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10章 岌岌可危的孩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西瑜的到来,使得城主府都沸腾了。

    轻歌与夏紫烟一同走了出去,城主府大院,西瑜身长玉立,器宇轩昂的站在雪白树下,他抬眸,眸色冷淡的朝夏紫烟看去,当目光不经意的扫过夏紫烟小腹上,眼瞳深处,涌动着熊熊怒焰,只一瞬,便被他压了下去。

    西瑜对轻歌抱了抱拳,道:“无名阁下,父皇听说阁下来了,特让我来蛮荒城,请无名阁下去一趟海宫。”

    轻歌双手拱起,点了点头。

    夏紫烟站在门口处,有些失落,她以为西瑜是为了她而来的。

    西瑜大步流星的走至夏紫烟身边,取代了轻歌的位置,扶着夏紫烟往下走,道:“既然怀着孕,就多穿点,你身体好,可肚子里的孩子吃不住。”

    轻歌站在台阶处,看着西瑜二人的背影,很幸福,甜蜜。

    轻歌转身,朝姬月走去。

    此时,姬月满脸通红,喝的酩酊大醉。

    看见轻歌,二话不说就把轻歌扛起来,说话时有种山村土匪的味儿,“走咯,春宵一刻,咱洞房去。”

    登时,林崇等人都开始起哄。

    姬月很带劲的扛着轻歌就要走。

    轻歌:“……”

    詹婕妤落寞的喝着闷酒。

    轻歌去另一间房拿了些热水过来给姬月喝,酒这种东西,姬月一喝就醉,每次喝完胃里都会很难受,喝点水倒是要好些。

    饭饱酒足后,迦蓝的学生们都睡进了夏紫烟安排的房间。

    姬月和轻歌的房间就在夏紫烟西瑜二人的旁边。

    半夜,轻歌似是听到了隔壁房间传来的争执声音。

    西瑜说:“你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

    “孩子已经有了,孩子的父亲是谁还重要吗?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我不是自愿的,孩子父亲也是被强迫的。”夏紫烟道。

    西瑜的声音严厉了几分,“事到如今,你还想袒护那个男人?”

    “不是我想袒护谁,西瑜,求你,相信我一次好吗?”夏紫烟从后面抱住了西瑜。

    西瑜一把甩开夏紫烟,夏紫烟摔在了地上。

    西瑜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夏紫烟,道:“相信你?相信你把我弄成活死人,人不人鬼不鬼吗?我是想相信你,可谁知道以后这种孩子会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呢?”

    夏紫烟脸色发白,嘴唇干涸的裂开。

    她坐在地上,脊背靠着桌脚。

    西瑜似是心软,不忍,他把夏紫烟横抱了起来,道:“紫烟,只要你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确定,会好起来吗?”夏紫烟突地冷笑一声。

    “一定会的。”

    “若我执意不说呢?”夏紫烟的态度很坚决。

    西瑜冷下了脸,突地把怀里的夏紫烟往地上摔去,拂袖就要离开,夏紫烟在冰冷的地上蜷缩起身体。

    西瑜走至门前,就要跨过门槛后,夏紫烟阴冷一笑,道:“西瑜,是你父皇,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你父皇啊!”

    西瑜停下脚步,四肢僵硬,他不可置信的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夏紫烟,只觉得夏紫烟疯掉了。

    夏紫烟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说:“我现在说出来是谁了,你打算怎么办呢?杀了我的孩子,还是杀了你的父皇?”

    “你骗我?”西瑜低吼。

    “是不是骗你,等孩子生下来,跟你父皇滴血验亲即可。”夏紫烟残忍的道。

    “不,你骗我,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想护着那个跟你偷情的男人,才想办法来骗我的。”

    西瑜愤怒的转过身,逼近夏紫烟。

    他的大手,往后一挥,房门自动关上。

    西瑜把夏紫烟摔在床上,撕裂开她裹着身体的衣裳,不顾夏紫烟的求饶和反对,长驱直入。

    夏紫烟瞪大眼,双目呆滞的看着天花板。

    余怒过后的西瑜逐渐清醒,他看着在自己身下颤抖痉挛好似丢了魂魄的夏紫烟,担心的问,“紫烟,怎么了?”

    夏紫烟干涩苍白的嘴张的很大,沙哑的声音从咽喉深处发了出来。

    “孩……孩子,我的孩子……”

    西瑜朝夏紫烟身下看去,结白的床单上晕染开了一滩血迹,触目惊心。

    西瑜瞳孔紧缩,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错事。

    夏紫烟堪堪晕了过去。

    西瑜套好衣裳,抱着夏紫烟火急火燎的冲进了医师的房间。

    轻歌回头看了眼醉睡在床上的姬月,也冲了出去。

    夏紫烟和西瑜之间的事,她真不好插手太多。

    医师屋子里,西瑜颓废的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垂着眼,哪怕轻歌进来了,他也只是无精打采的瞥了一眼。

    轻歌朝夏紫烟看去,夏紫烟身上罩着西瑜胡乱给她穿上的里衣,双腿之间不断溢出血,她的身体在床上痉挛,瘦小纤细的好像弱柳。

    年迈的医师是个老婆婆,她拿着丹药走上前的时候,夏紫烟“垂死病中惊坐起”那般,猛地攥住了医师的说,如死鱼般瞪大一双眼,道:“寻婆婆,孩子怎么样。”

    西瑜抬起头,痛恨的看了眼夏紫烟。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夏紫烟还只关系这个孩子。

    可一想到夏紫烟说,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是海王,西瑜的心就仿佛被人撕裂开,钻心刺骨痛。

    夏紫烟不会骗人。

    不论孩子的父亲是谁,这个孩子到底在夏紫烟的身体里呆了足足三个多月,骨肉相连的感情,难以言喻。

    轻歌心思惆怅。

    寻婆婆说,“城主,你的孩子难以保住,不过我有一味药,能护住你的孩子,但是你此生都无法使用霄魔焰了。”

    轻歌清楚,这霄魔焰是夏紫烟的宝贝,她能镇守一方,这霄魔焰有很大的作用。

    “要不要用?”寻婆婆问。

    “用!”

    “不可以用!”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前者是夏紫烟,后者是西瑜。

    西瑜双眼赤红的可怕,“夏紫烟,这个孽种就这么重要?”

    “你不是我,你不懂。”夏紫烟苦笑,她无力的闭上了双眼。

    除了对孩子的感情之外,她担心海王会对西瑜出手。

    海王的无情,她是亲眼见识过的。

    故此,海王说他会对西瑜动手,夏紫烟相信了。

    这个孩子,绝对要留下来。

    她曾想过,和西瑜的灵魂交融会在他们的洞房之夜,可她从未想过,会是在这样戏谑的晚上。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