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04章 把你的身体给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杀机,现!

    轻歌手腕抖动,挂在明王刀刀尖的人皮掉落在地上。

    这是深海的世界,咸咸的海水把那一块人皮,绞杀成齑粉。

    海水涌动——

    轻歌手握明王刀,脚步偏移,身子往身边移动,躲开了船夫犀利猛烈的攻击,她把明王刀狠插在地上,身子横飞掠起,一记鞭腿,砸在船夫的侧脑上。

    犹似踹到了坚硬的磐石,船夫巍然不动,麻木的感觉,却是由轻歌的小腿开始蔓延至全身。

    船夫看似无坚不摧,但轻歌眼尖的看见,船夫侧脑被她踢过的地方,如蜘蛛丝般破裂了裂缝,裂缝无规则的蔓延在这一层人皮上。

    轻歌单膝跪落在地上,船夫凶狠而来。

    轻歌把入地三分的明王刀拔出,脚底崩裂血魔花,脚踩血魔之花,她肆无忌惮的游弋在深海的天地里,与船夫对峙,周旋。

    旁侧,灵童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战的二人,犹似闲观一场不紧要的闹剧。

    轻歌一个后空翻,跃在了船夫身上,背对着船夫。

    船夫身子往后翻,一双枯老的手往地上一拍,腾空而起,双手就要朝轻歌脖子抓去。

    轻歌没有转过身,面对浓烈的危险,她依旧站定不动,背对着船夫。

    倏地,轻歌周身凌空处,迸射出无数道血魔刃,殷红的血魔刃,贯穿了船夫的身体。

    轻歌当即转身,明王刀破空而出,捅穿了船夫。

    船夫身上出现了难以数计的窟窿,这些窟窿里,没有冒出鲜血,却是可见雪白的骨头。

    他身上的皮肤,斑驳裂开,一条条可怖的裂缝,遍布船夫的全身。

    船夫头上的斗笠落在了地上,露出了稀疏的白发,他看着轻歌,阴诡的笑了,老人的牙齿掉光了,就剩下屈指可数的几颗,在这晕着海水蓝光的地下世界,看起来像个魔鬼。

    轻歌不惧,冷冷的看着船夫身上的皮肤炸裂成了屑片,逆光乍现,人皮碎片在海水里荡漾。

    一具白色骨骸,立在轻歌不远处,骨骸之上顶着的骷髅头,似是勾起了邪恶的笑。

    轻歌攥紧明王刀,蠢蠢欲动,蓄势待发。

    似蛰伏的豹,吃人的秃鹫。

    没了那层可有可无的人皮,船夫骨骸的周身骤然爆发出无限强大的力量。

    “夜丫头,这老不死的骨头很诡异,若你对付不了,就让我来。”魇的声音,在轻歌心底响起,“老子可拥有这片大陆上最奢侈的紫骨。”

    若非气氛严肃时机不对,轻歌很想对魇翻两个大白眼。

    然,就在骨骸要对轻歌动手之际,椅子上的灵童慢步走了下来,他站在骨骸身边,一跃而起,白嫩的手掌倒扣住骨骸骷髅头的天灵盖。

    登时,断骸碎了一地。

    灵童对着轻歌眯起眼睛烂漫的笑着,“这畜生真不听话,竟然对溯游的小徒儿动手。”

    “你想干什么?”轻歌问。

    “把你的身体借给我,如何?”灵童咧嘴笑,问道。

    “做梦。”

    轻歌虽与灵童谈话,却没有放松懈怠。

    灵童不怒反笑,“你觉得你有选择的机会吗?”

    “都说迦蓝五长老灵童,是个伟人,为救迦蓝众人而献身碧落海,如今看来,也不过是龌龊小人罢了。”是的,轻歌在刺激灵童。

    她想要知道灵童的真实想法,伺机寻找活命的口子。

    灵童勾起一边唇角,道:“伟人?那不过是无虞他们几个畜生折腾出来的罢了,老子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是小人,想来你还不知道你师傅和迦蓝大长老有多龌蹉吧,我生来诡异,有灵异之体,落之海啸发生时,无虞老狐狸要我献身,保全迦蓝,我当然不肯,老子那时才几岁,大好的年华,连姑娘的手都没摸,要我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天妒英才?”

    “那畜生,明明知道我不吃盐,还把我往海水里推,这么多年,咸死我了。”

    灵童愤怒,骂骂咧咧,“老子不依,无虞竟然把我塞在狗笼里,丢进了碧落海,然后对世人宣布我英勇牺牲,牺牲他二舅爷,就算牺牲,也得让个姑娘来陪葬、祭奠是吧,你看看我,白白嫩嫩眉清目秀的,不来个姑娘多可惜不是?好在我福大命大,没死,落在了碧落海的虚空,无意中得到了当年碧落阁下留下的灵器,才得以存活至今。”

    “还有安溯游那个畜生,道貌岸然的东西,虽指责无虞不该这么做,却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丢进海里喂鱼,他若真想救我,以他的本事,能救不到?”

    说至最后,灵童看起来很清淡,只是那深棕眼瞳深处,透露出了浓郁的杀意。

    轻歌已经看透了迦蓝的狐假虎威,灵童把当年隐情说出后,她倒是镇定自若的。

    “小丫头性子不错。”

    灵童看着轻歌,欣赏的点了点头,突然凑到轻歌跟前,挤眉弄眼,“不如咱俩合伙把迦蓝一锅端了,我做院长,调戏调戏小姑娘,你来当我的徒儿,多好,是不是?”

    轻歌脸庞抖动了一下,道:“我这次出来是去西海域历练,历练结束,我会离开迦蓝,也不再是安溯游弟子。”

    “哦?”

    灵童双手抱臂,玩味好奇的打量着轻歌,“有意思,这么多年,溯游的眼光终于好了一次。”

    轻歌面不改色的把明王刀架在灵童肩上,抵着他的脖子,“灵童长老可听说过一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虽与安溯游有师徒之名,却没师徒情分,这师徒关系,迟早要断绝,至于无虞,他对我恨之入骨,处处找茬。”

    灵童斜睨了眼锋芒毕现的明王刀,挑了挑眉,“无虞这畜生,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这么美的姑娘,怎么能处处针对呢,应该是护在掌心里都怕碎了啊。”

    灵童天真的笑,嫩嫩的手掌朝轻歌臀部上一拍。

    轻歌:“……”她竟是被一个小屁孩给调戏了。

    轻歌体内的魇当即闭上眼,还大声囔囔着,“不得了了不得了了,要是姬老大知道,只怕这小兔崽子小命不保。”

    轻歌:“……”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