孽的脸上是狂妄的笑,他以邪魅的姿态走向轻歌,他丝毫不嫌弃的牵起轻歌沾染着血腥的手,淌着海水,往回走。

    海潮尚未上涨到极致,就在徐徐退去。

    一场大战,他,力挽狂澜。

    此时,妖域。

    暗黑的殿阁里,身材颀长的男子五官精致绝伦,他坐在胭脂色的椅子上,宽大的黑色袍子曳着冰冷地面,袍摆处勾勒出猩红的玫瑰,浓烈的及腰红发,精灵似得长且尖锐的耳朵,唇色白紫,七星流苏自腰肢自然垂下,下身袍摆分成几层,褶皱开花。

    他的双眼,暗红阴柔,含着极致的笑。

    男子舔了舔白紫色的唇,眯起眸子的刹那,殿阁震颤,妖域的天空,好似有乌云密集,电闪雷鸣。

    黎明过后,这片天空,将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他的眸子,透过坚硬的磐石,看向遥远的东方,薄唇轻启,沁着寒气的声音传出,“姬王,好久不见!”

    滔天煞气,迸射而出!

    魔障弥漫,危机四伏!

    *

    四星大陆,西海域,远在海宫脸上戴着面具的男人,手指在空中用灵气勾出了一朵花儿,“姬公子,这么强大?”

    “主子,这个男人的实力深不可测,你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媚娘站在其身后,道。

    冥千绝躺在贵妃榻上,不言,他伸出的手自棋盘上抓了一把晶莹剔透的翡翠棋子,微微一用力,便把一堆棋子捏碎。

    面具下的脸,绽入一抹清寒的笑。

    *

    流海。

    海水退潮之际,姬月牵着轻歌手,回到了宫殿。

    远侧的少公主,贪婪的看着姬月的背影。

    碧西双李富贵二人跟上了轻歌。

    红衣蓦地伸出手,一把拉住了要走的汲青枫,汲青枫回头不解的看着她。

    红衣朝颇为狼狈的少公主努了努嘴,道:“看看,执迷不悟的愚蠢之人。”

    汲青枫沉下脸,“你什么意思。”

    犹豫了会儿,红衣道:“西双身旁已经有良人了。”

    “跟我有关系吗?”汲青枫一把甩掉红衣的手,往前走。

    红衣看着汲青枫的背影摇了摇头,这世上,没有人会比她还了解这个男人。

    *

    突袭的海潮,让姬月轻歌二人在西海域声望大涨。

    几座屋子被海兽摧残,孤月下令建设完毕后,在海宫设了一场凯旋宴,恭祝退潮之喜。

    夜晚,海风凉,彻骨的寒自深海底下涌上来,漂浮在流海的上空。

    万家灯火,璀璨冬夜。

    流海宫殿,觥筹交错,丝竹声声。

    欢声笑语,一派和谐之景。

    轻歌与姬月同坐在一张翡翠桌前,姬月不顾他人的视线,自桌上拿起点心塞进轻歌的嘴里,眼底是死水柔情和浓郁的宠溺之色。

    碧西双忽的走至轻歌身边,弯腰,附耳,道:“焚缺失踪了,海潮过后,就不见了他的踪影,林崇说他亲眼看见焚缺被海兽给吃了,我不太信。”

    轻歌挑眉,血族的人,会被区区海兽给吃了?

    不吃海兽就算好的了。

    “就当他被海兽吃了吧。”轻歌道。

    碧西双点头,走回了李富贵的旁边坐下。

    姬月闻着酒香,鼻尖动了动。

    他就要把一杯酒喝下,掌心里的酒杯忽的被一只白嫩的手抢走,轻歌举起酒杯,一口痛饮而下。

    “酒量差就不要喝了。”轻歌道:“以后我帮你挡酒。”

    姬月:“……”他是个男人。

    轻歌肩上的绛雷蛇很不屑的看了眼姬月,还要自己女人挡酒,真差劲。

    姬月怒目,绛雷蛇立即吓得发抖。

    主位上,孤月站了起来,他朝轻歌敬酒,道:“无名阁下,姬公子,此次海潮能快速胜利,你们功不可没,流海子民感激不尽。”

    姬月眉目淡淡,正要说话,侍卫尖锐如野鸭般的声音响起,“少公主到!”

    顿时,院外,一道身影被盔甲精英们众星拱月般簇拥了过来,女子像只孔雀般,穿着五彩斑斓的夸张霓裳,各种颜色堆积上去,让人视觉疲劳。

    少公主绝艳的脸上绽入一抹自信的笑,她瞥了眼孤月后径直朝姬月走去,站在翡翠桌前,俯瞰着姬月轻歌二人。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