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17章 深夜而至的海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傍晚。

    轻歌喊来李富贵,道:“秘密传信去富贵堂,让云娘调查清楚蛮荒一族血液逆天改命之事,一有消息,立即通知我。”

    李富贵虽疑惑不解,但还是立即下令,灵气传信了。

    檀木椅上,轻歌看着天边的落日残阳,眼底之下闪过一道杀意!

    真相,呼之欲出!

    流海海潮即将到来的晚上,轻歌和姬月同床而睡。

    时至半夜,紧闭着的窗户忽然“啪”的一声打开。

    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忽的,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撕裂开浓郁的夜色,紧紧的箍着那人的脖颈,将他提了起来。

    姬月站在静谧的永夜里,把手里的男人往地上摔去。

    那人吃痛的叫了一声。

    此时,轻歌掀掉浮云锦被,从床上走了下来,玉足踏地的刹那,夜明珠的光辉将室内映照的亮如白昼。

    光火的出现,映出了来人的脸。

    那人身着漆黑宽大的袍子,下巴处有些许的胡渣,眉眼间有着硬朗的味道。

    是个施瓦辛格般的中年男人。

    姬月冷傲彷如来自神邸站在一侧,异瞳里流动着猩红的光。

    轻歌优雅不减的朝男人走去,姬月搬来了一张椅子,放在她的身后,轻歌在椅子上坐下,俯下上半身,伸出手指,挑起了男人下巴,“深夜,海王殿下光临,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西海域的海王。

    海王惊诧的看着轻歌。

    轻歌松开了海王的下巴,双腿交叠,睥睨着他,道:“为了蛮荒城城主腹中孩子的事而来?”

    海王狼狈的站了起来,他皱了皱眉,此时虽然有些落魄,但到底是西海域的王,眉眼间释放出强大的气场,压迫,窒息。

    “看来,夏紫烟把事情都告诉你了。”海王道。

    “夏紫烟的确把事情都说了一遍,海王是不是也该再说一遍了?”轻歌冷笑,“夏紫烟的孩子,不是你的,对不对?”

    昨日在清华殿,她已然把所有的事情都理顺了。

    一切的主使,都是冥千绝。

    海王听见轻歌的声音,似是不可置信,“你怎么知道?”

    轻歌虚眯起眸子,“如若是你的,你也不会这么大费周折的来流海找我,西瑜得知事情后,找你大动干戈,事情已经闹大,而你,之所以会来找我,是想——杀了我?”

    海王愣住。

    许久,他看了看姬月,苦涩一笑,道:“看来,此行我是白来了。”

    “谁让你来杀我的?”

    轻歌起身,手里明王刀赫然出现,她把明王刀架在海王的脖颈上,冷声问道。

    海王倒不害怕明王刀的锋刃,他只是忌惮一侧的姬月,适才他进来时,姬月无声无息,无影无踪,电闪雷鸣,轻而易举的就擒拿住了他。

    海王垂眸,低头,似是在思索些什么,片刻后才道:“三个月前,有个神秘的男人,住进了海宫,他逼本皇吞下了毒药,让本皇服从他的命令……”

    直到夏紫烟和西瑜去了海宫,这个男人竟然想要让夏紫烟怀他的孩子,却不能让夏紫烟发现他的存在,他便把主意打到了海王的身上。

    也就是说,夏紫烟腹中的孩子,是那个男人的,而不是海王的!

    海王也只是为了保全所有人,才无可奈何的派人传信给夏紫烟,让她保住孩子,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儿子去要挟。

    室内,死寂。

    轻歌眸光微动,事情,的确是她所想的那样。

    那个孩子,果然跟冥千绝有关系。

    冥千绝之所以会让夏紫烟怀孕,是因为蛮荒一族后代的血可以窥测天机。

    “是不是那个男人让你来杀了我,他说,只要我死了,西海域就能恢复以往的平静?而且还要你亲自动手?”轻歌笑问。

    海王的嘴唇有些干涩,显然,他没想到,轻歌知道了所有的事情,甚至比他还要详细。

    海王想起了那个神秘的男人,总是戴着一张狼形面具出现在他面前,嗜血,残杀,身为西海域之王的他自然清楚,长此以往下去,他和他的海域都会葬送在这个男人的手中。

    海王站在室内,眸色幽幽的看着面前的少女,灰浊的双眼里忽然透过一丝亮光。

    兴许,她能给他希望。

    轻歌沉下脸,冷冷的看着海王。

    姬月在迷雾森林里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之后姬月与她形影不离,冥千绝应该知道海王杀不了她才对,可冥千绝为什么还要让海王过来?

    轻歌抬眸,朝海王看去,海王的双眼里闪烁着希翼的光火。

    轻歌幡然醒悟。

    冥千绝是想把海王送给她,为她所用。

    冥千绝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送了她惨绝人寰的折磨,又要赠予她生机!

    嘭!

    海王突地跪在轻歌面前,他面色肃穆,双手抱拳,声音沉重,“夜姑娘,请你指条明路。”

    他有一次去那个男人的寝宫,无意中发现了一本叫做明月囚歌的书,他翻了几页,上面有写,西海域夙时三十二年,海域之王将有一劫,唯有将王之后夜姓女子才能解开此难。

    而今,正是西海域的夙时三十二年!

    原本,他也没重视这些话,只当是无稽之谈罢了。

    而今看见轻歌后,如此风华,他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

    战神夜惊风、阎夫人阎碧瞳之女,姓夜,说的不就是她夜轻歌吗?

    一切,都顺其自然,行云流水般进行着。

    轻歌纤细的身子深陷进阴影之中,她矜贵的坐在椅子上,已过中年的海域之王膜拜在她的脚边,她抬眸,与姬月对视。

    许久,却见她把海王扶了起来,道:“海王殿下,你先稳住那个男人的阵脚,传信给蛮荒城城主,让她把孩子打掉,再把所有真相告诉她,也告知西瑜,孩子要悄悄拿掉,不能被那个男人发现,等海潮退掉,你就邀我去海宫,你跟那个男人说,我身边的姬公子很强大,你杀不了我,所以才想引我去海宫,伺机动手。”

    “你想跟他硬碰硬?”海王惊讶,“不行,那个男人太强大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当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我男人,是!”轻歌脸上的冷霜瓦解,她很骄傲的说。

    姬月朝轻歌看去,眸色微动。

    他在她身边这么久,每次都是看她单枪匹马的浴血奋战,不喊苦也不说累,这是她头一次,需要他。

    让他作为她的男人,后盾!

    海王也朝姬月看去,一愣,旋即大喜。

    姬月给他深不可测的感觉,并不比那个男人弱!

    事情,一锤定音,轻歌了如指掌。

    海王离开时,特地让轻歌拿明王刀在他的身上划了几刀,再以战败后狼狈的模样逃之夭夭,去往海宫。

    海王身影湮没在月色里。

    轻歌看向窗台,眸子一眯,冥千绝在算计她,她又何尝不是在算计冥千绝。

    忽的,坐在檀木椅上的她被人拦腰抱起。

    姬月大手一捞,横抱着轻歌往船上一丢。

    眼见着就要霸王硬上弓,一个茶杯突然砸在的姬月的后脑勺上。

    桌上的绛雷蛇愤怒不已,视死如归的瞪着姬月。

    它真是看错人了,这厮竟然欺负他家姑娘!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