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3章 帝王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与虞贵妃畅聊许久,见天色已晚,轻歌起身告退,准备和殷凉刹一同离去。

    花月殿外,火光照亮天,凄厉嘶鸣,轻歌与虞贵妃对视一眼,虞贵妃立即起身,旁侧的婢女为其披上大红的凤袍,三千发丝,随意的用一根火凤簪半挽起。

    三人一同走至门口,殿外,皇室的御林军举着火把将花月殿包围,气息肃杀,煞气疯狂弥漫,而北月皇等人,全部站在大殿前,火光之中。

    北月皇负手而立,一双深邃的眼瞳在火光的照耀下忽明忽暗,蕴着残酷,他身着龙袍,像是蓬莱岛上走出的男子,身上却染着地府才有的阴森。

    他踩碎一地桃花,鎏金柱子在其身后熠熠生辉,两侧的婢女侍卫全部匍匐在地,迎接这位君王。

    走至虞贵妃面前,北月皇残忍一笑,措不及的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虞贵妃的脸上,将那根火凤簪打出,跌落在地。

    三千青丝全部披散下来,虞贵妃脸色不变镇定自若,只是右半边脸上的巴掌印中,隐隐有鲜血渗透而出。

    “虞贵妃?虞美人?好个蛇蝎美人,忘恩负义。”北月皇嘲讽的望着虞贵妃,“你要的,朕都能给你,你却与南皇国通奸,企图篡了朕的位。”说至最后,声音如钟,周围一片死寂。

    轻歌站在虞贵妃身后,复杂的望着雍容跪下的虞贵妃。

    虽狼狈,却菁华不减。

    常言,伴君如伴虎,轻歌这回算是领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适才筵席上,她还在感叹北月皇为了虞贵妃让皇后下不了台,这回却在惊讶帝王之心说变就变,温柔起来最是醉心,残忍起来更是毫不留情。

    “臣妾不明白皇上的话。”

    虞贵妃淡淡道,声音里没有任何波澜起伏,冷冰美人,向来冰冷。

    北月皇将手中的信笺朝虞贵妃脸色甩去,怒道:“南楚国送来的信笺,万里加急送往花月殿,虞贵妃,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虞贵妃跪在地上,上身如宝剑般笔直,她从容不迫的将信笺打开,取出里面的信,白纸黑字洋洋洒洒写的无非是让虞贵妃静候观察,迷惑北月皇,时机一到,将北月国一锅端了。

    看完后,虞贵妃忽的冷笑,道:“臣妾不知这是什么。”

    “虞贵妃还真是喜欢睁着眼睛说瞎话。”

    人群中,身着朱色凤袍的皇后坦然走来,步步生莲,她朝北月皇行了个礼后,目光犀利的看向御林军,“事态这般严重,你们还不进去搜查花月殿,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信物。”

    闻言,御林军首领柳长青向北月皇请命,见北月皇没有任何反对之意,跟在北月皇身边许久柳长青便知道北月皇这是默许了,立即挥臂,带着十几名御林军朝花月殿内走去。

    “慢着。”

    跪在北月皇脚边的虞贵妃忽然缓缓站起,她冷视柳长青,挺起胸脯,眼角余光甚是锋锐,“这花月殿是本宫的寝宫,你们想进去?本宫不同意!”

    “若是朕让他们进去呢?”

    北月皇冷淡疏离的望着虞贵妃,不得不说,虞贵妃天生便生得一张倾国倾城的祸水脸,气质虽冷,一举一动却是千娇百媚,让人欲生欲死,甘愿为其倾其所有。

    虞贵妃毫不怯弱的与之对视,态度坚决,道:“除非皇上是想废了我这个贵妃。”

    北月皇愠怒,“虞贵妃是认为朕不会废你妃位?”

    虞贵妃不说话。

    “好。”北月皇怒的大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朕便当着群臣的面,将你这贵妃给废了;看来朕这段时间太宠你了,让你无法无天,在冷宫里好好的呆着自省吧。”

    “柳长青,还愣着干嘛。”

    北月皇斜睨了眼柳长青,道:“朕要你将这花月殿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搜查一遍,连只蚂蚁都别放过。”

    柳长青回命后便带着人进了花月殿,杂乱的声音从里边传来,异常野蛮。

    虞贵妃雍容淡然的站着,回头看了眼轻歌,道:“两位回去吧。”

    轻歌望着虞贵妃的脸,冷峻桀骜,白月光与火光的交映下,线条异常柔软,若隐若现,添了一层朦胧美。

    轻歌与殷凉刹二人并肩离开,轻歌忽然顿住,朝北月皇行了个礼,拱起双手,义正言辞道:“皇上,臣女相信虞贵妃并非南皇国的奸细。”

    虞贵妃抬眸,诧异的看向轻歌。

    这种关键时刻,多说一句话可能就会惹上死罪,这个夜轻歌,不仅多说了话,还是为她说话……

    “安国郡主,此事是国家大事,事关北月安危,你回去吧。”北月皇看了眼轻歌,道。

    轻歌抿了抿唇,又道:“既然皇上奉我为安国郡主,那我就得配得起安国二字;适才,轻歌看了眼那封信,有几个疑点想问。”

    “你问。”北月皇道。

    轻歌侃侃而谈,“南皇国的来信上说,让虞贵妃迷惑皇上,此为其一,我北月君王,十岁背得四书五经,古今中外事信手拈来,就连当时的状元也说皇上天赋奇才;十七岁时,皇上单枪匹马进入魔鬼妖兽纵横的西海域,伤痕累累,将我父亲夜惊风救出,奄奄一息;二十六岁,九子夺嫡,皇上排除万难成为一代君主。登基后,皇上体恤百姓,减少税负,一心放在北月的大好河山和百姓的安居乐业上,试问,这样的传奇人物,岂是一个女人能迷惑的?究竟是南皇国的人太蠢还是我北月的君王太强大?”

    白月光下,少女一本正经的说着,她侧站着,布满紫红胎记的半边脸覆盖着阴影,另外半张脸上好似罩着一层水银色的光泽,五官精致,美艳不可方物,似有南冥血莲,徐徐怒放,妖娆娇媚,霍乱众生。

    夜青天站在群臣之首,望着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高谈阔论的少女,甚是欣慰。

    不知不觉,那个需要人每时每刻保护的小丫头,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能在危险时刻替人出头了。

    好,很好……

    不知不觉,夜青天笑了。

    看来他这次闭关没特意派人保护夜轻歌,是正确的。

    这样的话,他百年之后离开人世,也能走得安心。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