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18章 雪地里倒立的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隔日清晨,李富贵前来。

    富贵堂来消息了!

    李富贵把云月霞写来的信给轻歌,轻歌看过后,冷鸷一笑,果然不出她所料。

    信大致的内容是说,占卜师用来逆天改命的蛮荒一族的后代之血,有两个限定条件,必须是还没有满月的婴儿,且这个婴儿的父亲身体里流动着占卜师世家的血液。

    “海潮这两日就要来了,过完海潮就走吧。”李富贵道。

    轻歌点了点头,“此次历练,一路上你都要好好护着碧西双,多提防点汲青枫。”

    “汲青枫?”

    “对。”

    李富贵沉默许久,而后走了出去。

    轻歌看着李富贵的背影,虚眯起狭长的凤眸。

    她如今走得步步惊心,每个精打细算,都是为了让未来不至于落得和凤栖一样的下场。

    午后,轻歌在院子里盘腿修炼,周围都是飘飘扬扬的雪。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变强,在先天十重这个境地已经滞留很久了。

    天地间精纯的灵气如寒风般掠过覆着白雪光秃秃的枝桠,自少女的万千毛孔内钻了进去,在筋脉里横冲直撞,最终被红、紫两簇妖冶的丹火无情吞噬。

    当灵气进入轻歌身体的刹那,却见这一方小天地里,飓风四起,白发骤然冲冠!

    轻歌蓦地睁开双眼,眸底绿光乍现,像是丛林里的毒蛇吐着信子。

    永生石里,英武侯之声,赫然响起,彷如来自远古,带着深沉的扩音,“先天十三重,最后三重,举步维艰,先天十一,需要突破自身极限,生死时速,在险地中借契机一鼓作气一举突破。”

    “生死时速?”轻歌摩挲着英武侯的话。

    她依旧盘腿坐着,素手轻挥,通体银白的月蚀鼎凌空出现,静置在雪地之中,轻歌心神微动,月蚀鼎下当即燃烧出了熊熊的红色精神之火,将月蚀鼎烧的滚烫。

    月蚀鼎的鼎盖之上,似有身体半透明粉雕玉琢的姑娘坐在上面,两条雪白的腿自蓬起的古欧洲裙子里摇晃,金色大波浪的头发如瀑布般顺了下来。

    远处,姬月挂在没有绿叶的槐树枝上,潇洒桀骜,狂放邪魅,另一侧,石桌上,绛雷蛇脑袋抵着石桌正在倒立,蛇尾指着长空。

    姬月手里不知从哪里抓了一把瓜子,一面嗑瓜子,一面把瓜子壳朝绛雷蛇身上丢去,“倒立有益身心健康,别想含糊而过。”

    绛雷蛇委屈,敢怒不敢言。

    此时,轻歌把倾城骸从空间袋里拿了出来,漆黑似烧焦的血肉,她双手舒展开,掌心朝上,捧着倾城骸,催动红色精神之火把倾城骸融化。

    她想要炼制用意念操控的地级兵器!

    若炼器工会的人知道轻歌想法,只会觉得她狂妄放肆,轻狂不可一世,普通的人级炼器师,也敢锻造地级兵器?

    这是炼器师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倾城骸悬浮在轻歌眉心上方,红色精神之火源源不断的自轻歌掌心里破空而出,刺激着骨骸。

    骨骸表面的焦体逐渐被燃烧成灰烬,白色手骨,在红色精神之火里,诡谲的出现。

    轻歌蓦地闭上双眼,流动着红色精神之火的双手在胸前快速交叉,复杂的打着手印。

    精神之火,愈发旺盛,浓郁,炽烈!

    半晌,火光里的倾城骸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残阳落日,轻歌将双眼打开,她把倾城骸和月蚀鼎收在虚无之境,自空间袋里把林尘留下的炼器书拿出来翻看。

    炼器书里说,想要炼制地级兵器,精神之火必须在天灵盖中枢稳定五脏六腑,还要有罕见的器材,炼器师本身实力也不能低于先天七重。

    这些条件,她都达到了,可现在,她连一个倾城骸都融化不了,更别谈炼制什么地级兵器了。

    只要炼制出了地级兵器,那她就是地级炼器师了。

    她总觉得自己与地级炼器师只有一步之遥,可这一步,似是天和地的距离。

    “地级炼器,需要五行助力!”英武侯的声音在永生石里响起。

    轻歌双眼一亮,英武侯的意思是说炼制地级兵器需要五行之火?

    她传承的月炎火比单纯的五行之火还要更上一个层次……

    不过,她今日消耗了太多的精神之力,也没那个精神再炼制下去了。

    轻歌起来,一转身,就看见在石桌上倒立的绛雷蛇。

    轻歌嘴角眼角齐齐抽搐了一下,她走过去把楚楚可怜的绛雷蛇抱在怀里,不满的朝挂在树上嗑瓜子的姬月看去。

    姬月立即把手里的瓜子丢掉,在袖子上擦了擦手,立即跃了下来。

    轻歌径直往房间里走去,突地察觉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扯自己的衣袖,轻歌回头,身后空无一物,她蓦地转移视线朝下看去,却见浑身如火毛茸茸的小狐狸俨然伸出一只爪子紧攥着她的衣袖,正仰着头,双眸水汪汪,眼巴巴的看着她呢。

    轻歌:“……”

    无奈,轻歌把小狐狸也抱在了怀里。

    小狐狸凶神恶煞的瞪了眼绛雷蛇,绛雷蛇不为所动,在轻歌胸前蹭了蹭。

    小狐狸作势要朝绛雷蛇咬去。

    “噗——”

    绛雷蛇把屁股撅起来,古怪的声音响起。

    轻歌惊愕,反应过来时把怀里的绛雷蛇丢了出去,她看着在雪地里扑通的绛雷蛇,整个人都石化了。

    蛇——

    也会放屁吗?

    小狐狸一只爪子捏着狐狸鼻子,另一只爪子在轻歌怀里使力的拍了拍,圆溜溜的小眼珠子嫌弃的看了眼绛雷蛇。

    虚无之境里,正趴在九龙王座上的火焰龙听见外面的动静,一想到绛雷蛇以后还要住进虚无之境,在这封闭的空间放屁,火焰龙的脸都皱成了苦瓜。

    虚无之境外。

    此时,人形状态的姬月妖魅慵懒的斜靠在石椅上,一面嗑瓜子,一面怒视的在雪地里倒立的绛雷蛇,“知不知错?”

    绛雷蛇艰难的点了点软糯糯的小脑袋。

    “错哪了?”姬月悠闲自在,咄咄紧逼。

    绛雷蛇都快要哭了,挪了挪蛇屁股,其言下之意是错在不该放屁。

    姬月把瓜子嗑完,拍了拍手,站起来,道:“倒立一晚上,明儿个还敢在我家姑娘怀里放屁,就把你丢去流海喂鱼。”

    绛雷蛇委屈的撇着脸。

    轻歌站在一侧看着姬月喝绛雷蛇,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又笑起。

    这笑,盛满了眼底,心肺五官都散发出了恬静的气息。

    姬月大手一捞,搂住了轻歌,正要朝房间走去。

    刹那间,苍茫大地震了起来,地动山摇,好似有巍峨的高山崩断,碎裂!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