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02章 谁敢走?谁敢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碧落海面上结的冰破碎成花,似有蛟龙搅动风云,猛虎下山苍狼吞月。

    游船在飓风之中摇摇晃晃,木板裂开,冰冷彻骨的海水灌了进来。

    天边一轮明月,像是无情的帝王,袖手旁观古今中外事。

    “轻歌,发生什么事了!”碧西双等人,冲了出来,问。

    轻歌凝眸,道:“来龙卷风了。”

    “龙卷风?”碧西双皱眉。

    他们这运气要不要太好,十年一次的龙卷风竟然被他们给遇上了。

    游船内,眼见着海水高涨,要覆灭这艘巨大的船。

    四周都是惊惶的人,死之降临,焉能不惧?

    轻歌镇定的看着碧落海上的惊涛骇浪,海之中心,肉眼可见的龙卷风疯狂而来,似要将世间万物碾压成碎片。

    “小姑娘,你可曾听过龙卷风的传说。”比起其他人的害怕,船夫倒是要淡然许多。

    轻歌转头冷冷的看着船夫,姬月站在她身侧搂着她,胸膛强而有力,传来了心脏跳动之声。

    “龙卷风的出现,会覆灭一切。”船夫诡谲一笑,纵身一跃,瘦弱苍老的身躯淹没在了碧落海里。

    一个浪起,将老人吞噬。

    灵气乍现,詹婕妤用灵气堵住了游船破裂的木口。

    其余人纷纷效仿,堵住个各个裂口。

    轻歌身长玉立,她转身看了眼姬月,道:“这龙卷风来的蹊跷,有古怪。”

    “龙卷风不像是自然发生的,反而像被人故意引起——”姬月道,“不过一个龙卷风而已,我去搞定它。”

    轻歌攥住姬月的手腕,阻止了姬月的动作。

    “船上人性命交给你,我前去深海中心。”轻歌郑重的看着姬月,交代着。

    “不行。”姬月斩钉截铁,“龙卷风就在深海中心,海域上超强的龙卷风甚至能绞断铜墙铁壁,更别说区区血肉之躯,那里太危险,让我去,你放心,我不会动用妖王之力,颤动封印,不会鲁莽的去惊动九界守护者和妖域。”

    姬月道。

    再大风大浪,再危险,有他在,她只要守着岁月静好就可以了。

    轻歌抬眸,深深的看了眼姬月。

    姬月捏了捏轻歌的脸,转入跃入深海之中,血红的身影像是一簇浓烈燃烧的火。

    海浪如锋锐利刃,割破游船的外皮,一块块木板脆弱不堪,在海浪一浪接着一浪的攻击下,瓦解,分裂。

    海水从这些裂口里涌进游船之中,红衣碧西双等人的灵气完全不够,哪怕有李富贵这个灵师在。

    “这龙卷风,真他娘的厉害!”李富贵吐了口唾沫,深感无力,愤怒道。

    他站在碧西双身侧,尽可能的不让碧西双有任何危险。

    轻歌站在游船边上,海风袭来,墨衣掀起。

    她远远便看见了深海里的一抹红色身影,姬月正在逐步接近深海中心,距离那龙卷风越来越近。

    突地,龙卷风将姬月侵蚀。

    轻歌的心狠狠抖动了一下。

    她尽量让自己不担心,闭上眼,五行之水、冰封水顿时自她身侧蔓延出去,冻住了这艘船和附近的海水。

    唯独人能自由活动。

    冰封,千里,一眼而已。

    轻歌睁开双眼,船上五十多个人,全都错愕的注视着她。

    红衣双手环胸,看着轻歌挑了挑眉。

    轻歌,似越来越强大了。

    五行天赋运用自如,先天十重的实力,却敢越级挑战。

    轻歌眺望了眼李富贵,道:“姓李的,船上的人都交给你了。”

    “好咧。”李富贵朗声道。

    “那你呢——”

    尚且不等李富贵把话说完,轻歌纵身一跳,一头扎进了大海深处,冰冷深蓝的海水刺激着她吹弹可破敏感的肌肤。

    轻歌如鲤鱼般,靠近海面上的龙卷风。

    她晓得,姬月很强大,他是妖王,区区龙卷风伤害不了他,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知道意外会在什么时候发生,轻歌就是怕这种意外的发生,才视死如归义无反顾的冲向姬月。

    哪怕伤害他的机会只有万分之一,她也会前去刀山火海,将这万分之一除灭。

    这是她的爱情,轰轰烈烈,惊天动地。

    海浪翻来,覆灭了她的身影。

    “碧姑娘,夜姑娘和姬公子生死未卜,我们难道要在这里坐以待毙吗?”有人凑在碧西双的身侧,弱弱的问。

    碧西双沉下深邃如海的眼眸,手腕如毒蛇般缠着的黑鞭蓦然松开,她攥着黑鞭,往半空甩去,鞭子犀利扫过,撕裂开空气,发出一声剧烈的爆响,平地惊雷般震耳欲聋,端的是排山倒海的气势!

    “都给我在这里候着,谁敢走,别怪我不客气,走一个杀一个。”气势,骤然释放,煞气,滔天而起。

    碧西双手中的黑鞭缠在了不堪一握脆弱柔软的腰肢上,她把脚抬起,踩在冻结成冰块的栏杆上,她弯曲上半身,手肘撑在膝盖上,妖魅的把玩着手中的黑鞭。

    李富贵怔怔的看着她,仿似看到了很多年前意气风发冠绝迦蓝在瀚海蓝天下喊打喊杀的少女,曾经她那么耀眼,后来她平凡过,崩溃过,好在又一个轮回,又恢复了以往的狂妄不羁。

    碧西双道:“夜轻歌和姬公子,为了我们才去碧落海的深处,如今我们在安全之地,怎能不顾他们?话我就撂这了,谁不怕死的,走一个给我看看,敢走,就有敢喂食海鱼的胆子。”

    说话时,她攥住黑鞭朝秋水长空甩去,爆响炸裂,似闷雷轰然而起。

    游船上的人,一个个,都噤若寒蝉,不敢言其它。

    红衣笑望着碧西双,“青枫,这才是迦蓝天才该有的气势,不是吗?”

    汲青枫默不作声,红衣“咦”了一声,回头朝汲青枫看去。

    汲青枫双眸狂热的瞪视着碧西双,贪婪,眷恋,执迷不悟。

    红衣抿唇,不再说话。

    旁侧,卫疏朗和詹婕妤站在游船边上,看向龙卷风处。

    詹婕妤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担心轻歌还是姬月的安危——

    卫疏朗垂眸,双手紧攥着,手背上青筋暴起,背上绑着白色封带的杀戮灵器沉重黑剑释放出了深渊的气息。

    “疏朗,ta会有事吗?”詹婕妤趴在栏杆上,担忧的看着远方。

    “男的他还是女的她?”卫疏朗问。

    詹婕妤:“……”

    是啊,男的他还是女的她。

    她也想知道呢——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