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01章 历练!翻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雪纷飞,寒冻地下三尺。

    竹林里——

    无虞活了一百多年,这是他哭的最歇斯底里的一次,双手如筛糠般颤抖着,一夜过去,直到浑身都是雪。

    无虞无力的跌坐地上,脑袋砸在雪里的凸出的一颗尖锐石子上,鲜血登时涌了出来,恰似白雪里的一朵红梅。

    无虞悻悻的打开眼睛,看见了两截竹萧,他心疼的把竹萧上的雪抹掉,护在怀里,让它发热。

    他似是看见年少的姑娘粉雕玉琢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眸子纯粹乌黑,似四星最璀璨的宝石。

    无虞昏在了雪地里,安溯游找到他时,他的身体滚烫异常,发着惊人的高烧。

    安溯游把他驮在背上带回了院子,喊来了医师,无虞浑浑噩噩了几晚后烧才退去,堪堪醒来。

    安溯游在旁边听得清楚,无虞意识不清醒时,嘴里念着碧西双的名字。

    “造孽啊——”安溯游摇了摇头。

    无虞醒来时,堪堪掀掉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也不顾忌形象,朝外跑去。

    安溯游的话,让无虞止住了脚步,“历练的队伍已经出发了。”

    无虞狼狈的站在门口,身影萧条。

    好一会儿后,无虞像是一条疯狗,冲掠了出去,外面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他分开了雨幕,在天地间狂奔,几起几落,跨过了几座山,在群山外的一处巍峨伫立的高山上,看着那浩浩荡荡的队伍前往西海域。

    无虞一眼便看见了人群中的碧西双,哪怕她化成了骨灰,他都能认出,没人会比他还了解她。

    只是感情这事,一旦错过,便再也捡不回来了。

    女人痴情不回首,也绝情的可怕。

    束发的玉冠崩裂,无虞的发丝散落在了肩上,大雨滂沱,倾盆而下,洗涮着他的发,在雨水的洗涤下,无虞乌黑的青丝,竟是成了白发。

    无虞跪在地上,双眼再次昏花,一头栽进了山前的沼泽地里,若非安溯游及时赶来,只怕心如死灰的无虞要葬身于此。

    安溯游再次驮着浑身脏兮兮的无虞回迦蓝,一面走一面无奈的摇头,“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娃娃一样。”

    无虞笑呵呵的说:“老子一百多岁,你说我是小娃娃?”

    安溯游:“……”

    *

    轻歌一行几十人,前往西海域。

    这些人之中,有汲青枫、红衣、詹婕妤、卫疏朗以及林崇,刑天战队的其他人,被她留在迦蓝。

    当然,碧西双和李富贵也在。

    詹婕妤能来历练,是轻歌极力争取下来的。

    此时,碧西双脸上没覆面纱,当历练众人看见她的容貌时,都狠狠惊了一下。

    碧西双脸上无虞留下的伤,已经没了,那日她找了医师,涂了膏药,不敢让别人发现。

    轻歌和李富贵若是看见,只怕两人会扛着刀剑去跟无虞生死相搏。

    轻歌行走在阡陌交通的道路上,抬眸看了眼湛蓝的天际。

    西海域,她又来了。

    姬月与她并肩而走,似是来自地狱的守护神,为她而生,因她而死。

    “九界守护者快回四星了。”姬月道。

    “这么快?”轻歌诧异,心里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闷闷的。

    姬月点头,道:“九界守护者勘察速度很快,不过至少也应该要三个月才能回来,不过我察觉到了妖域的动静,他们应该也是感应到了我封印的妖王力量,准备动手。”

    “妖域,很危险吗?”轻歌担心的问。

    “不危险,就跟回家一样。”姬月笑道,揉了揉轻歌的脑袋。

    轻歌抿唇,不言。

    姬月不想让她担心,她懂。

    姬月转眸,看了眼天边残阳,阴诡的异瞳里释放出了无尽的氤氲之气。

    危险吗?

    他不知道妖域危不危险,他只知道,一旦回了妖域,往后的日子,便是杀戮。

    总有人要死,也总有人要登上王位君临天下。

    轻歌举步维艰的往前走着,面前的不远处,是无边无际的海域,海天一线,海面结了一些冰层。

    轻歌等人站在海岸——

    “过了这片碧落海,就能到蛮荒城,蛮荒城后是流海,流海后的那片海域,便是西海域。”碧西双一身紫衣,站在轻歌身侧,眺望着波澜不兴的海面,说。

    轻歌点头,她去过西海域,现在也算是重新走了一遍过去的路,只是身份不同罢了。

    那时,她是无名,身边有烈云佣兵团。

    而今,她是夜轻歌,带着迦蓝的学生前来历练,背负着荣耀和使命。

    “前面的船,是迦蓝订下的,我们坐上去吧。”一直沉默不言的汲青枫如是道。

    轻歌点头,振臂一挥,带着几十人上了一艘轮船。

    船夫是一个霜眉雪发的老人,老人头上戴着斗笠,眉须很长,从两鬓垂下。

    上船后,游船朝蛮荒城的方向驶去。

    这是碧落海,曾有个叫做碧落姑娘在岸边抱着心上人的透露凄惨的哭喊着天地不公,迦蓝的五长老灵童,天赋最强的少年,落之海啸出现时,为救迦蓝和方圆百里的村民,以身填海,伟大而勇敢。

    轻歌和姬月坐在窗外的空旷地方上,看着落日余晖。

    哦不——

    是轻歌坐在姬月的腿上才对。

    “老人家,天气这么寒,你怎么不多穿点衣裳。”这会儿,詹婕妤走出来,从空间袋里拿出了一件宽厚的大氅,盖在船夫身上。

    无疑,她是善良的只是。

    只是,船夫的双眼自斗笠下抬了起来,尖锐冷厉的盯着詹婕妤看,詹婕妤睁大眼,咽了咽口水,双手不由的一颤。

    船夫把身上的大氅丢到了碧落海中,冷笑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詹婕妤:“……”

    詹婕妤尴尬的笑了笑,一回头,就看见轻歌和姬月二人前来。

    轻歌拂掉詹婕妤发梢上的雪花,道:“天冷,外面不暖和,还是进船里面去吧,此次历练机会来之不易,一定要好好珍惜。”

    詹婕妤点了点头,“轻歌,你和姬公子都别冷到了,我们这么多人,都以你们马首是瞻,你可是我们的动力。”

    轻歌淡淡的点了点头。

    此时,船夫轻蔑的哼了一声。

    詹婕妤进去后,轻歌和姬月依旧在外面。

    冬日海域,难免会有意外发生。

    半夜,海面卷起了涛浪。

    游船似一粒沙,在海上翻滚。

    尖叫声响起!

    惊慌失措——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