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99章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姬月站在了轻歌旁边,气场强大气势磅礴,如海浪般荡开,适才还在轻歌面前的虞姬,被这气场震飞了出去,扑通一声,摔在了南河桥下的琼浆玉液水里。

    “二剑灵师!”姬月以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缓慢的道。

    轻歌皱眉,震撼!

    她怀疑过虞姬隐藏了实力,绝对不仅仅是先天十一重那么简单,可她也没想过虞姬竟然是个二剑灵师,放眼整个四星大陆,女子灵师屈指可数,更别说是二剑灵师了。

    若是如此的话,那么,冥千绝的实力不仅仅是一剑灵师,至少比虞姬要高。

    他掩藏实力和身份,落居在北月帝国,难道只是为了步步惊心设下陷阱,让她往一个个火坑里跳?

    轻歌也不再看无虞或是安溯游的脸色,和姬月走向焚月殿。

    她虽然没答应轻纱妖一起毁了迦蓝,却也对迦蓝心凉,不想再瞻前顾后。

    历练过后,势必要离开迦蓝。

    无虞怒视轻歌恣意离去的背影,甩了甩袖,看了眼安溯游,“溯游,看看你的好徒弟!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撂下一句话便走了。

    安溯游紧皱着雪白的眉看了看琼浆玉液水里有些狼狈落魄的虞姬,不悦的走开。

    碧西双和李富贵连忙紧随,跟上轻歌。

    人群,一哄而散。

    明月殿,死一样的寂。

    飞檐上,焚缺慵懒的趴着。

    他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琼浆玉液水里的虞姬,冷嘲热讽的道:“好大的一只落汤鸡哟。”

    虞姬冷冷的瞥了眼焚缺,蹲下身,将自己淹没在南河桥下的水里,水藻样的青丝,晕染散开,她似是要窒息,水面下的脸,美得不像话。

    焚缺嗤笑一声,将斗篷戴上,如铁豹般飞掠出去。

    许久,虞姬自水里冲了出去,浑身湿漉漉的站在拱形的桥上。

    她回过头,看向焚月殿的方向,幽然阴森。

    夜晚。

    迦蓝偏僻的房子里,虞姬坐在檀木椅上,冷冷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安溯游。

    安溯游问,“为何要让无虞加上冰谷?平时历练至多三个地方,这次你选了极北之地等三个地方,老夫依你了,这次你竟然让无虞擅自加第四个地方,据老夫所知,梅卿尘夫妻二人在冰谷,夜轻歌如今已经脱离血族了,你为何还要把她往血族这里推。”

    虞姬勾起一边唇角,嗤笑了一声,“安院长,瞧你这话说的,事已至此,你也别冠冕堂皇的说些为夜轻歌好的话了,若你真为夜轻歌好,你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来质问我,而是在我跟无虞说冰谷之事的时候就去阻止,而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来是你翻来覆去睡不好,心有愧疚,认为对不起你的小徒儿,就来拿我是问。”

    “安溯游!”

    虞姬拍桌而起,眼神犀利,如刀似剑,“你也别装聋作哑了,我在计划些什么,你也应该知道,若你重情重义,护你徒儿护你迦蓝大长老,尽管放马过来,别在这里当什么伪君子。”

    安溯游耷拉着脑袋,有些泄气。

    “明日我要离开迦蓝。”虞姬幽幽道。

    “你要去哪里?”安溯游问。

    虞姬冷笑了一声,“今日夜轻歌已经试探出了我的实力,夜轻歌心思缜密,我若在她身边呆久了,只怕她会发现我的所谋,安院长,我们的目的都是相同的,既然已经做了坏人,就别想着去当什么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安溯游黑着脸,“说够了?”

    “呵——其实你们这几个老不死的,还不如夜轻歌来的痛快爽快。”虞姬不屑,轻蔑的道:“夜轻歌敢怒敢恨,这一点我还是蛮欣赏她的。”

    虞姬伸了个懒腰,曲线毕露,她回眸淡淡的看了眼脸色发黑的安溯游,转身走了出去,窈窕纤细的身影,湮没在黝黑的夜色里。

    安溯游低着头,紧紧攥着双手,太阳穴疯狂的跳动着。

    似是在挣扎着什么。

    “师傅——”

    清越的声音在安溯游脑子里响起,安溯游瞳孔骤然紧缩,猩红可怕,安溯游蓦地回头,朝四周看去,四下里,静悄悄,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那是,夜轻歌的声音。

    安溯游无力的跪坐在地上,一瞬苍老了几十年。

    “我错了吗?”他茫然呆滞的喃喃着。

    旋即,安溯游头痛欲裂,脑海之中一片模糊,混沌。

    他似是看见了当年温婉的妻子,死在临产的床上,血崩的状态下,脸色白的可怖。

    她对着他笑。

    安溯游蓦地睁开双眼,昏花的眸子里透露出了无边的狠意!

    世俗与他何干,他只要那些人血债血偿。

    既然已经错了,干脆就一直错下去。

    一步错,步步错,满盘鲜血葬天下!

    *

    夜晚,轻歌与姬月躺在床上。

    轻歌闭着眼,皱着眉,总觉得很不踏实。

    未来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

    狂风袭来,窗户骤然打开,好似幽灵的手轻抚进来。

    轻歌蓦地睁开眼睛,姬月动作迅速的起身,把轻歌揽入了怀中,眼神凶狠的看向窗外。

    窗外,雪夜。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恣意的坐在窗台上。

    是虞姬!

    虞姬后脑勺靠着窗栏,她打了个响指,屋内覆在夜明珠上的黑布滑了下来,登时,亮如白昼,一片通明。

    “夜轻歌,祝你历练顺利。”虞姬说出了第一句话。

    轻歌虚眯起眼眸,绿光乍现,五行之火喷薄而出,朝虞姬席卷而去。

    “嘤嘤嘤——”

    “夜轻歌,你别担心,除了我,你不会死在别人的手里。”

    虞姬尖锐妖冶的大笑,她展开双手,似大鹏展翅般身子朝后悬空而去,一片窗叶之中,虞姬的身影在火浪里渐行渐远,融入了月色之中。

    轻歌四肢紧绷,双手发凉,眼里的绿意消退。

    她看着窗外的雪夜平静,内心里的血液却是越发冰冷。

    姬月拿起锦被,裹在她身上,而后伸出双手,将轻歌拥入怀里,紧紧地攥着,似要刻进骨髓深处,直指灵魂。

    “别怕,有我在。”

    他的声音,没了平时的狂妄嚣张,邪魅放肆,像是化不开的柔情,潺潺而流。

    他是她的天,此生支柱。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