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98章 第四个地方,冰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雪纷飞,隆冬里彻骨的寒,扑面而来。

    两人的人,依旧十指相扣。

    这条路,这条复古街道,像是没有尽头。

    轻歌笑眯眯的看着姬月的青丝,“你看,白了。”

    姬月的青丝上覆了一层白雪,像轻歌一样,白了发,断了肠。

    “霜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轻歌侧着头,笑道。

    美情美景,她想起了佣兵时最爱的一首诗。

    “不用霜雪,我们也能一起白头的。”姬月心中一痛,攥紧了轻歌的手。

    是啊,他们想要的这么简单,一起相知相守到白头而已。

    欲语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轻歌大笑,转言其它,“你在妖域,有没有什么娃娃亲未婚妻之类的——”

    姬月:“……”

    “有。”姬月道。

    “有?”轻歌咋咋呼呼的,转瞬成了泼妇。

    姬月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那姑娘可美了。”

    轻歌咬碎一口银牙,双手环胸,愤怒不已,眯起眼睛极其危险的看着姬月,“跟我说说,那姑娘怎么样!”

    “那姑娘啊?”

    姬月干咳了一声,道:“她温柔多情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亭亭玉立,一颦一笑都让人醉了心,酥了骨。”

    轻歌颇为失落,她鲜少见姬月对一个人的评价这么高。

    轻歌甩掉姬月的手,径直一个人往前走,落寞的很。

    姬月见玩笑开大了,立即上前,从后面抱住轻歌,把她提了起来,“还没听完呢,那姑娘叫夜轻歌。”

    轻歌:“……”

    轻歌涨红了脸,想她英明一世,却总是在姬月这条阴沟里翻了船了,若是被那群佣兵崽子看见,岂不是要笑话死她。

    因太在乎,在乎到没了智商。

    轻歌发间的野鲜花,被雪覆盖,恰似一抹雪莲。

    *

    轻歌姬月二人回到迦蓝时,安溯游立即派人过来通知轻歌前去明月殿商量历练事宜。

    轻歌之所以没有一走了之,是因为那日她单独找了安溯游,得知历练地方是南冥、极北之地和西海域后,便想跟着迦蓝队伍一起出去历练,可以去西海域接绛雷蛇、极北之地看夜倾城,还能省掉很多麻烦。

    而这些,都是她的本意。

    轻歌二人去往明月殿时,明月殿里已经聚满了人,碧西双俩夫妻都走,还有红衣、汲青枫、以及何之雄……

    当然,安溯游和无虞都在。

    明月殿的灵光门走开,轻歌二人徐徐走进来,踏碎一室流光。

    “轻歌,这次历练地方有四个。”碧西双道。

    “四个?”安溯游只跟她说了三个。

    “极北之地、西海域、南冥、冰谷。”碧西双说。

    冰谷——

    轻歌微微蹙眉,之前安溯游与她说的时候,并没有冰谷。

    她对冰谷的了解不多,只知道梅卿尘和他的蓝姑娘在这里。

    姬月握着轻歌的手攥紧了些——

    轻歌转眸看向姬月,姬月眸光闪烁,幽然的瞳孔深处竟是有一种视死如归的信念。

    轻歌无奈,凑近了些姬月。

    “夜轻歌。”安溯游的声音响起。

    轻歌松开姬月的手朝前走一步。

    安溯游面容严肃,道:“此次历练,共有五十二人,以你为首,分别是四个地方,老夫要你带着多少人去,就要带着多少人回来,迦蓝对你委以重任,是因为你实力所至,切莫让老夫失望。”

    轻歌双手抱拳,冷然应下。

    安溯游捋了捋胡子,点了点头,道:“轻歌,历练地形图晚会儿给你,灵气丹也会给你准备一些,三日后动身,西海域距离迦蓝最近,先去往西海域,老夫早前听说毁灭灵器月蚀鼎出世时,你参加了那一场混战,与西海域颇有渊源。”

    西海域是她头一次去历练的地方,也是她与梅卿尘情定终生,和明日香屠烈云等人生来死去的天地。

    “我知道了。”

    不等安溯游说完,轻歌就冷淡的走出去了,与姬月并肩而走。

    安溯游如鲠在喉,错愕的看着少女潇洒走出去的背影。

    众人也都是惊愕不已,这话还没听完,咋说走就走了?

    轻歌着实不想听,此次离开迦蓝,去了降龙天地两个学院,很累。

    门外,虞姬许是等候已久,笑靥如花的看着轻歌。

    轻歌绕开她,想要走。

    姬月守在她身侧。

    虞姬拦住轻歌,看了眼姬月,旋即笑容浓郁的看向轻歌,“夜姑娘好狠的心,这人呐,说杀就杀。”

    “黎恩阳没死在我手里,没有顺着你的想法发展,你是不是很失望?”

    轻歌靠近虞姬,蓦地伸出手,提起了虞姬的衣领,她血腥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虞姬看,“虞姬,你是不想杀我,还是不敢杀我,你千方百计的让我树敌,让别人来杀我,最终又让我杀了别人,虞姬,你到底在想什么?”

    “还是说,冥千绝在密谋什么?”轻歌残虐的笑着。

    此时,明月殿的人都走了出来,错愕的看着南河桥上对峙的两人。

    安溯游蹙眉。

    无虞怒道:“夜轻歌,迦蓝不能斗殴,放下虞姬。”

    轻歌回眸,冷冷的扫了眼无虞,“迦蓝不能斗殴?难道可以杀人?诬陷人?害人是吧?我看大长老的脑子这么好,去找个医师看看吧。”

    其言下之意,无虞有病。

    无虞怒得脸红脖子粗,胸口起伏加剧。

    众人看着气势嚣张轻狂猖獗的少女,石化了。

    轻歌回头,看着提在手里的虞姬,邪邪一笑。

    虞姬没有惊慌失措,雍容淡然的看着轻歌,“夜轻歌,别急,这条路还很长,你现在还死不了。”

    轻歌咬碎一口银牙,把虞姬往地上砸去,牢固坚硬的南河桥顿时出现了一个深坑。

    灰尘四起,虞姬镇定自若优雅不减的站了起来,身体有些摇晃,发髻也乱了些。

    她擦拭掉了嘴角的血迹,笑道:“你慌了。”

    轻歌拔出明王刀,朝着虞姬,当头便是一刀。

    “住手!”安溯游怒喝。

    无虞也勃然大怒,“夜轻歌,这是在迦蓝!”

    轻歌不为所动,虞姬眼神诡谲,她侧身躲过一刀,一脚踹出,就要朝轻歌的小腹踹去。

    空气,仿佛都要被虞姬盈满灵气的脚撕裂。

    轻歌瞳孔紧缩,虞姬的实力,绝对不仅仅是先天十一重这么简单。

    至少,这一脚她承受不了。

    不错,轻歌看似恼羞成怒对虞姬出手,其实是想试探出虞姬的实力。

    眼见着虞姬就要踹到轻歌小腹,红衣如火的男子破空而来。

    凛冽,杀戮!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